SitemapRSS

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三章

所属目录:第二卷 大学时代    发布时间:2012-7-7    作者:巅峰的神

  第二十一章危机再现(3)

  曹虎接到郭飞宇的电话后立即通知飞宇帮的所有人以最快的速度查找那辆面包车,这次不但是飞宇帮的人全部出动,京城的其他帮派一听说未来的“魁首夫人”被绑架了也纷纷派出人手,京城的黑道顿时热闹起来。

  早上还没上班的李海生也接到了曹虎的电话,他听说郭飞宇的女朋友被人绑架了,额头上渗出了汗珠,心里不住咒骂着绑架张雅的人,他最担心的不是张雅的安危而是自己的仕途,万一张雅有什么不测,郭飞宇一怒做出些震惊高层的事,那他这个B市公安局长一定是第一个被拉出背黑锅的人。

  李海生一个电话,B市警方紧急出动,警车呼啸着从各个分局开出,高速公路的入口、飞机场、汽车站,布满了警方的人。交警大队通过安设在各个路口的摄像头寻找那辆金杯面包车的踪迹。黑道和警方联手行动,金杯面包车很快便被锁定。

  一辆金杯面包车快速行驶在通往郊区的道路上(校园狂少),绑架张雅的青年坐在车里悠闲的抽着烟,他抬手看看表再有十多分钟就能到老板在郊区的别墅了,心里轻松了不少。

  一百多辆急速行驶的轿车渐渐的接近面包车,青年从反光镜里看到密密麻麻的轿车跟了上来,心里感到不对劲儿。

  “明哥,后面跟上来好多的车,是不是冲着咱们来的?”司机有点沉不住气了,他小声的问道。

  青年把身子扭向后边,从后车窗里看着不断靠近的车辆,“你提高车速,我们再有几分钟就到了,到了老板的别墅我们就没事了,出了什么事老板会撑着。”

  “砰!砰!”两声枪响,面包车的两个后轮的轮胎同时爆裂,车身不停的抖动着,速度也降了下来。

  几十辆轿车挡在了面包车的前面,面包车摇晃着停到了路边,密密麻麻的车辆把面包车堵的死死的,这些车里出来两百多人。张强和王涛从一辆奥迪车里出来,俩人阴沉着脸一步步走近面包车,他俩的身后还跟着六七十名身着黑衣戴着墨镜的手下。

  青年愣愣的看着外车窗外的人,两根指头间还夹着他那根没抽完的烟。“明........明哥,他们是飞......飞宇帮的人。”青年身边的司机结结巴巴的道。

  “全都给我下车,不然你们死的会很惨。”张强站在车旁冷冷的道,如果不是怕车里的张雅出事,他早冲上去把车里的人拎出来了。

  绑架张雅的几个人哪见过这阵式,一个个脸色惨白,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哆嗦着,“明哥,我......我们下车不?”其中的一个抖着嘴唇问道。

  “飞宇帮的目标一定是那个女孩,只要这个女孩在咱们的手里咱们就安全,否则不管咱们下不下车都得死,咱们就慢慢的和他们磨时间,等警察来了咱们就自首。”青年绷着脸低声的道,其实他也紧张到了极点,哆嗦着手把烟头拧灭,眼睛望向了车窗外的张强和王涛。

  “明哥说的对,被警察抓了还能保住命,落在飞宇帮的手里那就死定了。”司机点头道。

  张强和王涛见面包车里的人还不下车都有点急了,“强哥,干脆咱们冲上去得了,我这心里憋气憋的不行。”王涛瞅着张强,小声的道。

  “冲什么冲,你以为火拼啊,万一张小姐出点事咱两谁担的起责任。”张强瞪了王涛一眼,心里寻思着怎么办,杀人他拿手,对于救人却有点手足无措。

  一辆银白色的跑车在马路上划起一条银色的光带,飞速驶来。“哧!”刺耳的刹车声响起,银白色的威龙跑车停在路的另一边。郭飞宇推开车门从车里出来,走向停在对面的金杯面包车。

  “魁首!”飞宇帮的人齐声高呼,他们的眼里闪动着狂热和兴奋。在飞宇帮众人的眼里郭飞宇就是至高无上的神。

  “少主!”“老大!”张强和王涛喊道。

  郭飞宇朝张强和王涛点点头,眼睛看向了面包车,他的脸色阴沉的可怕,“我是郭飞宇,你们手里的女孩是我的女朋友,放了她我给你们一条活路。不然,你们几个包括你们的家人都得死。”

  面包车里的几个人听完郭飞宇的话都傻了,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被他们绑架的这个女孩居然是北方黑道魁首的女朋友,这不是自己找死吗。几个人皱着眉头想着心事,绑架一个人而被灭全家这样的事他们还没有那个魄力去做。飞宇帮的手段他们早有耳闻,就是警察来了他们的命也未必保的住,几个人哭丧着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啪!”青年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铁青着脸狠狠的道:“李冰那个王八蛋敢耍我,我今天要是能活下来,我一定不会放过他。兄弟们咱们下车,是生是死咱们赌一次。”

  面包车的车门打开,五个人从车里出来,一出来他们就跪到在了地上,青年跪在地上颤着嗓子说道:“我......我们......我们是受人指使的,放我我们一条活路吧。”

  张强和王涛见面包车里的人出来,抬腿奔向面包车,俩人把头探进车里见被捆住手脚,堵住嘴的张雅好好的坐在车里,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俩人把堵在张雅嘴里的毛巾取出来,解开绑住张雅手脚的绳子。

  张雅从车里出来活动着发麻的手脚,郭飞宇笑着来到张雅的身边,柔声说道:“雅儿,没事吧?”

  “飞宇,我没事。”张雅挽住郭飞宇的胳膊,轻声的道。经历过一次绑架的张雅这次没有害怕,她知道自己的爱人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救她。

  郭飞宇侧头冷冷的看着五个人,淡淡的说道:“说出指使你们的人,我一定会履行我说过的话。”

  “这...是我们的老板。”青年沉吟一下道,他的内心不想出卖自己的老板,但性命攸关的时候出卖别人挽救自己的性命是决大多数人的首选。

  “你的老板,那你带我去见你的老板,我要看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连我的女朋友都敢动。”郭飞宇看了看青年,扭头又对着张强说道:“把这五个人带上,咱们会会他们的老板。”

  事以至此青年知道多说无益,他和他的四个手下乖乖的被飞宇帮的人带上了车。郭飞宇和张雅上了威龙跑车,银白色的威龙跑车在一百多辆轿车的簇拥下驶向不远处的别墅区。

  第二十二章危机再现(4)

  京郊的别墅区里,一栋三层西式风格的别墅内,一个身材发胖的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他肥硕的身体深深的陷在沙发里,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画面,一阵阵的呻吟声从音箱里传了出来。胖胖的中年人看着不堪入目的镜头,听着呻吟声,脸上的淫笑也越来越浓。他意淫着张雅在他胯下辗转反侧不住呻吟的样子。

  “啊明这小子也该来了吧,真是有点等不急了。”胖男人自语道,他身上的性欲之火已经熊熊燃烧起来,吞了两口唾沫,发红的双眼继续盯着电视。

  “哐!”一声巨响,别墅的木门被人一脚踹开,看片看的正爽的胖男人全身一哆嗦,“啊!”的一声低呼,他就感觉到自己内裤里湿湿的粘粘的。原来胖男人在视觉、听觉、突然的惊吓,三方面的刺激下“射了”。

  这一射伤了胖男人的自尊心,恼羞成怒的他扭头看向门口,“妈的!谁..............”骂了三个字胖男人就收住了声音,因为他感到了一股令他窒息的寒意。

  郭飞宇搂着张雅的腰走近了别墅,身后跟着张强和王涛还有几十名飞宇帮的打手。那五个绑架张雅的人也被拎了进来。

  胖男人愣愣的盯着郭飞宇和张雅,他的眼神有些茫然,当看到被人拎进来的五个手下时,他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不过他也没有太害怕,认为闯进来的这些人不会把他怎么样。“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闯进我的别墅?私闯民宅是违法的呀。”胖男人靠在沙发上不慌不忙的道。

  张强走过去伸手掐住胖男人的下巴,一抬手把他拎起来扔到了客厅中央,“你不配坐着和少主说话。”

  郭飞宇搂着张雅坐在了沙发上,看着趴在地板上的胖男人,冷冷的问道:“是你让他们绑架我女朋友的?”

  胖男人刚想从地上爬起来,张强一脚踩到他的背心上,“扑通!”胖男人一个经典的狗吃屎动作,又展展的贴在了地板上。

  “你是什么人?你到底想干什么?告诉你,我和B市公安局局长李海生一起吃过饭,京城里十几个黑帮的大哥都是我的哥们,惹了我,你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胖男人艰难的抬起头,他感到踩在自己背心上的那只脚就像铁桩子压的他喘不过气来,胖嘟嘟的脸蛋由于呼吸不畅胀的通红。他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郭飞宇,心底冒着凉气。

  “呵呵呵!”郭飞宇笑了,笑的很不屑,双眼盯着趴着地上的胖男人,戏谑的道:“好有实力啊!我还真有点害怕了。不过,你所说的那十几个黑帮的老大和李海生,他们保不住你。”郭飞宇说到后面那句话时脸上的笑容已经收敛,语气也变的阴冷。

  “你............”胖男人挣扎着抬起头,惊惧的目光看着郭飞宇,发僵的嘴唇张了好久也只说出了个你字。他心里感到怕了,强行推倒过许多花季少女的他,第一次有了怕的感觉,以前钞票加恐吓就能摆平的小事,今天却吓破了他的胆。

  “放心吧,我是不会杀你的,我觉得你比较适合做太监,做了太监你这好色的坏毛病就没了,我也算是挽救了很多女孩子,一举两得啊。”郭飞宇看着胖男人,语气略带玩味的道。

  “求你了,别让我做太监,我给你做牛做马都行啊!”胖男人用尽全身的力气撤着嗓子喊道。

  郭飞宇给张强使了个眼色,张强点了一下头,踩着胖男人背心的那只脚猛的向后抬起,姿势的优美程度可以媲美贝哥踢任意球时的姿势差了,向后抬起的腿带起一道疾风踢向胖男人的两腿之间。

  “啊!”一声凄厉的惨嚎响起,那五个绑架张雅的人身子一颤,闭上了眼睛,冷汗从他们身上的各个毛孔里渗出来。张雅也把头埋进郭飞宇的怀里,血腥的场面她跟着郭飞宇没少见,胖男人那狰狞扭曲的面目她却看不下去了。

  王涛盯着胖男人一个劲的摇头,“强哥的这个方法真粗鲁,太监都是用刀来阉割的,怎么能用脚踢呢,太不专业了,再有这样的机会我要试试我的‘阉割刀法’。”

  郭飞宇轻抚着张雅的背,柔声说道:“呵呵,雅儿怕了?害怕就趴在老公的怀里不要看了。”

  “恩!”张雅埋在郭飞宇怀里的头轻点了一下,可爱的模样不禁让人怜惜。郭飞宇扭头对着趴在地上不住发抖的五个人,冷冷说道:“我说过的话算数,你们我不会杀,不杀你们不等于放过你们,你们的老板都做了太监,我想你们也一定愿意追随你们的老板做太监。”

  王涛一听郭飞宇的话,精神头上来了,嬉笑着道:“老大阉割这五个人的任务就交给我吧,我先去找把刀。”

  “你们谁带砍刀的呢!”跑出别墅的王涛高声喊道。趴在地板上的五个人被王涛这一嗓子喊晕过去两个,剩下的三个哆嗦成了一团儿。

  郭飞宇和张强摇着头笑起来,不一会儿王涛从外边返了回来,手里拎着一把特大号的砍刀,憨笑着走向趴在地上的五个人。

  “老婆,咱们先回学校吧,下面的情节有点那个............”郭飞宇贴着张雅的耳边柔声的道,他怕王涛的“阉割刀法”吓着张雅,搂着张雅站起来向别墅外走去。

  张雅扭回头看了看王涛手里的大号砍刀,又看了看绑架她的那五个人,眼底闪过一丝期待,她还真想瞧瞧阉割活人是什么样子。

  郭飞宇和张雅刚走出别墅,别墅里连着响起五声惨叫。郭飞宇撇撇嘴,搂着张雅走向跑车。

  这个世界上又多了六个名副其实的太监,别墅里六个捂着裆部不住扭动的躯体,凄惨的号叫着。王涛拎着把大号砍刀,砍刀上的血迹顺着刀身滴在地上,瞅着被他阉割的五个人,疑惑的说道:“有这么疼吗,我的刀法没这么差吧。”

  “............”张强听了王涛的话彻底无语了,心想“再好的刀法砍了人家的那个部位也得疼呀。”

  当李海生和京城黑道各帮派的老大知道张雅没事后都召回了各自的人手,警方和黑道的联合行动宣告结束。

  第二十三章小人的下场李冰知道张雅被绑架后心里面乐开了花,他哼着小曲晃着裹着纱布的脑袋,漫步在学校的林阴小路上,还真有那种鸟儿向他歌唱,小树向他招手的感觉。

  心情愉快的李冰在学校公园里游荡了一上午感到肚子有点饿,心想:“今天是个好日子,该改善改善生活了,到学校外边的饭店里要上几个菜,来上一瓶啤酒,爽爽的吃一顿。”他推了推眼镜,胸脯一挺,迈步向学校外走去。

  李冰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一辆银白色的跑车擦身而过,驶向学校外边,跑车里的一男一女他看的很真切,笑容洋溢的脸颊瞬间拉了下来,轻快的脚步也显得沉重起来,嘴角一抽,骂道:“妈的,谁说张雅被绑架了,那不是好好的吗。”

  失望至极的李冰转身又往回走,嘴里不住的咒骂着郭飞宇,心里却庆幸不已“多亏我发现的早,不然又得浪费几个钱。”

  两个星期的时间转眼即过,郭飞宇他们班里的同学准备在这个星期六举行登山野营活动,本来郭飞宇是不想去的,但他架不住张雅的软硬兼施,最终在张雅两根纤指的淫威下屈服了。他跟着张雅去商场大采购了一圈,张雅杂七杂八的买了一大堆东西,还美其名曰:登山野营必备之物。

  在郭飞宇和张雅准备登山野营的时候,经管学院的学生会副主席李冰却感到心神不宁,他老觉得这两天要发生什么事,眼皮子也时常没来由的乱跳。

  下午六点李冰最后一个走出院学生会的办公室,他锁上门,心里正盘算着晚上吃点什么时,手机响了。他掏出手机,看着手机屏幕上熟悉的电话号码微微皱起了眉头,眼睛转了一圈,大拇指按了接听键:“喂..........明哥啊!..........最近忙什么呢?.....哦........晚上请我吃饭......好的,明哥请我一定去。好....晚上见.”

  李冰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啊,正愁着吃啥呢,就有人请吃饭了。说不定还有笔外财可得呢。”他的心里盘算着。

  炎华大学门口的一辆黑色桑塔纳里,一个面色阴沉的青年挂了电话,那只握着手机的手青筋暴露,眸子里闪动着怒火,狠狠的道:“我把李冰这小子骗出来了,哥儿个晚上咱们活埋了他。不是这个小王八蛋,咱们也不用........哎!”青年说到最后,面现痛苦之色,张嘴叹息了一声。

  “明哥,那小子和咱们的仇不共戴天,正好老板让咱们做了那小子,把那小子做了后咱们拿着老板给咱们的钱去T国闯荡,男人做不成,难道还不能做人妖啊!”车后座的一个人小声的道。

  青年扭头瞪了说话那人一眼,沉声说道:“相当人妖你去,今晚先把李冰这小王八蛋解决了。”

  车里的其他四人看着青年人,点点头,同仇敌忾的气氛弥漫了整个车厢。

  晚上八点李冰来到了炎华附近的如意饭店,上了二楼走进了6号包间。他一进包厢十道凌厉的目光盯在了他身上,他的心头一颤,不禁小心的打量着几个人。

  “呵呵,李冰啊,这几个都是我的好兄弟,来,今天晚上咱们不醉不归。”青年起身拉住李冰的手,热情的道。

  其他四个人的脸上也露出了僵巴巴的笑容,李冰觉得气氛好像有点不对劲儿,见青年对他还是那么热情,他也就没在意,拉了把椅子坐下。

  “明哥,你们上次咋让张雅那妞跑了?”李冰看着青年,问道。

  五个人的眼底同时闪现寒芒,李冰无意的一句话却像利剑一般刺入了五人的内心深处,不是李冰把北方黑道皇帝说成是小白脸他们也不用变成太监。“咳!咳!上次我们的车碰上巡警了,没办法就把张雅那妞放了。李冰,哥这次来找你,就是让你继续监视张雅,如果你的事办的好,我们老板的奖励一定不会少。”青年干咳两声道,为了不让李冰看出破绽,他极力掩饰着对李冰的恨意。

  “明哥的忙小弟一定帮。”李冰拍着胸脯道。

  青年从黑皮包里取出一叠钱,笑着塞进李冰的手里,“这是两千块钱,你先拿着用,我们老板的事办好了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李冰推让了几下就把钱装在了兜里,心里乐开了花,刚进门时的那点防范之心消失的无影无踪。

  服务员端上饭菜和酒,青年热情招呼着李冰吃喝。五人不停对李冰劝酒,被两千块钱冲昏头的李冰那是来者不拒,频频举杯。李冰的酒量再大也架不住这么多人劝酒,一顿饭吃下来,他觉得身子轻飘飘的,头沉甸甸的,上下眼皮打着架。

  “明......哥.....我不.....不能再喝了,再喝就回不去了。”李冰趴在桌子上结结巴巴的道。

  青年和四个同伴互相看了一眼,点点头。“李冰,哥开车送你回学校,你一个人回去哥不放心。”青年走到李冰身前,扶起了李冰,扭头向四个同伴使了个眼色。

  一辆黑色的桑塔纳离开如意饭店,驶向B市的郊区。

  深夜B市远郊的一片树林里,五个人挥舞着铁锹,在一片空地上挖着坑,没用多久,坑挖好了。

  一个人打量了一下坑的大小后,扭头对着身边的青年小声说道:“明哥差不多了,这个坑埋那小子足够了。”

  “把李冰那小子捆结实,堵上嘴,扔到坑里。”青年狠狠的道。

  四个人点了一头,向不远处的桑塔纳轿车走去。轿车的后坐上烂醉如泥的李冰早已进入了梦乡。四人打开车门快速的把李冰的手脚捆好,还把李冰的嘴用胶带裹的严严实实。从梦境中惊醒的李冰,醉意消了一大半儿。他圆睁着充满惊恐的双眼,想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被胶带裹住的嘴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没张开。

  四个人抬着不住扭动的李冰来到事先挖好的坑前,青年盯着李冰,眼睛里的怒火恨不得喷出来,他阴阴的说道:“李冰,你把我们兄弟几个可害苦了,今天我们活埋了你,你也不要怪我们兄弟无情。”

  青年说完话来李冰身边,在李冰的身上摸索一阵,装在李冰裤兜里的那三千元钱和李冰的手机都被青年掏了出来,“把他扔进去!”

  “扑通!”李冰被扔进了坑里,他挣扎着,扭动着,嗓子里不停的哼哼着,认为离他很遥远的死亡突然出现在眼前时,他的精神崩溃了。坑周围的五个人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他们手里的铁锹挥动着,坑边的土被一锹一锹铲进坑里。

  挣扎到全身脱力的李冰也放弃了求生的希望,他仰面朝天目光呆滞的望着星空,弯弯的月牙,闪亮的星星,最后一次出现在他的眼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动
(如果您喜欢小说《校园狂少》,请时刻关注校园狂少网站http://www.zhu108.com/,您也可以到网站底部点击收藏本站,以便于以后随时开始校园狂少全文阅读

读者评论:

最新更新章节
随机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