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李警官气急败坏,摔门而出。

    陆姩很无语。难道他还以为她爱他不成?

    一个回家就搂着自己妻子温存的男人,有什么资格来管身为小三的她。

    晚上上网的时候,陆姩偶然看到某论坛有个打三的贴子,于是好奇点了进去。

    然后她才知道,在现在这个年代,一个不讲真爱的小三是不合格的。

    不管做小三的真正目的究竟为何,对外一律要宣称是真爱。

    是真爱啊!

    难怪李警官生气了。

    陆姩呸了一声,望着窗外,冷笑。

    这年头,男人也天真。

    她打算借着李警官的手干掉一个后就撤退。

    陆姩跟了李警官两个月后,搬离了原来的住处。

    色/欲熏心的李警官已经把她当作宝贝,完全不再对她产生怀疑。

    在未勾搭上李警官前,陆姩已经将浴室用消毒水和漂白剂都洗了一遍。还去市场买了鸡血,满地洒后,又再洗了一遍。

    谋杀陈燮皓的作案工具,她也处理妥当。

    陆姩听李警官说起陈燮皓的案子,已经定了那自杀的女朋友的罪。

    李警官问陆姩有何感想。

    她冷声道,“陈燮皓死有余辜!”

    李警官看出她的悲愤,一把抱住她,“都过去了,有我疼你啊。”

    陆姩不说话,攀上他的肩膀。

    李警官紧紧搂着她,不停细声安抚。

    陆姩听在耳中,心里凉成一片。那样的伤害,说过去就能过去?她可是一幕一幕都记得清楚。记得是谁把绳子栓在她男朋友的脖子上,记得是谁踩着他的脸,逼他吞下那堆恶心的排泄物。

    她什么都记得。

    哪里能过去。

    陆姩低低啜泣起来,“我恨他们。”

    “我知道。”李警官拍拍她的背,“时间会治疗所有的痛。”

    她心里讥笑他这低级的心灵鸡汤,面上却还是楚楚可怜,“我恨!”

    “好好好,你恨。”他拭着她的眼泪,“别哭了,以后有机会——”他的心里惊了下,后半句连忙止住。

    陆姩埋进他的怀里,依然是梨花带泪的柔态。

    她知道会有机会的。

    如果没的话,她会主动制造。

    ----

    陆姩当小三的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过着。

    临近圣诞的时候,李警官问了下陆姩圣诞有什么活动。

    正在化妆的陆姩笑了,“同事请吃饭。”

    “哦?”李警官跟着笑,不经意似的追问,“女的?”

    “男的。”她撩了撩头发,开始画眼线。

    他望向镜中的她,“只是吃饭?”

    陆姩继续手里的动作,将眼睛的轮廓勾勒得又黑又浓。“是啊,就吃个饭。”

    “我那天没节目,跟你们一块吃吧。”

    她眨了眼,对上他的镜中的视线,“真稀奇啊。你不陪你老婆么?”自她跟了他以来,举凡这些大节小节,他都是和他的正宫夫人度过的,今天这是破天荒。

    “你在吃醋?”李警官问这话的时候,心里有某样的期待。

    陆姩的动作僵了下,然后笑起来,“哪能啊,我知道我的身份。”

    李警官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有些心疼。他从背后抱她,“你什么身份?你现在是我最爱的女人。圣诞节我陪你过。”

    闻言,她的眼睛一亮。“真的?”

    “当然。”她的欣喜大大满足了李警官的占有欲,他情不自禁紧贴她的唇瓣深/吻。

    陆姩回应了几下,然后挣脱开来,娇/嗔道,“你再不去上班就要迟到了,大警官。”

    李警官哈哈大笑,再吻了她足足一分钟,才舍得离开。

    陆姩送着他出门,然后回到房里继续化妆。

    她望着镜中的自己,

    他最爱的女人?出轨男的爱,能值多少钱。

    “谢谢你把我当成现在你最爱的女人。”她绘着红艳的唇色,莞尔道,“可惜,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到了圣诞节那天,李警官未能实现承诺。因为他的女儿央着要一家三口去吃饭。

    李警官无奈,只好编着理由给陆姩道歉,“突然有个棘手的案子,队里全都要加班。”

    “没关系。”陆姩的情绪把握得很好,带着点怨气,却又强颜欢笑,“我自个儿出去吃个饭就行。”

    李警官的话堵在喉咙,“姩姩……”

    “你去吧,别耽误了公事。”她说得匆忙,有种再也维持不住情绪的预兆,“我挂了。”

    李警官隐约察觉她似乎想哭,于是赶紧再拨过去,但是她关机了。

    他应付妻女到一半,再拨电话,还是没找到陆姩。

    他着急,索性和妻子借公事走了。

    当晚李警官回了陆姩住的地方。一直等到凌晨一点半。

    陆姩回来时,醉醺醺的样子,一身的酒味。

    李警官又气又心疼,把她抬到床上,细心照顾。

    她眼神朦胧,问着醉话,“谁是你最爱的女人?”

    “你。”他把她抱进怀里,“陆姩,姩姩。”

    “我不要……喜欢你……”她胡乱挥着手,拒绝他的拥抱,“我不要喜欢你。”

    “姩姩,对不起。”李警官再度把她搂过来,“元旦我一定陪你。”

    “真的?”陆姩仰着头,眼里漾着水光,分外可怜。

    “嗯!”他发誓。

    她醉醉地笑了,嘟哝着,“那我要喜欢你。”然后腻在他的怀里,蹭来蹭去。

    李警官对着自己老婆一晚上,早就烦了。这下立即起了火。

    缠/绵至半夜。

    陆姩意识很清醒,到四点半还睡不着。

    她枕着李警官的手臂,望向他安详的睡容。

    陆姩勾起讽刺的笑。

    她不相信这个男人的爱,可是她要让他自己相信。

    ----

    陆姩一直想找其他的仇家,只是没找到机会。

    她从李警官的口中探到一个事,那就是,蒲弘炜最近比较烦。蒲家最近和一件反腐案扯上了关系,正忙着走关系撇清。

    蒲弘炜在陈燮皓那帮子之中最年轻,但残忍程度却是中上水平。

    陆姩曾经试探问了反腐案,李警官只一句,“等案子结了,我再跟你细说。”

    她绷起脸,“这些披着人皮的禽兽怎么就是不死呢?”

    “姩姩。”每每提起这件事,李警官就一脸无奈,“别再想以前的事了。”

    陆姩见他不愿透露,便不再问了。

    李警官不知道的是,陆姩经常翻看他的手机,好些内/幕,她都已得知。

    陆姩逮到机会见蒲弘炜的时间,是一月下旬。

    蒲弘炜受牵连的案子已经处理妥当,他在酒店宴请了相关领导。李警官现在升了职,也在受邀之列。

    李警官并没有把这事告诉陆姩,只说是和局里同事吃个饭。

    陆姩笑着点了点头。她知道,在自己和仕途之间,李警官肯定选后者。什么最爱的女人都是睁眼说瞎话。

    晚上,陆姩约了个同事去那酒店。美其名曰,她请客。

    到了酒店没多久,陆姩就给李警官打电话,质问他是否在和蒲弘炜吃饭。

    李警官惊诧不已,连忙出来走廊,低声应道,“当然不是,我就和同事吃饭。”

    “我见到你和他了。”

    “什么时候。”李警官最怕陆姩提起她男朋友遇害的那件事。

    陆姩报了酒店名和时间。

    李警官急了,“你怎么在这里?”

    “同事上个星期加班帮我做表,我今天请她吃饭。”顿了下,她失望道,“我真没想到你……你明知他……”

    李警官想解释,但却说不出口。他未料到今天会这么凑巧。

    没等到他编造理由,陆姩便挂了电话。

    李警官没法子,先回了包厢。

    酒过三巡后,蒲弘炜有些醉意,拉着李警官的手,频频道谢。他的道谢不止反腐案,还有十个月前陆姩男朋友死亡的那个。

    李警官尴尬应声。他也喝了不少,在抛却理智的角度,他想,如果陆姩男朋友没有死,她现在怎么会躺在他的身下。那样柔媚似水。

    纵然李警官多么不想陆姩和蒲弘炜碰面,但他们还是撞上了。

    陆姩吃完饭后,让同事先走,她则去了趟洗手间。在这么短短时间里,她的包被偷了。

    慌乱无助之际,陆姩找来了蒲弘炜的包厢。

    她托服务员来传话。

    李警官听后赶紧出去门口。他给了她些钱,让她先打车回去。

    陆姩应得轻声,看着好像如果不是包包被偷,压根就还不想理他。

    李警官现在又不能安慰她,只能说晚上会早点回去。

    他话音刚落,旁边传来戏谑的声音,“看不出李警官还是个妻管炎啊。”

    顿时,李警官整个人就僵了。

    陆姩反应则慢了点。两秒后,她才呈现出极度的惊慌。

    蒲弘炜见到陆姩年轻的模样,一下子就明白了李警官是老牛啃嫩草。于是他的表情变得暧/昧,“原来李警官好这口。”

    李警官尴尬不已,转头对陆姩道,“早点回去吧。”

    陆姩眼睛紧紧盯着蒲弘炜,身子都禁不住抖起来。

    李警官连忙握着她的肩膀,顺带让她转身背对蒲弘炜,“回去吧。”

    她咬咬唇,点头。绷紧的脸,透着她恨极的情绪。

    三秒后,她挣脱李警官的手,直直往前走。

    蒲弘炜将陆姩的表现看在眼里,她那强烈的恨意,让他不禁奇怪。其实他早不记得陆姩了。他玩的女人那么多,陆姩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个。

    李警官也察觉到蒲弘炜并不认得陆姩,于是也保持镇定。

    但是陆姩岂会罢休。

    她走了没几步,回头再望蒲弘文,眸中尽是悲愤和怨恨。

    见状,蒲弘炜眉一挑,“站住。”

    陆姩听到这话,恨意消散,剩下的是满脸的惧意,怕得好像要落荒而逃。

    蒲弘炜更觉有趣,“李警官,这小姑娘是谁啊?”

    李警官在旁,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

    陆姩望了眼李警官,突然拔腿就跑。

    “站住。”蒲弘炜冷声呵斥。

    陆姩哪里听他的,拐过走廊不见了。

    蒲弘炜火气也来了。他如果不逮住这个女人,他就不姓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