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周红红考上大学那年,永吉镇上的大学生为数不多。周妈妈喜逐颜开,准备走出这个小县城,送女儿去学校。

    临行前几天,她在一家餐馆宴请亲朋好友。

    老太爷在主座上都笑得合不拢嘴,直说他有了个大学生孙媳妇。

    程意坐在周红红的旁边,听她文绉绉地向大家表达谢意,心里不太爽快。

    吃饱喝足后,周红红随周妈妈回了家。

    程意没得舒泄,就约了几个哥们去喝酒。

    那些个男的开玩笑般,调侃程意走运,捡了个有学历的老婆。末了,其中一个问道,“程哥,你高中没毕业吧?”

    “那又怎样。”程意毫不介意,“她就是考上博士了,也还是我的媳妇儿。”

    就是这样,无论将来周红红能够到达怎样的成就,她都是他的人。

    程意再见到周红红的时候,就挑了话,“周红红,你给我记住,跑出了这地方,别以为就能甩我了。”

    离别在际,周红红神情复杂,轻轻问道,“你以后还待永吉镇么?”

    “大概。”他应得随便。

    “嗯。”她想到他没有文凭,在大城市也不好找工作。她原来就是想考上大学,离开他,可是真的到了这时候,她却有不舍的感觉。

    程意似乎是察觉出了什么,上前一步搂住她,“我会去看你的。”

    她挣了下,然后又不动了,抬眼看他,“你自己在这找份工作先干着吧。”

    程意不吭声。

    她心里埋怨他的不学无术,说道,“你总不能一直这么闲着没事干。”

    “再说吧。”他低头亲亲她的额头,“媳妇儿,我送你去上大学,好不好?”

    周红红愣了。

    “你行李那么多,你和你妈扛得也辛苦。反正我有时间,帮你们抬东西。”

    她都来不及分析心底涌出的欣喜是什么原因,就脱口道,“老太爷肯么?”

    他不以为然,“这有什么的,你都进程家门了,我送自己媳妇儿出远门,谁敢说。”

    确实,老太爷不但没有责备程意,相反,他十分赞同。“就两母女去,我还不大放心,现在程意跟着,最好不过了。重的东西都给他背。”

    周妈妈会晕车,所以母女俩买的是火车票。开学前的车票都紧张,程意这突如其来的,已经买不到票了。他托了某朋友的关系,才得到一张站票。

    县城到s市,火车的话,大概需要七个多小时。周红红一听是站票,心里不忍,便劝着程意说,“要不你别去了吧,我和我妈能拎的。”

    程意斜瞥她,“我这么千辛万苦搞来的票,怎么能浪费。”

    “可是……”

    他笑着抱她,“好了,没什么的,不就站站么。就当是售货员呗。”

    周红红根本劝不住,便打算和他轮流站。

    不过,最后程意自己带了一张小小的塑料椅,在周红红座位旁边的过道上占了一个位置。

    周红红要和他换着坐,他挨近她耳边嘀咕,“你正常的状态已经很村姑了,如果坐姿再难看,那真是土爆了。”

    她暗暗瞪他。

    他嬉嬉回她一笑。

    ----

    下了火车后,三人打了车前往旅馆。可是就这么短暂的路程,周妈妈晕车了。到旅馆后,周妈妈脸色很不好,在洗手间吐了一轮。

    周红红担心得很,赶紧扶着母亲去休息。

    周红红报道的时间是明后两天。

    第二天周妈妈起得是挺早,但是一见到出租车,她就掩鼻,胃里翻江倒海,觉得汽车的味道特别难闻。无奈之下,她只能继续休息,然后让程意送女儿去学校。

    去的路上,周红红看着城市里的高楼大厦,揪着程意的手臂,有些不安,“程意,我听不懂这里的话。”

    “我也听不懂。”他很无所谓,“没事的,周红红,学好普通话就行了。”

    “不知道室友好不好相处。”她毕竟从来没有离开过永吉镇,一个人待在异地,难免忐忑。

    “你室友也是这么担心的。”

    周红红想想也是,反正自己保持友好就行了。

    快到学校时,有个男同学找她问路,她摇头回答自己是新来的。

    程意脸色开始有变。

    去到学校门口,周红红很高兴。“程意,这学校真大啊。”

    “嗯。”他扛着她的大堆行李,不耐烦了。“我说周红红,你那宿舍到底在哪?”

    “我还不知道,我先去报道处,你在这等等。”她也不知他怎么又抽了,之前还好好的。

    可是等到周红红再回来时,就轮到她不对劲了。

    程意站在树荫下,夹着烟。旁边有两个女同学在和他说什么。他似笑非笑的,表情尤其坏。

    周红红瞅到这一幕,不舒服。

    程意看到她,又吸了口烟,定定看着她。

    她慢慢走到他身边,他笑了,“媳妇儿。”

    那两女孩露出惊异的眼神,没再说什么就走了。

    周红红待闲杂人等走远了,便问道,“她们是谁?”

    “大三的,问我是不是迷路了。”

    “你怎么不告诉她们,你初中毕业。”

    他拧掉手里的烟,眉峰上挑,“初中毕业怎么了?我以后又不是不能养你。”

    周红红就知道,程意这种人,根本不把学历低当回事。

    ----

    新生的宿舍,热闹非常,家长们奔奔走走的,学生们叽叽喳喳的。

    周红红寻找到自己的宿舍,就让程意把东西搬进去,她和室友们客套地打了招呼,然后整理了一轮就和程意出去吃饭。

    顾及到程意的饭量大,她打了三份饭菜,分给他两份。她看他汗流浃背的,递纸巾给他擦汗,“你今天累到了吧?”

    “还行。”他望着饭菜,皱眉,“这菜都没味道的。”

    “饭堂不都这样么。”

    “你得吃四年这玩意儿?”程意又掏烟了,才刚叼上,被她一瞪,就拿下来,“周红红,你把宿舍收拾完,就跟我去附近逛逛。校门口肯定有餐馆,你别为了省钱天天啃这些。”

    “嗯。”周红红嘴上应答着,心里确实是打算省吃俭用的,虽然今年的学费程意垫了,可是钱什么的,当然能省就省。

    周红红下午把宿舍整理好,又和程意回了旅馆。

    周妈妈休息了一天,感觉还好。她和程意翌日一大早就要坐火车回老家。周红红本来要去送他们,可是周妈妈拒绝了,“红儿,你这边也不熟,就好好在学校待着,国庆节回家。”

    周红红点头,眼泪也下来了。这是她第一次离母亲这么远。

    临走时,程意趁着周妈妈去洗手间的时间,亲了周红红一口,然后塞给她一叠钱,“媳妇儿,吃好点。”

    她推搪着他的钱,“你自己留着花。”

    “这是养老婆的钱。国庆回家我们再好好玩。”

    她拍他的手,然后听到母亲的开门声,赶紧离他几米远。

    去火车站,除了公交就是的士,周妈妈提前服用了晕车药。

    周红红看着母亲这一趟远行这么辛苦,叮嘱程意道,“你一定要照顾好我妈。”

    “知道。”

    “程意……”她有些踌躇了。

    “嗯。”

    “你……回到家,要给我打电话。”其实她想说,要经常打电话。

    “嗯。”他都懒得看她了,直接拎起周妈妈的行李就走。

    等到周妈妈和程意坐的出租车走远了,周红红还站在原地。她都不想承认,除了不舍得母亲之外,她还想念那个流氓。

    ----

    周红红的宿舍,除了她,其他都是城里的女孩。她是个好脾气的性格,所以相处下来,暂时还算可以。

    程意时不时给她一个电话,他就是狗嘴吐不出象牙的典型,所以周红红经常被气得挂断。挂断之后又会期待他的下一次来电。

    军训时期,大家叫苦连天。室友们出门前都得涂抹防晒露,可是周红红没有这个意识,以至于军训完后,她的脸黑得跟碳一样。

    国庆放假前,学校有组织集体订票,周红红去询问了票价,她回老家只需三十来块,于是她赶紧去报名。

    结果却悲催了。

    这一趟火车从下午三点出发,一路的临时停车,不知何时是个头。本来预计十一点可以到达县城的,可是到了那个时间,火车才走了一半的路程。

    周红红又饿又困,给家里打电话,让周妈妈别等了,早点休息。

    周妈妈愁着女儿的归程,也立刻通知程意那边。

    程意本来在家里等周红红的消息,可是晚上九点多时,周红红回复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达。他担心太晚了没车肯跑县城,便立即出门赶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