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赵逢青虽说追求江琎已有四个多月,但她和他没有对话过一句。

    江琎不屑她。

    爱慕江琎的女生比比皆是。不过他整天酷着脸,没有透出丝毫的破绽。连赵逢青这个大美人都攻陷不下的角色,别的女生掂量着,不敢妄动。

    十二月中,是蒋芙莉的生日。她喜欢热闹,招呼着小伙伴们去餐厅庆祝。一家新开的粤式餐厅。味道说不上特别好,但是适合学生的消费级别。

    蒋芙莉向来大方,这顿自然是她请客。

    赵逢青选了一本书给蒋芙莉当生日礼物,三毛的《滚滚红尘》。

    赵逢青之前给江琎送的各式各样礼物,每个都比这书贵重。

    但是蒋芙莉不计较价格。她笑哈哈把书接过来,给赵逢青一个大大的拥抱,“还是青儿懂我。”她上周看了《滚滚红尘》的电影,正想去找原著,谁知礼物就到了。

    赵逢青明媚一笑,“袁灶更懂你,他送金的。”

    “俗气。”蒋芙莉嘴里损着,手里却攥着那个金吊坠不放。

    袁灶在旁淡淡笑着。

    大湖和饶子吆喝着喝酒,还有几个都嘻嘻哈哈的。

    蒋芙莉看着看着,心情舒畅。在舒畅到极致的时候,她突然就见到一个让她不痛快的身影。

    那是她们学校的男同学。一个成绩名列前茅的学霸。

    名字叫江琎。

    蒋芙莉眼尾扫到他,表情顿时掠过不满。在她心里,赵逢青可是一等一的美人儿,这姓江的眼睛瞎了才看不上。

    江琎推门进来时,从外面刮进了一阵风,带起了他的衣摆。人俊景美。

    就算蒋芙莉再不爽江琎,也不得不承认,这风范真的惹眼。

    好吧,她家青儿的眼光没得说。

    蒋芙莉有意遮住赵逢青往门口的视线。

    但是,不知道是江琎真的气场太有魅力,还是赵逢青的视力突然好转,在蒋芙莉这样的阻扰下,赵逢青还是见到了江琎。

    只一眼,她就认出是他。联想到今天的日子,她就这么不经意的把江琎生日惦记上了。

    江琎进来后,目不斜视,并没有留意到这桌的男男女女。

    赵逢青的目光追随着他的身影,直到他拐进了柱子后面。

    蒋芙莉见状,挽住赵逢青的手臂,“今天我最大,你可别重色轻友。”

    “所以我只是看了几眼而已。”赵逢青收回视线。

    “矜持,矜持!”蒋芙莉就是心疼赵逢青追了那么久还没得到一丝回应,“你就算心里着迷,面上也要制造距离。不然他以为你就非他不可了。”

    赵逢青笑笑,不回答。

    追求江琎这件事,在很多人的眼里,她都是落败的一方。那又如何。事实就是她先喜欢上他。所以她失了先机,怨不得谁。

    这天过后,赵逢青去打听了下江琎的生日。

    十二月二十四。平安夜。

    她庆幸还来得及准备。不过关于礼物,她还拿不准主意。她什么都送过了,一时想不出新招。

    随着距离圣诞节越来越近,她突然有了个主意。

    生日礼物很简单。是一道数学函数,专为学霸而设。

    这道题不是赵逢青想到的,而是她之前翻一本习题册的答案时,意外发现解题的两条抛物线拼在一起,是个心形。

    她将这个函数写在纯白的卡片上,然后外面包装了个小巧的礼盒。

    她想,江琎收到这个别出心裁的礼物,会不会觉得惊喜。

    赵逢青去送礼的那会儿,江琎没在教室。

    高中时期,对早恋的管制比较严格,她不好直接把礼物放在他桌上。

    连续两节课后,她都去了二班。

    江琎都没在。

    放学后守在他教室门前,也没见到他。

    第二天,依旧如此。

    赵逢青送出礼物的那天,已经过了江琎的生日。她在教学楼的二层走廊见到了他,于是立即上前,笑嘻嘻地把礼盒递过去。

    他冷冷看着她,想绕开她。

    赵逢青拦住他,“江同学,生日快乐。”

    江琎眸色更寒。

    “哎,生日没赶上,那就圣诞快乐。”

    他根本不屑搭理她,望着她的眼神极为嘲讽。

    赵逢青笑容未减,依然伸手递着礼盒。

    旁边路过的学生们对这一幕显露出极大的兴味,少数知道赵逢青倒追史的更是窃窃私语。

    可他们忽略了赵逢青厚脸皮的程度,她根本毫不在意那些异样的目光,固执地要将礼物送出去。

    江琎也固执地不肯收。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江琎的男同学出来解了围。男同学平时分了赵逢青不少礼物,他自然是帮着江琎收下的。说不定这个又落入他的口袋呢。男同学从赵逢青手里接下后,塞给了江琎。

    江琎神色漠然。

    赵逢青则笑容满面。

    这个礼物,江琎的确丢给了那个男同学。

    男同学本以为是什么实用品,谁料拆封后,半天没得解。

    最终,他扔进了垃圾桶。

    ----

    高考的节奏飞快,接近寒假时,老师在教室墙壁挂起了倒数日历。

    学生们看着日历一天一天地翻过,心里又紧张又期待。紧张考试的压力,期待考试的结束。

    后面两个差生班,大多的家庭都比较富裕,好些都抱着上不了a线学校,就花钱去b线的想法。然而,日历挂了出来后,他们也开始忐忑。

    那是高考。十二年的寒窗苦读,一招定乾坤。再怎么荒唐度日,都会有所压力。

    在这样压抑紧迫的气氛中,迎来了寒假。

    期末考试的成绩,江琎第一。排第二的,是他的同班同学秦晓。

    赵逢青大约是倒数二十几左右。

    她去到公告栏,望着江琎的名字定了好一会儿。看着他名列首位,她居然有骄傲的心情。

    第二名的姓名,赵逢青随意瞥一眼,过后就忘了。

    她只记得,江琎是第一。

    她喜欢的那个江琎。

    赵逢青略过自己的分数后,很淡定。她对上大学这件事本就没有期待。

    但赵父见到成绩单,瞬间眼前一黑,已经绝望。赵父做好准备,不管赵逢青考得如何,他都会花钱让她读完大学。否则,年纪轻轻没有学历,在社会上站不住脚。

    高三放假很晚,离春节没剩几天,老师仍然严厉告诫同学们,放假别忘记抽出时间复习。

    赵逢青半趴着打盹,老师的声音宛若模糊的催眠曲,让她的眼皮不住的往下搭。

    蒋芙莉也在后面打了个大呵欠,还舒叹出一声。她抹了下眼角,不经意望见窗外走廊的身影。然后她赶紧戳了下前面赵逢青的背。

    赵逢青掀开眼皮,“嗯?”

    “外面,外面。”蒋芙莉低声说道。

    赵逢青抬头望去。

    江琎抱着一大叠的课本,和一个女孩走过。他俩走的速度有点慢,挨的距离……很近。

    赵逢青眯起眼,看不太清楚他们的面目。她拽开书包,等找到眼镜戴上,那一男一女已经过去了。

    蒋芙莉看着赵逢青的动作,又戳了下,“那女的不是大湖死命在追么?”

    “我哪里知道。”赵逢青摘了眼镜,重新趴在课桌上。她眼睛的视线还是定在走廊。

    那里此刻空无一人。

    江琎迄今未曾给予她一个正眼,她预测不了自己要坚持多久。反正她想怎样做就怎样做,她向来就是这么随意到放肆。

    老师一宣布下课,课室顿时爆出喝彩声。

    大湖一激动,踏上了课桌,“放假啊!放假!”他兴奋的样子,与倒数第二名的成绩完全沾不上边。

    “什么破锣嗓子,大吼大叫。”蒋芙莉皱眉。

    大湖摆着臀,“莉姐,晚上去玩不?”

    蒋芙莉甩给他一个白眼,转向赵逢青时变成笑脸,“青儿,走不走?去喝个不醉不归。”

    “去啊。”赵逢青依向蒋芙莉,“晚上我妈和几个牌友打麻将,没那么早回来。”赵父去省外出差了,更加管不着她。

    大湖跳下课桌,夸张地笑,“大美人出没,酒水又可以打折啦。”

    赵逢青弯着唇笑了笑。

    他们班几个,约上隔壁班的,准备杀往酒吧街方向。

    临走时,隔壁班的袁灶支支吾吾推辞。

    大湖不悦,“是男人就利索说话。”

    “就是我一会儿有点事。”袁灶欲言又止。

    蒋芙莉拉着赵逢青在外等,见大湖和袁灶沟通没个完,蒋芙莉喊道,“不想去就别去了。浪费我们时间。”

    袁灶被蒋芙莉这么一喝,说道,“我事儿完了就赶过去。”然后他一拳打向大湖,“你留着点酒跟我拼。”

    “切。”大湖咧嘴一笑,“就你那点酒量,我和全场拼完也能他妈赢你。”

    赵逢青撇头望了袁灶一眼。她没有戴眼镜。她和他的距离超过了她的视力范围,但是她瞄到他的课桌抽屉有个什么东西伸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