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渐渐的,伏辛白天精神恍惚,夜晚噩梦连连。活似撞鬼一样。

    都是被吓的。

    现在的她,临睡前都会跪拜祈祷,“宁家小姐,我是被逼的,你有什么仇,请别来找我。”

    初一的中午,伏辛借出外的机会,偷偷去寺庙求了个平安符,然后她把符文缝进了衣衫的内袋。

    现在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让她胆战心惊,她终日害怕宁焉知死不瞑目,化身鬼魂来寻仇。

    其实伏辛很同情宁焉知。人死了,却入不了土,尸骨每夜还要被周岍奸/淫,恐怕宁焉知连做鬼都不得安宁。可是同情归同情,周岍的命令,伏辛不敢不从。

    因为在她看来,他比鬼还可怕。

    以往给宁焉知净身,周岍会在旁看着,伏辛虽然心里泛着寒,但起码还算有个伴儿。

    那天周岍的朋友差人来信,邀他前往花朝院一聚。

    周岍笑着应了。

    伏辛见状,恨不得他从此流连美人香,这样总好过抱着尸体泄欲。

    然而,伏辛的愿望落了空。

    因为周岍逛花楼前,把宁焉知抱到了房里,还吩咐伏辛给她好好洗洗,“洗完让她去床上躺着。记得给她盖被子,别着凉了。”

    听这话,好像他是个温柔的丈夫。

    伏辛唯唯诺诺地应承,“是。”

    最后周岍拍拍宁焉知的脸,柔声道,“等我回来。”然后俯身在她的额头亲了下。

    伏辛的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

    她想吐,差点当着他的面吐了出来。

    周岍一走,伏辛就捂住嘴巴,拼命压抑住反胃的不适。

    她想夺门而出。

    她望了眼靠在椅子上的宁焉知,然后赶紧移开视线。“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光是这样看一眼,伏辛都被吓死了。她无法想象,周岍每天和尸体欢爱的场景。

    他一定是疯了。

    在这一刻,伏辛想到了逃跑。待在周府,天天就是给尸体净身,她已经崩溃了。

    她也就真的这么跑了。

    宁焉知一具尸体,孤零零的半靠在椅子上。

    门没有关。

    寒风吹来,门扇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

    烛火慢慢燃尽。

    最终一室漆黑。

    ----

    花朝院在东临城名气很大。近几年的花魁,皆是国色天香,去年的鸳鸯,更是竞至天价。

    周岍的几个友人,是常客。其中有一两个已有家室,来得少些。其他的尚未婚配,三天两头就来逛。

    前些日子,周府惨遭屠杀,之后周岍便闭门不出。朋友几个倒也体谅,没来叨扰。眼见已过月余,方赢便试探着差人送信给周岍。

    结果,事成。

    周岍到来之时,方赢几个都早已软香在怀。一时间,气氛暧昧轻浮。

    方赢微微端正身子,沉声说,“周岍,节哀。”在这样的场景中,这句话显得言不由衷。何况,方赢的手还搭在旁边花娘的纤腰上。

    周岍点头,优雅入座。

    在旁伺候的花娘顺势偎过去,帮他斟酒。

    他神色平平,不见情绪。

    场内的舞娘们,个个婀娜多姿,娇软似水,舞动的身影似纱似花。在乐声中,纷繁的裙裾宛若彩蝶,缤纷了整个房间。

    方赢显得极为愉悦,抓了一把银票,抛向场内。

    众舞娘们娇声不断。

    周岍的表情始终淡淡的,身边的花娘怎么腻歪,他都没反应。

    方赢招来鸨母,悄声说了什么。

    鸨母谄媚点头。

    没一会儿,来了位娇俏的花姑娘。妆容不似舞娘的浓艳,衣衫也是浅浅的鹅黄。在这样的场合中,她显得太素了。

    周岍投过去一眼。

    方赢留意到这幕,笑了,“觉不觉得这小美人儿长得有些像你家嫂子?”

    周岍不语,垂眸把玩自己指间的翡翠玉环。

    方赢继续问,“叫什么名字?”

    “公子,奴家胭脂。”

    周岍差点握碎玉环。缓过劲后,他松了松手指。

    “过去。”方赢指着周岍的方向。

    胭脂轻移莲步。

    本来偎着周岍的花娘坐正身子。

    “本来这小美人儿过几天才赛初艳,可是被我抢先了。”方赢言语间难掩得意。“周岍,这是我为你抢的。”

    胭脂轻轻坐到周岍的身边,她抬眼看他,“公子。”她的声音不娇不媚,清透得很。

    周岍端详着。

    她确实神似宁焉知。

    他抚上她的眉角,低头近看她的眼,“笑个看看。”

    胭脂绽开笑容,暗暗打量着他。

    周二公子的大名,东临城无人不晓。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多少女孩家盼着他的垂青。也不知道他此刻真正看的人究竟是谁。

    周岍温温道,“像极了。”

    尤其笑得时候,特别像。不过,宁焉知和他独处时,鲜少会露出笑容。

    周岍揽过胭脂。

    这个胭脂是鲜活的,温暖的。肌肤白皙如雪,眼波潋滟摇曳。还会对着他笑。

    他的思绪穿过院子,飞越街道,直奔周府里的那具尸体。

    方赢转头看周岍看胭脂的眼神,觉得自己着实做了件好事。他早就看周岍对那小嫂子不对劲。可惜周府一案,小嫂子也死了。

    舞乐一曲接一曲。

    周岍轻搂着胭脂,喃喃问,“你的名字谁起的?”他喝得有些多,眸中蒙上一层醉意。

    “回公子,是娘亲。”

    “名字倒好。”周岍勾着她的下巴,拇指轻轻拭着她的唇瓣。

    鲜红欲滴,饱满似樱桃的红唇。和他天天吻的苍白嘴唇完全不同。

    “焉知,你笑笑。”

    胭脂又笑,神似宁焉知的眉眼,情意绵绵望着他。

    如若宁焉知肯这么看他一眼,那该多么美好。

    只要一眼就好了。

    可惜,她至死都是怨着他。

    他就是见不得她难过。

    所以她想死。

    他就让她死了。

    ----

    伏辛出了周府,直奔城门,活似有鬼追似的。

    然而,还未到一半路,她的理智归了位。

    关于周岍的事,她知道的不少。如果她走了,他绝对不会放过她。

    周府这阵子看着凋零,可是她深知平静下的血腥。

    宁焉知都死了,周岍还有谁不会杀?他根本谁都不怕。

    伏辛停下脚步,半喘着气在街道的墙根蹲下。

    不远处是个酒摊。

    她怔怔望着,所有景色却都进不到她的眼里。

    她的思绪一阵混乱。

    她当初是犯傻才会选择跟着周岍,什么清雅公子,什么月下半仙,都是恶魔的面具。

    唯独一个宁焉知,早早看透他的本质,所以宁死不屈。

    伏辛不禁想,要是自己当初投到大公子的门下,是不是不会见到这么多血色。

    可是如若真的随了大公子,那现今她早不在了。

    大公子宅心仁厚,哪里是周岍的对手。家财没了,妻子没了,什么都没了……甚至连妻子的尸体都没保住。

    伏辛眨眼回过神,见到酒摊的几个客。她攀着墙壁站起来。

    她只是个奴仆,她想活下去,就一定要听主子的。

    她心一狠,掉头往回走。

    越走越急,越急越快。

    她想到自己未完的任务。

    一旦周岍回去,见到她没照顾好宁焉知,还不知道会怎样惩罚她。

    思及此,伏辛抓了下自己的平安符,小跑起来。

    ----

    胭脂在花朝院,陪着周岍一杯一杯地喝。

    他眼里看的,真正是谁,她不去打听。

    方赢醉得丑态百出,过来拉起胭脂的衣袖,嬉笑道,“*……呃……千金……”

    胭脂笑了,微微转头望进周岍的黑眸。他的那一汪深潭,窥不见醉意。

    周岍把她揽过去,这一动作,让她趁机挣脱方赢的纠缠。

    方赢脚一软,跪倒在地。

    后边的花娘赶紧上前扶住他。

    周岍放下酒杯,淡淡道,“扶他下去歇息吧。”

    花娘连连点头,拖着方赢起来。

    方赢不死心去拽胭脂的裙摆,嘴上咬字不清,“小……嫂子……”话音刚落,他就摔得连花娘都被压倒了。

    胭脂没看清什么状况,乍一看似乎是方赢自己没站稳,可她忍不住看了周岍一眼。

    周岍懒懒靠在椅子上,神情自若。

    方赢醉倒后,舞娘们就散了。其他几个也都另找地方软玉温香。

    周岍望望窗外的夜色,起身离开。

    胭脂没有动,坐在垫子上仰头看他的背影。

    这真是一个连背影都无可挑剔的美男子。

    周岍走几步后,回了头。依然是那样关注的眼神。

    这晚,胭脂去了周府。

    费宝提着灯笼前来迎接周岍的轿子。“二公子。”

    周岍“嗯”了一声,掀开轿帘,走了出去。

    胭脂低着身子,探出头来。

    费宝见到她,脸上闪过讶色,转瞬消逝。

    这一异常,只有周岍察觉。他拽紧胭脂的玉手,扶她下来,“胭脂,慢点。”

    费宝低下头,在前方引路。

    以往府上整夜都灯火通明。自那一夜后,这里变得昏昏暗暗,家丁奴婢都不见几个。

    周府的命案,胭脂曾经听闻。见到这么阴沉的环境,她不免暗叹世事无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