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饶子以为高材生只会死读书,想了好久都不确定该如何对付江琎。

    那些作奸犯科的念头,一一被否决。学校刚出了袁灶的事,正处于严打期,再闹出点大动静,后果严重。

    于是,饶子先从跟踪江琎开始。

    江琎周末会去一趟图书馆。这事对优秀生来说,不足为奇。值得关注的另一个点是,他不是一个人去的。有一个女孩,会在图书馆的前一个路口等他,然后两人并肩同行。

    女孩会和江琎说笑,偶尔还会跳到他面前逗他。

    江琎神情比较淡,属于冰山初融的程度。

    总而言之,两人十分默契,十分般配。

    让饶子看得牙痒痒的。

    那个女孩,饶子知道,二班的秦晓,成绩和江琎不相上下。大湖喜欢她,和大伙儿说过很多她的好话。成绩好,家教严,懂礼貌,反正在大湖眼里,是个女神级人物。

    从男生的角度来说,秦晓长得确实不错。清秀温顺,乖巧可人。和赵逢青截然不同的类型。

    不过饶子护短,怎么看秦晓怎么不顺眼。加上江琎的关系,这对儿在饶子眼里,等同于狗男女。

    饶子跟了两个星期,发现秦晓和江琎的图书馆之约,风雨无阻。狂风暴雨那天,饶子自己都不想出门,抱着为朋友两勒插刀的义气,无奈去到图书馆等候。

    结果,江琎和秦晓出现了。

    两人各自撑着一把伞。

    如果雨势不要这么大的话,应该很浪漫。

    就在那一刻,饶子想到花招了。

    差生早恋不是什么大新闻,学校里比比皆是。可是如果是老师眼中的乖乖牌玩暧昧,那就有料可挖了。

    接下来的那个周末,他带了相机去跟踪。

    沿路拍了不少照片。大多数看起来很正常。两人没有牵过手,没有勾过肩。不过有几张,借着角度倒有些遐思。

    饶子坏心地把照片投进了学校意见箱。

    ----

    关于江琎和一个女生相约去图书馆的事,赵逢青稍有耳闻。

    饶子不想伤她心,所以瞒着不说。可是好些个男生对江琎没有好感,难得一个尖子生有了把柄,他们逮着机会就讽刺几句。

    偶尔在她面前,他们忘了掩饰。

    赵逢青遇到这样的情景时,就是笑笑。江琎不喜欢她,是明摆着的事。那些女生甲乙丙丁,无可厚非。

    她对江琎迷恋到一味的付出后,不求回报。见到江琎和那女生的时候,她还很淡定。

    一个星期日,赵逢青过去外公家吃午饭。饭后,她骑着单车回家的路上,偶然见到了江琎和一个女孩。

    她立即停车。

    江琎和女孩的距离有些近。

    赵逢青的近视不深,平时懒得戴眼镜。她瞧不清那女孩的容貌。江琎的五官也是模糊的,但她早已把他的模样烙进心间。

    赵逢青瞥过那女孩之后,就只盯着江琎的身影。

    他的脸不曾向她这边转过一回。

    江琎和女孩进了图书馆。

    赵逢青下午闲着也是闲着,便跟了过去。

    以前她来图书馆就是借各种杂七杂八的书籍,还真没干过正经事。今儿个是破天荒。

    但是她找不到靠近江琎的位置。

    江琎和女孩坐在最后一排的窗边。那张六人桌,已经坐了四个学生。剩下的两个位置原本是隔开的。江琎和一个男学生说了什么,然后男学生调换位置。

    江琎和女孩挨在了一起。

    赵逢青张望了他的周围,都没有空位。于是她走到江琎的对面,朝坐着的男生笑了笑,那笑容几乎炫晕对方的眼。“小帅哥,我喜欢坐窗边,能给我让个位置嘛?”

    江琎低首转着钢笔,并不理会周围的事。

    那个男生推了推眼镜,腼腆地收起书本笔袋,“你……你请坐……”

    赵逢青笑得更加璀璨。

    男生见状,红着脸匆匆离开。

    她大方落座,没有携带课本。

    旁边有一两个学生望过来,她都坦然而视。

    江琎不曾抬头。

    赵逢青托腮望着他的头发,心里赞叹他连发丝都极为符合她的喜好。清清爽爽的。

    她这么明目张胆,旁边的女生不可能没有察觉。

    江琎也知道她在,因为他完全不把视线转到她的方向。

    据赵逢青的观察结果,江琎和那女生的互动,倒不是太过火,讨论的主要问题是试题。只是他俩时不时的默契一笑,让赵逢青看着多少有些刺眼。

    不到二十多分钟,赵逢青就自个儿走了。

    她要回家重新砌筑自己的铜墙铁壁,然后再战江湖。

    ----

    日子一天天过去,备考气氛越来越凝重。

    袁灶住到了蒋芙莉的家里。他的活力完全消失,袁奶奶的以泪洗脸让他意识到自己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蒋芙莉早被家里安排出国读大学,她不太在意高考的事。天天和袁灶待在一起,她就很满足。

    这帮子差生,能考上本科的几率太低。大湖几个已经处于放弃的状态,选报志愿都往专科考虑。

    赵逢青的成绩在倒数有名。

    早知会遇到江琎,那么她以前一定努力学习。可是现在已经晚了,她和他注定不会考上同一所大学。

    但她会争取和他在同一个城市。

    按着江琎的成绩,她猜测他肯定会考到b市。她翻看了b市的高校,选中一所艺术学院。这所学校,往年录取的分数都不高,但还是在她吃力的范围内。

    赵逢青打算在最后认真一把。

    自去了趟长白山,她就没再染发。这下更是把挂着的串串闪亮耳环换成了低调的小耳钉。然后开始在题海中奋战。她心知自己的资质,所以不像别的学生那样研究题目。她只背答案。

    蒋芙莉约着出去玩乐,赵逢青都婉拒了。

    蒋芙莉很无力,“姑奶奶啊,你早不努力,临时抱佛脚能有个鬼用啊。”她不相信奇迹,尤其是成绩方面。

    “能抱一个是一个。”赵逢青翻着手里的试卷。

    大湖吃惊于赵逢青的改变,私下问蒋芙莉,赵逢青是不是中邪了。

    蒋芙莉啐了一口唾沫,“还不是为了江琎那个王八羔子。”

    饶子在这个时候明白了,女生的爱情很可怕。

    譬如蒋芙莉,譬如赵逢青。她们都是一路走到底不回头的偏执症候群。既可怜又可敬。

    饶子见江琎和秦晓的事,校方毫无动静,觉得奇怪。

    他再把照片找来看。

    拍得很好啊……男女主角情感融洽,气氛和谐。

    他又去校刊处投稿。

    仍然没有引起轩然大波。

    ----

    照片,校方收到了。这种小事一般低调处理。

    训导主任把照片给了二班的班主任,语重心长说道,“别让那两孩子走错路了。”

    班主任乍见时,很吃惊。放学后,她单独约了江琎和秦晓谈话。

    望着这对男生女生,班主任心里比较忐忑。这两个是她班上最好的学生,一流名校的苗子。现下距离高考仅剩两个月,就怕出什么差错。

    她笑着开口,“最近,你俩走得比较近啊?”

    这话一出,江琎和秦晓就知道什么意思了。

    秦晓耳根一红,低下头。

    江琎神色未动。

    班主任咳了两下,拿起杯子润润喉,说:“你们现在还小,前面就是高考的难关。学习耽误了,是无法挽回的。”

    “老师,我们没有……”秦晓垂着脸,声音细细的,“我们就是一起去图书馆学习。”

    老师瞄了眼江琎。

    他冷淡“嗯”了一声。

    “那就好。高中是人生最宝贵的学习时光,好好珍惜。”有些话,点到为止即可。班主任拍拍秦晓的肩,“你们都是我的骄傲。”

    一出办公室,秦晓眼眶就红了。她小学开始就是优秀生,向来听的都是表扬。这一次的批评,让她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

    江琎习惯性冷着脸。

    秦晓抬头,委屈地看着他,“以后我不和你去图书馆了。我把不懂的题目划出来,到学校再讨论。”

    江琎沉默着,向对面课室望了眼。

    秦晓顺着看去,高三七班的牌子很醒目。她心中一惊,“江琎……”

    他收回视线,低头看着楚楚可怜的她,“还有别的办法。”

    ----

    接下来的事,让饶子吐血三升。

    江琎在国家竞赛得过奖,他本来没打算保送。可由于这次谈话,他改变主意,递交了申请。

    秦晓跟着提出申请。

    等到他俩的保送名额确定后,什么早恋不早恋,老师们就懒得干预了。

    饶子的恶作剧,让江琎和秦晓提前进了同一所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