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江琎和秦晓的保送面试早就通过,这让高三二班的老师们非常骄傲。甚至,这两人青春的暧昧都美化成了学习的动力。

    高考后的一个星期,高三二班搞了个小型的聚餐,祝贺江琎和秦晓前程似锦。

    不知是幸还是不幸,赵逢青正好那晚也在那个酒楼和亲戚吃饭。

    她去了趟洗手间,出来就见到二班的几个同学进了一个大厢房。

    她倒是好奇,那群只懂低头学习的书呆子在这边玩什么。更好奇的是,江琎在不在。

    赵逢青经过那厢房,往里瞥了眼。

    果然,她第一眼见到的,就是江琎。他就是有本事让她的视线直接揪住他。

    他轻敲着酒杯,素来沉冷的脸上意外的挂着笑容。

    她想,他的确应该开心。别人都还在为高考成绩煎熬,他已无事一身轻。

    其他的男生女生,赵逢青略过一眼就忘了。她凝视着江琎的笑容,不禁也扬起唇。她非常欣赏自己的眼光。

    她逗留在门口的时间有些长。好些同学都察觉到了,甚至连班主任都看向门边。

    然后,一众师生的视线不自觉地移到了江琎那里。

    赵逢青迷恋江琎众所周知,江琎厌恶赵逢青也不是秘密。今儿个在场的还有秦晓。同学们联想一下这三角关系,都有些好奇事态的发展。

    让他们失望的是,接下来没有爆点。至少在他们的视线范围内,这一男二女间看不出有什么暗涌。

    江琎破天荒的,和同学们聊得很好。他杯里的酒去得有点快。同学们奇怪的是,这晚上他和秦晓的交流并不多。

    秦晓一如平常,温柔和气,时不时和老师同学说话,笑声如银铃一般。

    赵逢青接到亲戚的电话,就回去了自己的厢房。吃完饭后,她和亲戚在门口挥别,然后绕回去三年二班的大厢房。

    走廊才一转弯,她就见到了她的白马王子。

    只是此刻,貌似他的状态不太好……

    江琎扶着旁边的女生,低头在和她说着什么。

    女生的表情惊慌失措。

    从赵逢青的角度望过去,他的侧脸被女生的半边脸遮住。她看不到他此刻的神情。

    她抱起手,靠在走廊处,安静地望着他和女生。

    女生和他在说话。

    然后,江琎把她放开了。

    女生低下头,匆匆离开,没有留意到赵逢青。

    江琎撑着墙,捏了捏额角。也许是感觉到某道视线,他转过头来。

    赵逢青一直就觉得江琎有种绝世独立的气质,就算是寒脸冷眼,她都觉得很清隽。而今,他的眼睛蒙上了一层酒意,眸中的温度有所上升,更是招她喜欢。她看他力气集中在撑墙的手,问道:“江同学,还站得稳么?”

    江琎站直了身子,不说话,只一个劲盯着她。

    她走到他面前,踮起脚尖靠近他,轻声问,“认得我么?”

    他低头,和她的脸距离只剩十来公分。“青……”开口时,他那浓浓的酒气洒在她的鼻息间。

    闻言,赵逢青笑得宛若春风拂面,“对呀,江同学,我就是青。”

    江琎又沉默。

    她逗着他,“喝醉了?”

    他还是不说话。

    赵逢青搭上他的劲腰,心里为彼此的近距离而欣喜。“想去哪儿呢?我扶你去呀。”

    江琎突然揽住她的肩,把自己的重量压向她,“困了……”

    她巧笑倩兮,“那我带你去睡觉呀。”

    赵逢青说这话的时候,想的其实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单纯睡个觉。毕竟看着自己心仪男生的睡颜,也是一大幸事。

    只是后来的发展,有点出乎她意料。

    或许,酒后乱性是男性的本能。

    ----

    赵逢青扶着江琎去了楼上的酒店。

    幸运的是,中途没有碰上一个a中的学生。

    去大堂开房的时候,柜台服务员看看赵逢青的身份证,“满十八了啊。”

    赵逢青笑,“是呀。”

    服务员没有过多为难,给了房卡。

    江琎看着像是醉了,步子倒还算稳当。不然,赵逢青一个人没办法把他抬上来。

    电梯里,他靠着她,把脸到她的发间呼吸。

    赵逢青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和他。原来他俩站一起是这样的,以前她看他和哪个女生挨着都觉得违和,现在则挺好。

    然后,她的手指在他的腰间弹动了几下。

    嗯……有力。

    镜中的她脸上浮出一抹红晕。

    开了门,进了房。

    江琎直直往床边走,然后倒了下去。

    赵逢青连忙过去帮他盖上被子。

    她看着他泛红的脸,觉得他此刻真是可爱极了。带着醉酒的朦胧,没有往日的冷漠。

    她不禁捏了捏他的脸颊。

    江琎半睁眼,眸中一片混沌,他握住她的手指,模糊道,“别闹。”

    这样亲昵的两个字让赵逢青心花怒放,她低声说着,“好呀,我不闹。江同学,你乖乖睡。”

    “嗯……”他低不可闻应了声,随即睡去。

    她在这时想着,今晚真是天赐之夜。一直都无法靠近的男孩,就这样躺在她的面前,可让她欢喜了。

    赵逢青在江琎的旁边躺下。她托着腮,靠近打量他。

    他闭着眼,呼吸平稳,长而翘的睫毛根根分明。俨然一个睡美男。

    她掩不住自己唇角的弧度。她越靠越近,然后轻轻将吻印在他的唇上。

    一秒后分开。

    赵逢青眼里全是笑。

    虽然没有唇舌交缠,可也算是她的初吻。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样望着他的睡颜笑了多久。反正她看着看着,他突然醒了。

    江琎睁眼后,定定望着她,神色显得疑惑,似乎在分辨她是谁。

    她和他对望着,彼此的眼中映着对方的影子。

    然后,他的眸色越来越深,有什么火花在里面蔓延。

    非常突然,他翻身压住了她。沉着眼,手掌摩挲在她的颈间。

    赵逢青开始很惊讶。她未料到这个老师眼里的乖学生,也会来这一套。

    不过她没有挣扎。

    她思想本来就叛逆,能把自己献给喜欢的男孩,她心甘情愿。

    进行到一半,他的动作止住了。

    他坐起把所有灯都按熄,然后继续。

    ----

    这个夜晚,赵逢青能记起来的感觉只有一个字:痛。

    哪儿都痛。

    她以前看的书里,描述这般场景时都是如何的欲罢不能,*蚀骨,简直跟人间仙境一样。

    可见,小说都是骗人的。

    在江琎律动的过程中,赵逢青本来还想和他甜言娇羞几句,然而,由于她痛得呲牙咧嘴,唯有作罢。

    黑暗中的两人,除了肢体和床榻传来的声响之外,彼此都不吭声。

    赵逢青死死咬牙。她怕她一张嘴,出来的就是痛嚎。

    话又说回来,虽然这过程很难熬,可这是和自己心上人结合,所以她觉得,疼痛也是一种纪念,是她爱情的回报。

    她原先抓着床单的手,慢慢搭上江琎的肩。

    赵逢青以前不喜欢男生大汗淋漓时臭味熏天。可抱着江琎,她却闻得一阵清新的香气。

    这应该就是爱情的魔法。

    江琎最后得到了快乐。

    赵逢青则结束了痛楚。

    回神之后,她只能缓慢移动着腿。

    江琎躺回床上,慢慢平复着呼吸。

    “江同学。”赵逢青娇嗲起嗓子。

    “睡了。”他有些冷淡,背过身去。

    她笑,“你辛苦了。”

    他不回答。

    赵逢青闭上眼,感受着空气中还未散去的味道。

    她和他终于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然而。

    到了第二天早上,她明白,这一大步,他们走的是反方向。

    江琎醒的比较早。他起床的动作,吵醒了赵逢青。也许他是故意制造出大声响,让她听见。

    她转眼见到他赤着上身,立即就笑了,“江同学。”她的目光毫不掩饰地在他的身段上流连。

    江琎昨晚的醉意已经无影无踪。他面色冷峻。

    赵逢青笑容微微僵了下,然后继续灿烂,“rning。”

    她以被子掩着自己胸口,下床去捡内衣。随着被子位置的移动,白色床单的一抹暗红显露出来。

    她瞥见时,笑意更深。

    这是她和他的见证。她在这一刻终于体会到,原来心里真的能听见花开的声音。

    不过,从天堂跌落十八层地狱,只是瞬间的事。

    江琎的目光扫过那个红印,淡淡说道,“你这修补术做得很不错,和真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