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江琎的背影消失在夜色里。

    赵逢青感觉那浓雾般的黑已经牢牢将自己困住。

    身旁胜哥的淫/笑声,让她感觉到恐惧。她穿短裙诱惑江琎,是因为她喜欢他。对象换作其他男人,是个噩梦。

    胜哥的手搭上她,“走,去喝几杯。”

    见她神色凝滞,他把她往自己怀里一带,掐着她的纤腰,“是我疏忽了,这个钟数,该去睡觉。”

    赵逢青尽力扯出笑容,“哎,才几点哪?我都还想去酒吧蹦迪。”

    “留点力气给我。”胜哥俯下头,张嘴便是恶臭的口气,“我们去床上蹦。”

    她差点要吐。她勉强把喉间的不适咽了下去,笑着推了下胜哥。

    胜哥以为是情/趣,假意配合她的动作,退了两步。

    趁着这个空档,赵逢青转身跑向巷口。一边跑一边喊:“救命那!”

    “妈的!”胜哥一群人愣了下,随即追上去。

    赵逢青的体育项目中,最擅长的就是跑步。但是今天穿得靴子跟儿高,跑没几步被瘦猴扯住。

    然后,几个混混团团围住她。

    “耍我?”胜哥凶狠一笑,“敬酒不吃吃罚酒!”

    赵逢青冷着脸,反正现在不需假意谄媚,她直接干呕一声,“恶心。”

    “觉得恶心啊?”胜哥拍拍她的脸,“给你吃我的宝贝就舒服了。”

    她扬起手,向他甩巴掌,却被瘦猴和胖子一左一右钳制住。

    瘦猴的大掌捂住她的嘴巴。

    她挣扎不脱。

    胜哥拽起她的毛衣领,左右一扯。

    线条清晰的锁骨显露出来。

    胜哥低声道:“把她打昏带回去。”

    这时,有声音从巷子那头传来。

    “到底在哪儿?走了有两条街了。”清亮的少年嗓音。

    “夜黑风高,街巷幽深,适合捣乱的好场所。”优哉自得的调子。

    “上一条街你就说过了。”

    “那个路灯比较亮,什么坏事都藏不住。”

    赵逢青想呼救,嘴巴却被按得死死的。

    情急之下,她朝胜哥乱踢。

    有一脚,正中胜哥的侧腰。

    胜哥滋了一声,狠狠一个巴掌甩了过去,“老实点!”

    寂静的巷道,他这吼声传到了尽头。

    两个少年的对话停住。

    不一会儿悠哉的少年说道,“我就说这条街够黑够暗嘛。”

    然后,有奔跑的脚步声从远至近。

    来者是两个十四五岁的俊美少年。

    跑在前面的,刘海往上绑了个小辫。

    后边跟着的,身穿粉红外套,内衬搭配同色毛衣。他见到胜哥几个压制赵逢青的场面,啧啧出声,“对待女士怎么可以这么粗鲁呢。”

    “少管闲事。”几个混混排成一排,拦住两个少年。“小屁孩,早点回家喝奶去。”

    小辫少年点了一根烟,叼上后,松了松肩,“你们一起来吧,别浪费时间。”

    混混们互相望了眼,狰狞着表情,一拥而上。

    粉红少年摇摇头,“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渣。”

    见到小辫少年的狠戾,胖子和瘦猴不得不松开赵逢青,加入混战。

    赵逢青立即拉上衣服,躲开三四米。

    胜哥目光阴沉,见形势不妙,便打算后退。

    “哎?”粉红少年挡住他的去路,笑眯眯说:“你是老大吧?怎么能临阵脱逃啊。”

    胜哥狠道:“你是哪条道上的?”

    “替天行道。”

    “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想知道。”粉红少年朝小辫少年喊,“小夏哥哥,这位人高马大的,给你练手正好。”

    小辫少年呼了一口烟,狠辣的拳式朝胜哥袭去。

    粉红少年则走向赵逢青。

    他的靠近,让她再次竖起警戒。

    “小姐姐,别怕。”粉红少年笑得牲畜无害,解下自己的外套,体贴地罩到她的肩上,“我最看不惯欺负女生的男生了。”

    她微喘气,右脸颊泛着疼,往侧一瞄。

    胜哥已躺在地上呻/吟。

    小辫子少年拧断了烟。

    她道了声谢。把外套还给少年,就赶紧离开。

    今晚惊吓过度,她需要缓一缓。

    望着她的背影,粉红少年拨了个电话,“师哥,这小姐姐是个大美人呀,你怎么自己不来。”

    “我怕她以身相许。”电话那头的声音是一贯的冷漠。

    ----

    赵逢青临到家时,理了下自己的衣服。然后把头发往右脸拨。

    其他一如往常。

    幸好,赵父赵母出去应酬,未归。

    赵逢青在浴室里,洗了四十分钟。

    当初江琎打量她双腿的那会儿,她觉得甜蜜,恨不得他能向她扑过来。

    而今晚,她屈辱不堪。

    惊悸之余,她难过的是江琎远去的背影。这就是她的单恋。她肯为他赴汤蹈火,而他对她的困境仅是袖手旁观。

    电光火石之间,她转念想到,是不是因为她和胜哥虚与委蛇,让江琎误会了。

    她回忆着当时的情景。然而她忘了自己是怎么应对的。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想不起来。只隐约记得好像在胜哥恶心的怀抱待了几秒。

    江琎见到了吧……

    思及此,赵逢青拧了水龙头,匆匆套上浴袍,走进卧室。

    她给江琎发信息。

    问的是他为什么不救她,解释的是她只喜欢他一个。

    他没有回复。

    她缩在被窝里,一直等着。

    短信还是不响。

    赵逢青很失落。

    第二天,一则新闻让她瞬间恢复元气。

    胜哥在昨天半夜被警察抓了。新闻中透露是a中一位同学报的案。

    救她的两个少年,不是a中的。否则他俩那样的长相,早传遍学校了。而除了他们两个之外,只有江琎知道昨晚那件事。

    那新闻里那个a中的同学,不就是江琎吗?

    这个念头,让赵逢青的笑容一下子明亮起来。

    在胜率极低的情况下,求助报警是最明智的选择。

    他不是故意抛下她的。

    她很开心。

    ----

    胜哥被抓后,巴奇馆斗殴事件进行二次报道。

    这件案子严重影响了a中的声誉,校方做出开除袁灶的决定。

    袁奶奶得知情况后,差点昏了过去。她仅有这一个孙子,就指望着他认真读书、出人头地。结果,什么都泡了汤。

    那天晚上出去寻找袁灶的四个学生被记过,写进了档案。

    学校领导就这件事还召开了一个小型家长会。

    赵父接到老师的通知后,推掉工作上的应酬,匆匆赶来。见到赵逢青的霎那,他的气血直升脑门,在训导主任的办公室里一巴掌扇向了她。

    旁边的老师被惊吓到。

    赵逢青并不躲闪,硬生生扛住了这一下。

    赵父重重打完后,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他盯着她脸上的红印,手微微颤抖着。他在这一刻忽然觉得,这个女儿的叛逆期长得可怕。初中时期她就特立独行,剑走偏锋。他那时候自我安慰,这些只是暂时的。然而直到现在,她依然如故。他怀疑自己还能不能把她的心性扭转过来。

    赵逢青脸色平静,低垂着头。虽然她对袁灶的行为小有腹诽,可再怎么说,那天晚上去寻找袁灶,是她自愿的。所以怨不得谁。

    校方和家长们的会议,并没有改变这几个学生处罚的结果。

    蒋芙莉为了袁灶,没觉得委屈。

    另外两个男生和袁灶并不是太熟,则是懊恼万分。镇定下来后,自己的前程和同学之情相比,前者显得尤其珍贵。这事本来就和他俩无关,只不过因为蒋芙莉一句话,他们陪着她而已。却不料,后果这么严重。

    关于校方准确报出寻找袁灶的四个学生名字,大湖觉得蹊跷。按理说,袁灶有事,他大湖应该是第一同伙。可是老师这次没有找他麻烦。反而是和袁灶普通交情的两个男生被盯上了。

    放学后,一群人聚在一起讨论。

    大湖盯着男生甲和乙,“是不是你俩说的?”

    两男生齐齐摇头。

    “应该是那个医生泄密。”饶子在旁道,“莉姐都说了,医生开始不愿意帮。”

    男生甲猛然想到,那天晚上江琎曾经出现在诊所门口。

    饶子明白两男生对蒋芙莉那晚的举动有所不满。他有意把他俩的怨气转移,于是说道,“江琎以前爱打小报告吗?”

    蒋芙莉一听,立即跳了起来,“个龟孙子!肯定是他告的状。”

    赵逢青掸了掸手里那根烟的灰烬,“他去告状有什么好处?”

    “好处就是他又可以在老师心里树立好学生形象。”蒋芙莉火从心头起,“恶心透顶。”

    “你有证据么?”

    “赵逢青!你搞什么鬼。”大湖把手里的篮球甩向赵逢青,“一个劲护着他,中邪了吧。”

    赵逢青稳稳接住,笑了下,“我喜欢他。”

    此话一出,众人面面相觑。

    “靠。”蒋芙莉抓了把自己的头发,“醒醒!他什么时候正眼看过你。”

    赵逢青吐出烟雾,半眯起眼,望向高处的树叶。“喜欢他是我一个人的事。”

    她的确希望得到他的回应。可是他不回应,又如何。

    她喜欢他,本来就和他无关。

    她遵循自己的心意而行,她愿意。

    待赵逢青先行离开,蒋芙莉咬牙切齿,“他就是一坨狗屎!”她在这一刻彻底把江琎钉上了枪靶。至于江琎是否告状,天晓得。

    饶子想了想,说道,“莉姐,你负责绊住青儿。”

    蒋芙莉静默半响,抬头看向他,“你想怎样。”

    “挫挫江琎的傲气。”他露出奸笑。

    饶子说这话的时候,没想好怎么出招,直到他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

    原来尖子生也有青春期情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