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赵逢青这一睡,直到上午十一点多。

    美好的星期天。美好得除了睡觉吃饭和游戏,什么都不想干。

    中午煮了个面,然后,她开始玩网游。

    玩着玩着,一个id弹了出来。

    这个id,据说是个女生。

    在这种男性向的网游里,女性玩家的地位很特殊。一旦出现,众男性玩家都会心生怜惜。这个女生在公会中犹如众星捧月一般。

    赵逢青很怕麻烦,当初建号选了一个男性兽人萨满。她在游戏里从不语音,而且独来独往。大家都以为她是个男的。

    赵逢青和女生在团队开荒的副本中有见过。

    女生是个妖娆的血精灵,和赵逢青的男性兽人站在一块儿,更是显得娇小可人。

    她私下找过赵逢青聊天。

    赵逢青意兴阑珊。

    最近有些事,巧合得可怕。譬如:这个众星捧月的id叫似玉的美石。

    这会儿,似玉的美石又来诉说她的生活琐事。

    赵逢青客气解释自己正在忙。

    似玉的美石回道:“小帅哥真冷漠。”

    赵逢青不搭理。

    打了几个战场后,酣畅淋漓。

    ----

    一晃眼,第二天就要上班。

    平日里,都是赵逢青负责开店,柳柔柔会在十点前过来。

    今儿个,柳柔柔破天荒的,早早打开了店门。

    赵逢青到达时,店外已经放着一排整整齐齐的花盆。

    “赵姐,早。”柳柔柔轻轻打招呼,一身鹅黄的连衣裙将她衬得曼妙多姿。

    “早,老板娘。”赵逢青一手接过柳柔柔手里的花盆,“我来忙就好。”

    柳柔柔见到赵逢青另一只手上挂着早餐袋,笑道,“没事,就差几个了。你先吃早餐吧。”

    每每听到这么温柔仿佛会滴水的声音,赵逢青都会觉得,这才是女人。自己那低沉的声音,就算故作娇嗲,也远不及柳柔柔这样自然的声线。

    江琎虽然道德败坏,眼光却很好。柳柔柔和吕小茵都是美人儿。一个温柔,一个俏丽。这个方面,赵逢青很认同江琎的品味。

    柳柔柔将花盆放得整整齐齐,然后上楼待了一阵子。再下来时,她托着两杯热咖啡。“赵姐,我朋友马来西亚带回的,过来试试。”

    赵逢青不动声色,在旁坐下。自打吕小茵出现后,她就有些八卦的心思,她想看看这一男二女的故事如何发展。

    花店的门面在三叉路口。南面花棚透来的阳光很好,东边则有一棵大树。

    柳柔柔将折叠的小圆桌布置在绿荫下,然后让赵逢青拎了两张轻巧的折叠椅。

    两个女人品着咖啡,好不惬意。

    开始聊的话题,都是些无关紧要的生活小事。

    赵逢青料着,柳柔柔不会平白无故坐在这里瞎扯聊天,她猜,柳柔柔是要打听吕小茵的事。

    十来分钟的前奏铺垫过后,柳柔柔抿了口咖啡,状似不经意问起,“赵姐,你的同学会还顺利吧?”

    赵逢青抬眼望了眼树荫处稀落的阳光,“还好。”

    柳柔柔微微笑道,“没想到江和你同学还有渊源。”

    “是啊,很巧。”她的一个初中男同学,是江琎的朋友。另一个初中女同学,是江琎的女友。命运真的很邪门。

    “那……”柳柔柔放下杯子,抚着杯缘,语气踌躇,“确实很巧。”

    赵逢青看柳柔柔一眼。

    柳柔柔咬了咬唇,再抿了小口咖啡。她正要再度开口之际,迎面走来一个熟客。热络招呼过后,柳柔柔再也找不回刚刚的勇气,于是终止了同学会的话题。

    赵逢青想,其实问和不问,事实都摆在那。昨天江琎完全没有顾及柳柔柔的面子,已经能说明一切。

    柳柔柔不提这事,赵逢青自然不会主动问及。两人还是正常的雇佣与被雇佣关系,都过得自在。

    这天过后,江琎好一阵子没有出现。

    倒是孔达明来过几次。

    赵逢青都当他是空气。

    孔达明还真是活泼,和柳柔柔一回生二回熟,第三回时,他已经和她坐在绿荫下高谈阔论。

    他没有眼见,瞧不出柳柔柔和江琎之间的暗涌,竟在柳柔柔面前将吕小茵的历史兜了个彻底。

    赵逢青在收银台听到他的阵阵笑声,觉得十分刺耳。他的音量时大时小,她没全听清。只是其中一句,他说得高亢,“小茵倒追不到一个月,他俩就成了。所以说啊,女追男隔层纱。”

    赵逢青听了,冷斥一声,“放屁。”

    她当年追江琎时,中间隔着的,是太平洋。

    ----

    江琎再来花店,已经是三个星期之后。

    他还是那副冷然的样子。同学会那晚的轻薄举止,仿佛烟消云散。

    柳柔柔依旧温柔得滴水。

    这么看来,吕小茵的存在根本不是个事儿。

    幸好赵逢青见怪不怪,那对男女上楼运动后,她照例睡大觉。

    秋天的气候舒爽清新,她这一觉睡得酣畅。她担忧再这样下去,以后没有了那些声音,她会失眠。

    其实,楼上的动静,赵逢青已经听出一番见解来。

    江琎全程很安静。传来的,都是柳柔柔的吟叫,开始会很低,越到后来就越急促尖利。和她往常的形象大相迳庭。

    赵逢青仔细回忆过自己和江琎的那一晚。

    除了痛,什么都没有。可谓是她人生中的败笔。她如今已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对性/事却仍十分寡淡,想来是江琎给她造成的阴影所致。

    将赵逢青吵醒的,是某个让她不喜的声音。“赵逢青,你上班时间打瞌睡,当心我去告状。”

    她睁开眼的霎那,窜出一个心思。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江琎和柳柔柔正在楼上打得火热,孔达明这趟,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睡的时间不短,赵逢青把手都枕麻了。她站起身后,甩了甩手。

    孔达明自顾自站在她面前,环视店内后,问道,“柳小姐呢?”

    赵逢青终于看向他。孔达明来花店的次数有些频繁,不过柳柔柔十分温柔美丽,孔达明被迷住也很正常。

    这间小小的花店,实在太精彩。二男二女的故事,穿插交缠,那叫一个乱。

    楼上所有的声音已经停止。

    赵逢青看看时间。

    这次江琎的持久度比上一趟要短许多。

    孔达明见赵逢青低头看着手表,重复问道:“柳小姐呢?”

    如果赵逢青识趣的话,应该给柳柔柔编个不在的理由。可是她在这一刻不想那么善解人意。她走到楼梯边,笑着朝上喊道:“老板娘,有人找。”

    “哎。”柳柔柔回应的这声微微有些慌乱,“就来。”

    赵逢青任务完毕,便回到自己的位置。她摊开一本绿植书籍,有一页没一页翻着。

    孔达明望了眼楼梯,没话找话,“你最近是不是还在相亲啊?”

    她低头看书,不回应。

    孔达明提高音量,“赵逢青,我在和你说话。”

    “老板娘快下来了。”所以有什么话都和柳柔柔说去吧。

    “没见过你这样大脾气的。”

    她连眼角都懒得扫他。

    孔达明问了几句,赵逢青都不搭理。于是,他闭嘴了。

    柳柔柔现身时,已经换了套衣裙,头发梳得水亮水亮的。最夺目的还属她的那张脸,浅晕红霞,眉目潋滟。

    孔达明双目一亮,殷勤地上前,“柳小姐。”

    “孔先生。”柳柔柔一如往常的柔声细语。

    赵逢青下意识地望了眼二楼。她此刻巴不得孔达明长篇大论,三四个钟头都不走。

    柳柔柔招呼着孔达明,“孔先生你先坐,我去冲杯咖啡。”

    咖啡就是那马来西亚的咖啡。

    柳柔柔再度上楼去。

    这咖啡泡得有点儿久。

    赵逢青细细聆听,楼上没有一丝声响。

    孔达明坐在沙发椅上,好奇地问,“赵逢青,你笑什么?”

    “没什么。”她稍稍敛起笑意。

    赵逢青没有去过二楼,不清楚江琎有没有别的通道离开。他如果闷死在里头的话,真是大大的好。

    过了一会儿,柳柔柔端着咖啡下来,步步摇曳,一颦一笑都柔情万千。

    孔达明主动上前接过托盘,“柳小姐客气了。”

    赵逢青此时晃过一个想法,自己存在感实在太低了,所以这两男的和柳柔柔谈情说爱都喜欢当着她的面。

    孔达明很善谈,和柳柔柔一杯咖啡,两杯咖啡……

    就这样坐了一个多小时。

    柳柔柔的表情渐生不稳。

    赵逢青时不时瞄瞄楼上,嘴唇半弯的弧度越来越大。她不想将自己的幸灾乐祸暴露出来,可是心情太好,掩饰不住。

    她觉得自己太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