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赵逢青万般庆幸,自己在这一刻背向着江琎,否则她真的来不及调整表情。

    她把内衣握紧,用力得青筋都浮现出来。

    她清楚,先苦后甜的爱情,自己是尝不到了。

    时间仿佛过了很久很久,又似乎才短短数秒。

    赵逢青放松了力道,开始穿内衣。

    她的表现一切如常。没有哭泣,也没有撒泼。

    扣上扣子的时候,她还能正常地发声,回道:“熟识的医生,才两百。”说完,她望着落地灯娇娇笑了一声。笑容里的苦涩,只有她能听到。

    她坐在床沿,双手自然下垂着,连站起来都无力。她一阵的虚脱。

    赵逢青以前觉得自己在追求江琎的过程中拔山盖世,现在她明白了,那所谓的铜墙铁壁,不过自欺欺人。她根本没有那么神勇。他一句话,就让她溃不成军。她的爱情,她的纯/贞,都在这个晚上埋葬。

    江琎没有说话,转身进了浴室。

    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

    赵逢青呆滞地转头,看着浴室禁闭的门,她突然想不起江琎的模样了。

    她弯下腰,捡起衣服、裤子,慢慢穿上。她的动作很慢,好像每动一下,都耗尽了全身的力气。

    花了很长时间,她终于把衣服穿好。

    浴室的水声也停了。

    这时,她猛然回过神,赶在江琎出来前,急急冲出了房间。

    她不想和他道别。在他说过那句话之后,她就已经在心里和他道了别。

    赵逢青出了酒店,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晃悠。

    失神地上了辆公车,到了一个热闹的步行街。

    她下车。

    不知道这里是哪,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去哪。她所有的思绪还凝滞在江琎的那句话。

    直到路上好些行人对她指指点点,她终于醒过来。

    赵逢青望向商店的橱窗。从玻璃的影子来看,她没发现不妥。转向商店门口的镜子时,她才看到,自己的颈项布满了星星点点。

    江琎抵着她时的温暖与疼痛再度涌上她的脑海。

    然而,耳边乍响他的那句话,那种温暖就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有剧烈的痛。痛楚从她的心里蔓延,瞬间抵达四肢。

    赵逢青坐到步行街的矮凳上,睁着空洞的双眼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有男孩搂着女孩,亲密地走过。

    有女孩撒气跺脚,男孩上前哄抱。

    还有男孩女孩手牵手,脸上都是甜甜的笑。

    赵逢青眨了眨眼。她怕自己在这里哭出来。

    幸好没有。

    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发呆。

    接起后,蒋芙莉的笑声传来,“青儿,我爸给我搞掂出国的事了。姐我今天开心,请喝酒。”

    “我就不去了。”

    “怎么?没空?”

    “嗯,改天说。”

    赵逢青挂断电话,起身去便利店买了包烟。

    然后回来矮凳上继续坐。

    抽完了半包烟后,她去了a中。

    ----

    a中的跑场,今天比较冷清。

    高一高二这阵子是室内体育课。烈日当空,也没有来跑步的。

    赵逢青跑到小树林边上,双手呈喇叭状,朝着跑场费力喊道,“江同学!我不喜欢你了!”

    声音飘散出去,没有回响。

    她突然哭了。

    赵逢青向来好强,很少哭泣。但是在为自己的初恋划上句号的时候,她忍不住哭了。

    这一哭,痛彻心扉。

    她索性蹲下去,抱膝哭出声来。

    这场单恋,她走得无比辛苦。每次被江琎冷眼相待的时候,她都会幻想一下美好的未来,自我鼓励。

    而今,真的要结束了。

    江琎那句话彻底撕碎了她的尊严。

    赵逢青不知道哭了多久,哭得一哽一哽的。抬起头来时,阳光刺眼得厉害。

    她咳了两下,站起身。

    由于蹲得太久,有些晕。她赶紧扶住旁边的树干。

    在这种白光的眩晕当中,她仿佛见到了一个人。

    神似那个奇怪的少年。

    “朋友?”赵逢青眨眨眼,回过神。

    周围郁郁葱葱,没有人。

    大约是幻觉。

    待那阵眩晕过去,她拭拭眼睛,向天空大声吼道,“江同学!我不喜欢你了!”

    然后,转身离开。

    ----

    赵逢青把双眼哭得通红后,就把“江琎”这个名字扫进记忆的垃圾桶。

    扫到一半,突然想起还有个校庆节目。

    现在想来,当初要给江琎跳艳/舞的念头,何其天真。就连醉酒之下,他都不愿意见到她,不然不会进行到一半去关灯。

    真是一场浩劫般的初恋。

    第二天,赵逢青打电话问以前的生活委员,校庆节目能否取消。

    得到的答复是,她的独舞已经报到校方,更改很麻烦。“节目时间都排好了,你的节目删了,该补谁的上啊。今年还有市里领导过来,校长可重视了。”

    “那算了。”赵逢青转念一想。当初报节目时,她只以独舞为名,没有详细解释到底是怎样的独舞。她重新换首曲子,照样能跳。

    节目定了。

    不过她对排练不太上心,有种失去了奋斗目标的失落感。

    练了几天就搁下了。

    赵逢青看着还是那个赵逢青,和蒋芙莉几个照常吃喝玩乐,只是不再提起高三二班那个人。

    离校庆还有两天,蒋芙莉去买了一堆喝彩道具,威胁着:“你们那天都把时间空下来!去给青儿加油助威。”

    “莉姐,这事你放心。”大湖喝一口酒,“我大湖嗓门大,包准能把喝彩声响彻全场。”

    “得了吧,你就吹。”蒋芙莉扔了个鼓掌拍给大湖,“用这个,比你吼那嗓子有用。”

    校庆那天,蒋芙莉拉着大湖几个霸了个前三排的位置。前面校长的讲话,她频频吐槽,“这要说到什么时候。年年的稿子都一样,真没新意。”

    “青儿呢?”大湖张望了下,“她这么早进后台了?”

    “谁知道。”蒋芙莉摇头,“她最近不知怎么回事,好懒散。”

    袁灶插来一句,“她不是要报b市的学校吗?”

    “现在好像又不想报了。”蒋芙莉不清楚怎么回事。她去问,赵逢青什么都不说。

    “女人真善变。”饶子在旁说道。他其实看得出来,赵逢青最明显的变化是不再对江琎执着。

    这是好现象。

    ----

    赵逢青在后台整理着自己的头发。

    别的表演同学见到她时,都一脸诧异。

    会场的各种讲话,很冗长。后台好些同学都不留意听。直到突然一个高二的女生喊了声,“哇,轮到江琎演讲了。”

    赵逢青动都没动一下。

    几个高二女生在那叽叽喳喳,讨论江琎的外表帅气,声线迷人,成绩优异,等等。

    赵逢青懒懒地望着镜中的自己。

    他有这么多的选择,自己算不得什么。

    江琎演讲过后,就是秦晓。

    那群高二女生态度明显不同了,各自回到座位等待节目。

    赵逢青这时站了起来,往舞台左侧幕布方向走。

    她微微掀开幕帘,然后恍然大悟。

    赵逢青以前真没把秦晓放在眼里,几次见过都忘了。这会儿看过去,她才想起,原来和江琎在走廊拉扯的女生,就是秦晓。

    “在高中阶段,我们还有一个需要面对的问题,就是朦胧的情怀。”秦晓脸色微红,但是声音清脆,“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事,很美好,但是太花费时间了。在高考的压力下,我们绝对不能分心…”

    赵逢青笑了笑。

    青春时期的情怀,纯真而不掺杂质。个中甜涩,都是珍贵的回忆。她不后悔。

    也许,这就是她与秦晓最大的区别。

    ----

    校庆节目不少。

    台下的同学们开始时情绪高涨,到了中间部分,感觉坐不住了。三三两两借口上厕所离开。

    赵逢青的节目在倒数第三个。倒数第四个是相声节目,一点也不好笑。场下没有笑声,只有吐槽。

    蒋芙莉更是听得直翻白眼,都快睡着了。“青儿的节目怎么排得那么后?”

    “下一个就是青儿。”大湖安慰道,“再忍忍。”

    主持人报完高三七班的独舞,这群人就开始咆哮,使劲鼓掌,伴随着声声的口哨。

    周围的同学纷纷望过来。

    主持人一下台,大湖几个就安静了。

    赵逢青戴着黑色礼帽,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搭配黑色皮鞋。

    全男性装扮。

    音乐响起,她的一举一动也不见女性的柔软。就是男性化的机械舞。她帽檐垂得很低,上半脸阴影一片,观众只看到她小巧的鼻头和红唇。

    这种节奏型曲调,让礼堂里原本凝滞的气氛一下子就沸腾了。

    大湖几个带头站起来跟着节奏拍掌,然后,同学们也渐渐站起喝彩。

    蒋芙莉站上座椅,疯了一般尖叫。叫声之大,让袁灶都不得不离她两步。

    临近尾声的时候,赵逢青掀了礼帽。

    她一头银白色的长发飞扬在空中。

    摄人心魄。

    白头,黑衣,妆容似雪,衬得红唇格外艳丽。舞台灯光下,她仿似妖精,又冷又美。

    蒋芙莉跳下座椅,突然掐住大湖的脖子,激动不已。“青儿好帅!他妈的真帅!”

    “轻点……”大湖吐着舌头,咳了下。

    蒋芙莉松开大湖,又站上座椅。她拿起喇叭,大声吼道,“赵逢青!我要嫁给你!”

    赵逢青看向那帮癫狂的伙伴们,弯起一抹笑。

    虽然她没能向江琎抛媚眼,但她以三千白丝,祭奠那无始无终的初恋。

    这一天,距离她对他一见钟情的日子,整整九个月。

    江琎。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