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这是赵逢青第一次听这两个字从江琎的口中出来。她一哂,“听着有点熟。”

    “俗名,比较大众化。”江琎把她的话,原路奉还。

    彼此的姓名介绍后,就冷场了。

    赵逢青看着阳光铺洒到桌上,杯子里的茶水漾起碎光。这趟相亲,她不抱任何希望。还是填饱肚子最为关键。

    这间店,上菜比较慢。

    两人沉默了许久后,服务员敲门。

    赵逢青终于不用傻坐了。她执起筷子,说出与他重逢以来,最诚恳的一句话,“江先生,我饿了。”

    江琎抬眸,应了声。“嗯。”

    她立即开动。

    他径自喝着茶,盯着沉浸美食中的她好一会儿后,再度询问,“赵小姐在哪高就?”

    “我呀。”她用纸巾擦擦嘴角,莞尔一笑,“在一家书店打工。”

    “哦?”他音调微扬,“哪里的书店?”

    “a中附近。”关于这些,她懒得编谎言。反正他知道她什么水平,就算他要嘲笑,她也不当一回事。

    “有点巧。”江琎放下茶杯,手指有意无意的在杯缘轻敲,“我a中毕业。”

    “哎呀,那真巧啊。我的顾客都是你的校友。”她敷衍应付,夹了块生鱼片。沾上的芥末太辣,她低头暗暗吐舌。

    “赵小姐。”江琎看着她,“这是你第几次相亲?”

    闻言,赵逢青突然咳两声,脸色都被呛红。他故意的,肯定故意的!她喝下大半杯茶,慢慢顺过气来,然后露出招牌笑容,“实不相瞒,第一次。”

    他嘴角往下撇,明摆着不信。

    赵逢青继续吃。她说她的,他信不信是他的事。

    江琎停顿片刻,又道:“我看赵小姐不太爱说话。”

    她瞎掰说:“是啊,我比较内向。”

    江琎唇角一勾,略带讥讽。

    赵逢青瞧见后,不动声色。

    房间里再度沉寂下来。

    江琎本来就不爱说话。

    赵逢青则是懒得说话。

    用餐完毕后,江琎表示自己工作忙,今天就暂告一段落。

    赵逢青笑靥如花,很是善解人意,“工作重要。”

    “那?”他掏出手机,“赵小姐方便留个联系方式么?”

    逢场作戏这套,赵逢青懂。

    交换手机号,再扫个微信好友,然后彼此在店门口道别。

    这趟相亲花了五十分钟,两人对话不超过五十句。

    赵逢青转身往车站方向走。一边走,一边翻着手机。

    江琎的微信头像是纯色的黑,朋友圈空白一片。

    她万分鄙夷道:“真小气,长这么帅也不放个照片。”

    她编造的那个渣男情史,一直描述男主角如何帅气,但都没有任何照片证明。她还想在他的朋友圈挑一张照片,来给故事配个图。

    这时,江琎幽灵般的调子在她的身后扬起,“你的也没有照片。”

    赵逢青顿时有点僵。

    然后,她当作没听到,头也不回继续往前走。

    他并没有追上来。

    她越走越快。

    直到彻底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

    赵逢青刚上地铁,赵母的电话就来了。“女儿呀,怎么样怎么样?”

    赵逢青听得不是很清楚,不过她大概猜出赵母问什么。“妈,回去再说。这边太吵了。”

    “哎哎。”

    听到开门声,赵母双眼亮了起来,赶紧上前,“女儿,怎么样怎么样?”赵小姨说得那男的惊为天人,赵母现在忍不住那个高兴劲。

    赵逢青开始是这么说的,“对方不怎么样。”她这是实话。江琎虽然长得帅,但是人品不咋的。在这十二年间的禽兽进化史里,他应该粉碎过不少女人的心。

    赵母瞪眼,质疑道,“听你小姨说,是钻石级的单身贵族啊。”

    “好吧。”赵逢青脸色一正,“其实是他太优秀了,相貌堂堂,风度不凡,还是名牌大学毕业的。我哪配得上。”

    赵母一噎,“我女儿也不差!”哪家父母都觉得自己孩子最棒。

    赵逢青笑,“是啊,所以不急嘛。”

    “你真是……”赵母没说下去。她以为自家女儿自卑,盘算着找哪天问问赵小姨对方的意向。

    赵母晚上和赵父说起这个事。

    赵父很淡定,“缘分来了自然就成。”

    “女儿回来后这么一说,我就纳闷了。”赵母很愁,“男方条件这么好,怎么不找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呢?”之前听赵小姨说,男方那边可喜欢赵逢青了,还是主动联系见面的。

    “什么条件?有车有房?”赵父不以为然,“那等北步大道那边的新盘出了,咱俩给女儿买套房,也把她的条件提起来嘛。”

    “扯什么呢。”赵母戳了下赵父,“听说,男的家世很好,不在乎那几套房。”

    “那他独具慧眼,瞧上咱们家青儿了。”赵父笑了。

    ----

    赵逢青日子照过,偶尔去广场玩滑板。她以为相亲过了就过了,江琎不可能会联系她。

    未料,那个纯黑头像真的闪动了起来。

    那是距离相亲日的第十天,江琎微信说碰巧途经附近,约她出来吃午饭。

    赵逢青把那两句话看了好一会儿,再仔细把每个字拆解。

    他这是抽风吧。

    一定是。

    所以她没理。

    然后他的语音来了:赵逢青。

    这三个字,她听了六遍。印象中,他从来没有用这样肯定的语气唤过她的名字。现在他真的记得她的名字了么……

    她很怀疑。

    作为回报,她嗲着声音:“江先生。”

    他问她书店的地址。

    她索性出去拍了门店的照片给他。然后回来翻着小说,再望了望时钟。

    离十二点还有三十多分钟。

    赵逢青也不晓得自己为什么还没把他拉黑,明明他的头像不是帅哥。

    这里是旧城区,停车紧张。书店门口的泊位已满,江琎的车停到了新广场那边。

    太阳很大,他慢慢走来,脸上沁出密密的汗。去到书店时,连头发都有汗。

    但这无损他的美貌。

    赵逢青见到他的那一刻,习惯性一笑,“江先生。”

    江琎走进来,环视一圈书店,“赵小姐工作的地方挺高雅。”

    “过奖过奖。”为了证明他的话,她摆出店里的茶具,招呼着他进里面的小隔间,“江先生不嫌弃的话,进来喝杯茶?”

    她不是很乐意邀请他进去小隔间,但是她不想两人的针锋相对,被顾客瞧见。这只是私事,因此影响店里生意的话,不太好。

    “我两点前有空。”江琎踱步进去,瞥到旁边的书柜全是些花里胡哨的言情小说。他收回视线,“赵小姐,午饭能否赏光一起?”

    “真不好意思。”赵逢青的表情很真诚,“这店就我一个人在管,营业时间走不开的。”

    “平时怎么吃饭?”

    “都是外卖。”她觉得自己今天真有礼貌。

    “那我也一起吧。”江琎自顾自斟茶。

    赵逢青不太明白,他到底存了什么心思。但是兵来将挡。她起身去找外卖单,嘴上说道,“这附近的我都吃过,烧腊饭便宜好吃。”

    江琎玩着茶杯,看向她的身影,“既然你都吃过,那今天就换别的。”

    然后,他一通电话打去了三公里外的中餐厅。

    赵逢青心里鼓掌,财大果然气粗。

    今天中午能吃顿好的了。

    ----

    赵逢青高三的时候,曾经幻想过,自己如果把江琎追到,就怎样怎样。譬如,帮他挑鱼刺,帮他剥大虾等等。这些都是恋爱时期应该干的傻事。

    如今她和江琎的关系似敌非友,聚餐吃饭显得气氛不足。

    菜色倒是很好。

    赵逢青在小小的茶几上铺了张报纸。她张罗的时候,的的确确看到江琎的额间微跳了一下。她暗笑在心,把菜一一摆好。“江先生,这里没别的地儿,只能将就将就了。”

    “嗯。”他脸色很冷。

    她看着则心情愉悦。气死他最好。

    吃饭时候,两人没有话题。

    江琎似乎不喜欢就餐聊天。

    赵逢青埋头吃吃吃。

    这样的场景,她挺奇怪。她和他根本不熟,他干嘛要来这小地方吃饭。

    不知道这半年里,他和柳柔柔、吕小茵的关系如何风云变幻。也许后院起火了?

    思及此,她瞄了他一眼。

    却见他眉间有一滴汗沿着脸颊轮廓而落。

    休息间的空调比较破旧,降不了温,有点儿热,是有些委屈他了。

    就在这时,江琎转眼望向她。

    赵逢青坦然回视,“蒜香骨真好吃。”说完她大口大口嚼着。

    “外面有客。”他低头夹青菜。

    她立即放下碗筷,走出休息间。

    等招呼完学生,再进来时,蒜香骨已经全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