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江琎听到这话,问道:“哪里疼?”

    “头疼。”赵逢青搂紧他,将头枕在他的后颈。一呼一吸都闻得到他的味道。

    “活该。谁让你喝酒的。”话虽这么说,但是他走路的脚步慢了下来,以免颠着她。

    “莉莉离婚了……”她闭上眼,嘟哝道:“男人……不是好东西……”

    “你也不是好东西。”

    她皱眉反驳:“比你好。”

    走廊的顾客和服务员来来往往,江琎没有再和她互呛,背着她往外走。

    他俊逸的外貌,引来不少人的注目。有几个富太朝他露出暧昧的笑。

    他眼角余光都懒得给她们。

    出了餐厅,江琎就见到一群人围在他的车子旁边,吵吵闹闹。

    他慢条斯理地走过去。

    近了,才知道。

    他的车子被泼了油漆。很明显是遭到报复。

    他绕着车子走了一圈。

    油漆大多在右边车身和前车窗。除了油漆之外,汽车的排气管被塞了发泡填缝剂。

    他抬眼望了眼前方。这里是咪表的路边停车区,监控摄像在距离二十米外。

    看来,今天是回不去s市了。

    江琎沉眼,把背上已经睡着的赵逢青抬了下。

    然后转身,拦了辆出租车离开。

    行车途中,赵逢青醒来。她睁着迷离的双眸,看向江琎。

    江琎拨了下她额前的碎发,低问:“酒醒了?”

    她怔怔的,一个劲瞧他。

    看她这样子,他知道她还醉着。

    “你好帅噢……”赵逢青贴近他,脸埋在他的胸膛蹭了两下。

    江琎的眼光瞬间冷下来,推开她,“醉猫,别过来。”

    她不满,抱住他的手臂往自己怀里拽。

    江琎抬眼看向驾驶位。

    司机正好奇这边的情况。

    于是,江琎把赵逢青扶正,轻轻一句,“别闹。”

    赵逢青听到这话,突然瞪大了眼,更是盯着他不放。

    他捂住她的眼睛,缓了语气,“睡吧。”

    她安静地靠在椅座上,感受着他掌心的温热。

    ----

    江琎去了一个旧城区。

    巷子窄小,出租车进不去。

    江琎下车后,问赵逢青能不能走。

    她茫然摇摇头。

    他背起她时,说了句:“赵逢青,你不是喝酒喝傻了吧?”

    她不吭声,把他搂得紧紧的。

    江琎和赵逢青穿过长长的巷道,到了一间旧屋前。

    他掏出钥匙,开门进去。

    旧式木门发出“吱吖”的声响。

    这里是乡村宗祠的建筑物。分正门、天井、中座、后座。屋子前几年翻新过,之后定期有人来打扫。

    这趟来到,不见脏乱。

    江琎进了中座,把赵逢青放在木椅上,然后探了下她的额头。

    额头不烫。

    “头还疼吗?”

    她点点头,“疼……”头疼,胃也不舒服。

    江琎索性把她抱到房间。

    他给她盖上被子,然后哄小孩似的,“乖,我去给你买解酒茶。在这等着我。”

    他的话,缓和了她的疼痛。赵逢青笑了,笑得跟个小女生一样乖巧,“我等着你。”

    这里是个古镇。

    巷道都是窄窄的,走出巷子,去到大路才有商店。

    江琎去药店买了干葛根,再去超市买了两包冷冻的馄饨。

    回到屋子后,他见赵逢青确实如他离去前一样坐着。很乖。

    他泡了杯葛根茶。

    赵逢青喝了两口茶,放下了。她眼都不眨地看着他,好半晌,说道:“你好帅噢。”

    “嗯,我知道。”他说道:“快喝,醉猫。”

    “我没醉……”她再次重申,“莉莉醉了。”

    赵逢青又喝了口茶,然后开始回想,蒋芙莉是不是有支招杀死江琎的方法。可,到底是什么呢?她问:“你知道我怎样才能杀掉你吗?”

    江琎没有搭理她的胡话,“饿不饿?我去给你煮馄饨。”

    “饿,我饿。”

    赵逢青愣愣的。看起来有些呆,完全没了以前的模样。她还在想,杀死江琎最简单的方法是什么。

    想得脑子糊成一片,都想不起来。

    江琎进厨房后,好久没出来。

    赵逢青又开始喊疼。

    他不得不关上炉火,进来房间,“又哪里疼?”

    “不知道。”她不知道哪里疼,只知道疼得厉害。

    江琎冷冷的,“赵逢青,你喝了多少能醉成这个傻样?”

    “我没醉。”她摇摇头,使劲强调说:“莉莉醉了。”

    他懒得和她讨论醉不醉的问题,说道:“我给你煮了馄饨,乖乖过来吃。”

    她扁嘴,“我不吃馄饨。”

    “你刚刚不是想吃馄饨。”

    “我想吃拉面。”

    江琎看着她委屈的样子,什么脾气都没了,哄着说:“先吃馄饨,再吃拉面好不好?”

    就在这一刻,赵逢青突然想起了杀掉他的方法。于是她嘻嘻地扑向他。

    他怕她跌倒,立即接住。

    她一口含住他的耳垂,舌尖勾了下。

    江琎的身体瞬间就僵了。

    她坏笑着,“你想……切腹吗?”

    他稳住心神,“什么是切腹?”

    “切腹就是自杀。”

    “我为什么要自杀?”

    “因为我勾引你啊。”赵逢青的眉间荡起鲜艳的妖色,然后在他的脸颊啄了下,哑着声音问:“我跳舞给你看,好不好?”

    江琎整晚的寒意在这时退散了。他将她整个身子托起,鼻尖抵住她的鼻尖,“你会跳什么舞?”

    “我会跳脱衣舞。”

    她说话间的酒气,香香甜甜的。

    江琎感觉到自己的自制力在一点点崩退。眼前的女人,脸蛋儿红彤彤的,眼底藏着无尽的诱惑。

    他想去亲她时,她主动地咬住了他的下唇。

    然后什么违约金,江琎都不想理了。

    赔就赔吧。

    钱没了可以再赚。

    她嘴里的酒气,有些呛,但又格外让他着迷。他沿着她的轮廓一路吻下。

    当贴到她的颈项时,她突然害怕地推开他。

    他没当回事。

    她更是飞起一脚。

    “赵逢青!”

    赵逢青立即缩起身体,躺到了床上。

    “你闹什么?”刚刚几乎差一点,江琎就失控了。

    她抬起手捂着肚子,她的身子不知道哪里又疼了。

    他见到她的动作,忍耐问道:“胃疼?”

    她摇头。

    到底哪里疼呢……为什么这么疼。

    周围很黑,有什么动物在咬她。然后,有一个东西冲进了她的身体。她疼得喘不上气。

    她的手往下移,“疼……”

    江琎抓住她的手,轻轻吻了下,“哪里疼?”

    她听不见他的话。

    此时在她的脑海中,传来的是他的那句:“你这修补术做得很不错,和真的一样。”

    赵逢青突然呜呜哭了起来,然后越哭越大声。她甩开江琎的手,拒绝他的碰触。

    “赵逢青,你怎么了?”

    她眼角的泪花摇摇欲坠。看见他的脸后,她一抹自己的眼泪,开始对他拳打脚踢。

    江琎制住她。

    她奋力挣扎,扯住他的头发使劲拽。

    他放开了她。

    赵逢青迅速逃离他的怀抱,躲在床角,怒瞪着他,一脸自卫的表情。

    “你发什么酒疯?”

    “呸!”她表示自己对他的不屑。

    江琎都无力了,“是不是真的不吃馄饨?”

    “呸!”

    她泪眼花花的样子,让他停下所有的动作,只是说道:“我不碰你,你自己好好睡觉。”

    ----

    半夜,赵逢青醒了。

    酒醉后的头痛,一抽一抽的。

    她手背搭上自己的额头。睁开眼后,她不知自己身处何处。

    她记得她喝醉了,还让江琎来接她。

    那么……这里是什么地方?

    灯光很暗,但是能看见个大概。

    房间有些旧,而且还是古时的木式结构。她立即闭上眼,再睁开,天花上还是纵横交错的木梁。

    她转头查看环境,结果,差点吓得跌下床去。

    她的旁边躺着一个人。

    一个男人。

    侧脸轮廓,是江琎。

    赵逢青的第一反应,就是探上自己的身体。

    裸/的……

    她惊喘了下。

    “醒了?”

    江琎调亮了床头灯,转头望过来。

    赵逢青立即将被子盖到下巴,怒斥道:“你干了什么?”

    “你应该问问你自己。”他撑起身子,露出结实的胸膛,健康的肌理。

    她瞪着他,“你毁约!”

    “到底是谁毁约?”他微勾唇角,俯视着她,“赵逢青,是你自己勾引我的。”

    “胡说,我干嘛去勾引你。”

    “你说有个让我切腹自杀的好办法。”

    “……”她的话突然哽在喉咙,她咬了下唇,“什么乱七八糟的。”

    “对啊,我听不懂你这些乱七八糟的。”江琎气定神闲,“不过你抱着我不放,还把我的唇都咬破了。”

    赵逢青望过去,他的下唇确实有个破皮的红印。

    “怎么,你一点儿都不记得了?”他的脸,罩着灯光的暗影,轮廓更显深邃。

    “我喝醉了……”她的身体有些不适。不过不是初次那样的疼,所以她不确定现在是不是事后。

    “那你想不想回味下?”

    “不想。”她整个人钻到了被子上。

    “为了怕你赖我毁约,我录了个证据。如果你真的忘记了,这个或许能唤醒你的记忆。”江琎的话音有些上扬。

    赵逢青掀开一点被子,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你……无耻。”

    “我不想倾家荡产。”

    “成年男女,酒后乱性一夜情,很正常嘛。我不会……告你的。”赵逢青其实惊慌失措,表面却装作镇定。“视频呢?给我删掉。这事就当过去了。”

    “那我们得再签份补充协议了。”他很冷静。

    她一阵气,“还要补充什么!我都给你占便宜了。”

    “谁占谁便宜?我不喜欢飞机场。”

    她冷下声音,“我告诉你,你要是不删视频,我今天就和你同归于尽。”

    “赵逢青。”江琎俯下/身子,望进她的眼里,“真不介意昨晚的事?”

    “不……介意。”她很不情愿。

    “我信你。”江琎把手机扔给她,“自己删。”

    赵逢青缩在被子里,“手机密码呢?”

    “我的生日。”他下床,进了浴室。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喜欢这文的各位。

    昨晚去看了《西游伏妖》,我和朋友都觉得挺不错的,还说要去二刷。

    电影院都是笑声。

    坐我旁边的那个女孩,几乎全程都笑个不停。

    今天我上豆瓣电影去打分,才知道评分很低…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审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