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王辰都不知道自己的赌注到底算不算赢。

    夏倾确实是对周非有兴趣,比赛完后,他借着关系找上周非,说白了就是他想学拳。

    周非对夏倾没好感,他有仇富心态,特别是花钱来这买乐子的。

    他直接拒绝。

    “想学找教练,我也是他教的。”说完他看都不看夏倾一眼掉头就走。

    夏倾丝毫也不介意,后来还是去看周非的比赛,然后缠着。

    周非对此一直表现很冷淡。

    两个少年就这么非敌非友了一段时间。

    夏倾最终还是勾上了周非。

    不过,却是在周非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后。

    某天,地下拳场来了个阔老板,一掷千金要挑战拳狼。

    这种挑战书周非以前也接到过,他没有选择权。只要对手的庄家能够支付足够的出场费,他就必须接受挑战。

    这个情况,周非当初进这里的时候就预料到了。

    周父病情的好转,是他最大的欣慰。

    周非原本以为这个挑战赛就是和以往一样,和别的拳手对战。

    可是,在战前一个小时,他才得知,他的对手不是拳手。

    甚至不是人类。

    是狼。

    两匹狼。

    黑拳和正规比赛不同,毫无规则可言,看客就是图个刺激。

    而且,拳场已经放出了风声——

    拳狼战双狼。

    夏倾收到风的时候正好去了夏爷爷的山里,他心一凛。

    他不想看着周非被废掉。

    他立即通知了王辰,“拳狼要出事,救他。”

    王辰虽然平素里嘻嘻哈哈,但是干正事却是毫不马虎的。他和夏倾是从小到大的交情,而且,他有点黑道的背景。

    只是,那场挑战赛因为那阔老板的一句话,提前开场。

    王辰最终没能赶在比赛前救下周非。

    王辰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幕。

    擂台中间那个巨大的铁笼里,周非浑身是血,攀着栏杆粗喘着气,对角的有一头狼已经躺下,另一头仍然嚎叫着,正伺机扑咬过来。

    台下的观众好像吃了兴奋剂一般,在那喊着各种口号。

    王辰其实看不清周非的表情,可是他知道,周非比赛时的眼神,是真正的斗士。

    那头撕咬着周非的狼不知怎的,突然就倒下了,观众们只以为是周非打败了它。

    裁判宣布比赛结束后,周非勉强走出笼子就撑不住了。

    他觉得,自己这次怕是真的玩完了。

    医护人员把他抬到后台,检查了他的伤势后,就和负责人汇报了。

    地下拳场对于这种伤势过重的拳击者,不会管,他们更愿意培养一个新人。

    他们给周非随便包扎了下,就任他自生自灭了。

    王辰潜进去救出周非,直到上了等在门口的车后,他才对周非说道:“小子,给我撑着点。我答应了哥们要救你,不要让我失信于他。”

    周非意识还清醒,听到王辰的话,觉得好笑。

    但是,他确实不想挂掉。

    他还有父亲、还有妹妹。

    夏倾提前赶了回来,去到医院的时候,王辰居然还在那里等候着。

    “我以为你回家睡大觉去了。”

    王辰白了夏倾一眼。“我是有责任感的男子汉。”

    “情况如何?”

    王辰正色道:“一个字:惨。”

    他略略叙述了大概经过,夏倾突然问:“你动手了?”

    “稍稍动了那么一点点。”

    “真难得。”

    王辰哀叹。“你说,咱俩两个男的,在这守另一个男的,算个什么事啊。”

    夏倾笑。“他都还没教我拳技,我哪能让他这么走了。”

    “祝你们白头偕老。”

    周非确实顽强,他真的撑过来了。

    他骗周父和周可暖自己被外派到别的城市一段时间。

    在住院期间,他和夏倾、王辰才算真正结交。

    他答应了教夏倾打拳。

    周非自己不太能动,他就是看,然后指点几下。

    在他看来,夏倾打拳也是有出路的。

    这是天赋。

    和他一样。

    周非最后一场赚的钱完全足够他还清他父亲所有的债务,可是拳场压着那笔钱。

    他和拳场最后谈妥的条件是,再打一场,就可以拿那笔钱。

    但其实他的身体根本没恢复。

    这件事,他没有告诉夏倾和王辰。

    真到了比赛那天,周非就自己出了院。

    他去到拳场门口,就看到夏倾和王辰并肩站着。

    那架势,一看就是在等他。

    周非笑了。“你俩可真他妈/骚/包。”

    王辰整整自己的粉红衫,“没你骚。身子骨都还虚着呢,跑来当英雄。”

    夏倾晃了晃烟盒。“我只是来检验一下我的学习成果。”

    从见到夏倾和王辰的那一刻起,周非就知道,自己这场是打不了的。

    周非自小就习惯了什么事都自己担,因为他是长子。

    这是第一次,有朋友代他出头。

    他原先不是很理解,夏倾这种富家子弟为什么要来找他这种穷小子。

    后来想想,能为彼此赴汤蹈火的这种缘分,本来就和贫富无关。

    夏倾只打过一场正式的黑拳赛。

    为了周非。

    他挂的头衔是周非的徒弟。

    拳场的负责人见到是夏倾,已经慌了。这夏少爷要是搞出什么事,他们谁也担不起的。

    夏倾倒是潇洒得很,他那时候的刘海比较长,就随手往上扎了个小辫子,然后叼着烟上了擂台。

    有不少女性观众在那大声尖叫。

    “这哪是来打拳。”王辰掏了掏耳朵。“我们小夏哥哥是来泡妞的。”

    周非撞了王辰一下。“他不是独子?这么闹也不怕?”

    “怕什么。”王辰低声道。“如果对手来阴的,我也陪他们耍。”

    笑话,他王辰没有万全的准备会让夏倾亲身上阵?

    不过,王辰就感觉自己真是杞人忧天。

    本来第一节,夏倾还是闲适状态的,中场休息的时候,不知怎的,夏倾突然气势变了,那对手几乎要被他活活打死。

    后来王辰才知道,那个对手原来是阔老板那边的人。

    周非战双狼的那笔钱拿回来后就把所有债务还清了,周父的病情也日渐好转。

    周非把剩下的钱当自己的医疗费,要给夏倾。

    夏倾拒绝了。“我现在不愁这些钱,不过以后说不定,你好好地规划一下未来,记得还利息。”

    “我将来会还你双倍。”这是周非的回答。

    他把这笔钱给了周父,周父在身体痊愈后,就重新运作那家贸易公司。

    后来因为某一项投资,公司资金翻了几十倍。

    周家一夜暴富。

    周父在某个因缘际遇下知道了自己儿子黑拳的经历,因着拳狼周非的声名远播,他便就着周可暖的名字给周非加了个凉字。

    “儿子,辛苦了。”

    “爸,我怎么觉得这个‘凉’字意义不太好。”

    “你太热血,该凉快一下。”

    ……

    很多人都以为周非凉是暴富之后才和夏倾他们交好的,初初有些人会来挑拨他们的关系。

    他们却丝毫不受影响。

    王辰依旧死皮赖脸,夏倾也还是那个嚣张跋扈的夏小爷。后来,加了个沉默寡言的奚世涵。

    当然,还有那个照样脏话连篇的周非凉。

    周可暖觉得自己的哥哥再混个十年估计也不会有半点优雅的气质,她把自己认为不错的女孩子都介绍过了,他却一个都看不上眼。

    “哥,你想找个什么样的嫂嫂啊?”

    “不知道。”

    周非凉确实不知道。

    要他描述自己未来的另一半是什么样子,真说不上来。

    感觉对了就行了,套那么多框架都是虚的。

    周非凉一直没有寻找傅自乐的消息。

    有缘的话,总会遇见的吧。他是这么想的。

    却真的就这么遇见了。

    还是他好哥们的小姨子。

    ---

    傅自喜吃完东西就跟着夏倾出来,傅自乐见到就笑了,拿起纸巾帮傅自喜擦了擦嘴角。

    周非凉瞅着傅自乐笑靥如花,惊讶了一下。

    他就没见她有笑得这么灿烂的时候。

    虽说傅自乐是傅自喜的妹妹,但是周非凉瞧着,怎么看也不像。

    傅自喜脸型本来就显小,最主要的还是她的眼神。

    相较之下,傅自乐才像姐姐,因为她的眼里总是有深沉的沧桑感。

    傅自喜出来后,傅自乐一副心神都在姐姐身上,也就没有再回周非凉的话。

    敬酒过程中,傅自喜根本没喝多少,全被夏倾和傅自乐挡了。

    她傻呆呆的也不太懂那些人说得天花乱坠的话什么意思,她只是回之一笑。

    席间不少男士被伴娘的容貌惊艳,周非凉这时就冷冷地瞥过去。

    王辰在后面笑得眯了眼。

    他想,是不是很快又有另外一场婚礼了。

    送完宾客后,傅自喜又饿又困,她揉着眼睛。“夏倾,我好困。”

    “那我们去睡觉。”

    这酒店本来就包了套房,夏倾也懒得回去了,“周非,帮我送小姨子回去。”

    王辰提醒道:“你们忘记闹洞房了。”

    “不是忘记,而是小爷我根本没批准你们闹。”夏倾说完直接拉着傅自喜就往电梯走。

    “走吧,我送你回去。”周非凉抓起车钥匙,看了傅自乐一眼,“乖,听新郎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