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见蒋芙莉神不守舍的,赵逢青主动解下围巾,盖住袁灶的伤口。

    然后,两名男生抬起袁灶往公园门口走。

    蒋芙莉泪痕未干。

    赵逢青上前拉起她的手,沉声道:“有什么事,都等袁灶安全了再说。”

    “走吧。”蒋芙莉反握住赵逢青,想借她的力量来消除自己内心的恐惧。

    赵逢青扶着蒋芙莉,低声唤住前面两个男生,“如果遇到路人,就假装他喝醉了。”

    “知道了。”男生回话。

    五人顺利到达公园门口,蒋芙莉拦了辆出租车,和两个男生、袁灶直奔诊所。

    他们走后,赵逢青再招了辆车。

    一上车,她说,“巴奇馆。”巴奇馆是袁灶打架的地方,他摊上的这事很麻烦,她打算去探探风。

    司机摇头,用着很不标准的国语说道:“那边警察封锁了,过不去。”

    “什么事?”她故作惊讶。

    司机用粤语飞快说道:“黑社会劈友啊,都是啲僆仔僆妹,唔读书就出来蒲。”[翻译:黑社会砍人啊,都是些少年少女,不读书就出来混。]

    赵逢青卷起自己色彩鲜艳的长发,其实她这个形象,不就是司机口中的“僆妹”么。“那去松湖大道吧。”

    ----

    赵逢青赶到诊所。

    诊所不大,医疗设备基本齐全。袁灶正在内室治疗。

    蒋芙莉坐在外面,低头不知想什么。

    赵逢青走过去,“伤势严重吗?”

    蒋芙莉恍然回过神来,勉强一笑,“棍棒击打的皮外伤。”顿了下,语含气怨,“死不了。”

    “嗯。”赵逢青搭着蒋芙莉的背,微微按了按,悄声道:“警察还在巴奇馆,这事闹大了。”

    蒋芙莉呼出一口气,双手掩住脸,哽咽地骂道,“他就是傻/逼!”

    赵逢青点头。不傻/逼怎么能干出这种浑事。

    她陪着蒋芙莉坐等医生的消息。

    另外两个男生坐在另一边,沉默无声。

    医生出来后,见到这四个学生,神色无奈。

    两个女的染着花哨的发色,三个男的流里痞气,其中一个还有斗殴伤口。如果不是看在蒋芙莉父亲的面子上,他真不想招惹。“没什么大碍了,但是躺个把月是免不了的。”

    “非常感谢。”蒋芙莉的情绪平静不少,转头又和赵逢青说,“你们先回去吧,我守着就行。”

    “嗯,有什么事打我电话。”赵逢青算算时间,是该回去了,否则她母亲会在她耳边叨叨叨叨。

    她和两个男生出了诊所。

    男生甲闷了一晚上,这会儿才松口气。他掏出烟,问着旁边的两人,“要不要?”

    赵逢青伸手抽出了一根。

    衔上后,她倾前挨近他。

    男生甲会意过来,一蹭打火机,替她点燃。

    她微微仰起头,左手夹下烟的同时,面朝夜空呼出一连串的白圈。

    男生甲和她距离近。这时望过去,烟雾萦绕在她的侧脸,宛若蝶羽,煽动人心。他不禁咽了下口水。

    “走了。”赵逢青懒懒地含着烟,一转头。

    前方赫然是江琎。

    那一瞬间,她脸上全是惊喜之色,衬得她艳丽的五官透出了光。

    江琎直直往诊所的大门方向走。

    她飞起笑眼,往侧旁两步,挡住他的去路。

    他连眼角的余光都不施舍给她。

    赵逢青继续向侧边迈了一步,就是不让他过去。

    他还没有正眼望过她。无论她送礼物过去,还是故意在他面前晃过,他都视而不见。她好想他能认真地看看她。然后,他会知道,她的眼里只有他。

    江琎终于调转视线,瞥向她,带着毫不掩饰的轻蔑。然后他步伐一顿,掉头而去。

    赵逢青美目一敛,启口道,“江同学。”

    他充耳不闻。

    她想,如果自己现在扑过去抱住他,他会作何反应。

    ……肯定会把她挥倒。

    “江同学,我是赵逢青。”

    江琎向外走的步子未有一丝的停顿,直到拐过街口。

    旁边两个男生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安慰。

    倒是赵逢青不见一丝尴尬,笑容还是那样娇/美。越是有难度的事情,她越是固执。

    何况,这是她美好的爱情哪。

    ----

    袁灶的伤势,在床上躺十来二十天,就可以恢复。

    现在麻烦的不是他的伤,而是胜哥和另外一伙的恩怨。因为他和胜哥拜了个兄弟关系,所以他也出现在敌手的追缉名单上。

    蒋芙莉的父母常年在外经商,一年到头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她把袁灶领回家去避风头,之后,两人鲜少出门。

    那群流氓连袁灶的住处都不放过,频频骚扰袁奶奶。

    大湖和饶子几个经常过去探望。

    赵逢青看不起袁灶这种躲在蒋家的窝囊行为。篓子是他捅的,他反而当起缩头乌龟。一堆同学跑东跑西的给他善后。

    她替蒋芙莉不值。

    寒假期间,赵逢青待在家里玩网游。昏天暗地地刷副本,打战场。

    不过再怎么沉迷网络,她都还记挂着有一个江琎。

    她找同学去打听江琎的手机号,托了四五个同学,最后一个成功。

    拿到那十一个数字的时候,她笑靥如花。一个一个数,一个一个记。数字仿佛幻化成他的模样,跳跃在她的心间。

    除夕晚上,赵逢青从九点多就开始编写祝福短信。

    写了删,删了写。

    到十一点多,还在思考,这第一条短信,要怎么开场才能彰显它的意义。

    想得越多越是乱。

    零点越来越近,她懵了,一个失误,按了发送。

    当时是23:56。

    赵逢青望着那条短信,好半响都不知作何反应。

    这个短信不止时间上有失误,内容更有缺漏。她之前的全删了,这个是新写的,只有三个字:江同学。

    那一刻,她想扔手机。

    踏入新年之际,她踩着点又给他发了信息:新年快乐。

    江琎不回复。

    这在她的意料之中。

    不抱希望就不会失望。反正她喜欢他嘛,先喜欢的人总是吃点亏的。如果能先苦后甜,什么都值得。

    年后,赵大姑和赵母相约去旅游,目的地是长白山。大姑的女儿也一起去。

    赵逢青听到有同龄人作伴,便打算跟去。在家闲着也是闲着。

    赵母并不是很乐意,问道:“寒假作业做完了吗?”

    “还没开学。”意思就是根本没开始做。

    赵母气不打一处来,抓起女儿的头发,“你瞧瞧你,这什么啊?蓝还是绿啊?”

    “这是渐变色。”

    “你还好意思!”赵母要吐血,“你这样子出去,我都不敢说你是我女儿。”

    赵逢青笑了,“那我染个黑色,再去旅游。”

    赵母非常无奈。女儿的个性到底遗传自谁?

    ----

    一行人去了长白山。

    长相守,到白头。

    赵逢青听到这个寓意后,望着银白的山体,幻想着哪天和江琎一块儿来就好了。

    这么一想,她就又对他惦记上了。

    晚上回到酒店,赵逢青忍不住想对着那烙入心间的十一位数字说点什么。

    她半趴在床上,托着两腮,晃抬小腿,低头望着手机屏幕上的号码,笑盈盈的。

    那就告诉他,她现在在长白山玩好了。

    她不期待会有回复。所以在收到江琎短信的时候,她呆愣了好一会儿。

    然后开心地想,他回了什么呢?

    至今为止,他话都没和她说过。要不是听过他和其他同学的聊天,她连他声音是怎样的都不清楚。

    赵逢青回想着他的声音,澄清而寒凉。

    她翻开短信。屏幕上只有一个字,末尾连标点符号都没有。

    就一个字。

    滚。

    赵逢青看着看着,手指抚上了那个字。这算是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了。

    堂姐洗完澡出来,见到赵逢青抱膝坐在床上,直盯着手机,问道:“青儿,你笑什么?”

    赵逢青抬过头,眼底一片笑意,“在看同学的短信。”

    “什么同学?能逗你这么开心。”

    “一个可爱的同学。”

    “男的?”

    “是呀。”

    “难怪。”

    堂姐其实早猜到了。

    赵逢青平时很喜欢笑,但她的眉眼太过妖艳,笑容里总有些许媚色。她刚才对着手机的时候,春风拂面,眼里的柔和淡化了妖气。

    在那一瞬间,堂姐只看到一个普通可爱的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