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赵逢青联想起各种艳/照新闻,于是光惦记着删视频这件事,别的没有多余心思去考虑。

    在江琎进了浴室后,她立即坐起来。

    被单因为她的动作下滑。

    她赶紧裹紧,还在胸前绑了个结。

    然后她拿起江琎的手机。

    输入1224之后,手机解锁成功。

    这时,江琎拉开了浴室的门,像是突然想起似的说道:“对了,我忘了说我的生日。”

    赵逢青惊了下,她意识到自己掉以轻心了。于是立即重新锁上手机。

    他把她的动作看在眼里,不动声色说道:“你解开锁了吗?”

    她连连摇头,“我正想问你生日几号呢。”

    江琎拢了下上衣,走过来。

    赵逢青看着他和她的距离越来越近,连忙拽住被单,身子崩得紧紧的,力持镇定,“你想干嘛。”

    “给你开锁。”他神色平静,从她的手里拿过手机,再点开了视频文件夹。

    然后,他望着那个视频,好半晌没下一步动作。

    赵逢青见他眼都不眨盯着手机屏幕,不禁恼火,“喂,你到底删了没?”

    “你真的不想回忆一下?”他轻问,然后把手机屏幕翻给她看。

    那是视频的缩略图。

    一眼望过去,是两具裸/露的身体交缠。

    她别开眼,“不想,快删掉!”

    江琎按下删除键,“可惜。”

    赵逢青不放心他,板着脸,“我要检查下。”

    他把手机抛回给她,“你慢慢检查。”然后他转身往浴室走。

    赵逢青翻了下视频文件夹。现在剩下的,都是江琎的视频会议记录。

    她不放心,生怕他还给她拍了裸/照,于是又点开相册文件夹。

    相册里的照片很少,而且是工作内容。

    那暧昧的黄色视频,没有见到。

    赵逢青终于松了口气。

    她微微掀开被子,低头看着自己的身子。

    她的胸前、腰间有浅淡的印痕,大腿和小腿上,有几处淤青。腿间倒没有高三那一夜的疼痛感。

    事已至此,多想无用。

    赵逢青环视了房间一圈,见不到自己的衣服。

    她重新跌回床上。

    昨晚的事情,有些片段在她的脑海里闪过。

    断断续续,不连贯。

    有一两幕,的确是她主动勾引他的。而且唇齿纠缠的画面,她有印象。

    赵逢青双手捂脸。

    喝酒误事,她现在深有体会。

    浴室门有开关的声音传来,她转头望了过去。

    江琎穿着家居服,往床边走来。

    赵逢青愤愤地问道:“我的衣服呢?”

    “脏了。”

    脏了也好过没有。这么裸着和他共处一室,太冒险。“放哪儿了?”

    “我扔了。”

    她气,但又不敢动,只能向他瞪眼,“你凭什么扔我衣服?”

    “因为臭。”他平静,“你吐了一身。”

    “……”她再问:“那我怎么办?”

    “早上会有人送衣服过来。”

    赵逢青缩在被单里,想起一个严峻的问题:“你做了避孕措施吗?”

    “嗯。”江琎发现,现在的她很好玩,很好骗。

    她看他站在床边,呵斥道:“你想干嘛?”

    “睡觉。”他看了眼时钟,“才三点多。”

    “你打地铺去。”

    “这里是我的家。”

    “那我去打地铺。”说着,她紧紧裹住被单坐起来,一脚下地。

    “赵逢青。”江琎在床的另一边半躺下来,略带微讽,“你知道吗?我们刚刚大战了三百回合。”

    “不知道!”一回合她都想不起来。

    “我现在很累,要休息了。”他转头背向她,“你爱睡哪就睡哪。”

    赵逢青抱膝在地上待了一会儿,屁股坐得生疼。

    江琎那边没有动静。

    她起身,蹑手蹑脚地去看他。

    他似乎睡得很沉。

    听说男人到了三十几岁,那方面就开始走下坡了。既然上半夜大战过三百回合,下半夜肯定疲乏。

    赵逢青看看地板,再看看柔软的床榻,然后小心翼翼在床角躺下。和江琎保持一米距离。

    静下来以后,她想是不是该为今晚哀悼一下。

    唯一能自我安慰的是,一夜情对象是个帅哥。

    就当她嫖了个帅哥吧。

    ----

    江琎的车子,一直停在那里。

    他本想第二天去处理的,谁料一大早就被冷助理吵醒了。

    原来,是那条街的某家商店店主报了警。因为江琎的车正正停在她的早餐店前,那恶心的油漆,实在碍眼。

    “江总,你的车出事了?”冷助理在电话那头急急问道。

    “嗯。”江琎小声回答,然后垂眸望了眼窝在他怀里,睡得酣然的赵逢青。

    “警察找上门了,问怎么回事?”

    江琎忍不住抚了下赵逢青的头发。

    冷助理等了半天,江琎没说话,于是又道:“警察要找车主回去调查。”

    “嗯,我在d市。”

    “对了,江总,那个警察好像认识你。”

    “嗯?”江琎眼里一冷。

    “他说你的名字很特别,还问我是不是王进的琎。”

    “知道了。”

    电话挂断。

    冷助理皱着眉,叹了声,“江总今天又不来上班。”

    “他大概来不了。”柳柔柔喝着咖啡,说道:“他昨晚问我要一份我得奖电影的片段。”

    “什么片段?”冷助理大口咬下汉堡包。

    柳柔柔腾了个座位,说道:“爱情动作片。”

    “噗——”冷助理喷出一口的面包渣,正好喷到柳柔柔之前的座位上。“江总好可怜……有女朋友却还要自己解决。”

    “你想到哪儿去了?”柳柔柔笑得非常温柔,“江总做事,不能以正常人的思维去衡量。”

    “柳柔柔,你这么懂他,为什么不去追啊。”

    柳柔柔闻着咖啡的香气,嫣然一笑,“我不和豺狼野豹过日子。”

    ----

    第二天一早,江琎自己去了警察局。

    临走前,他给赵逢青叮嘱着:“衣服就放在这。别赖床,记得出去吃早餐。然后等我回来。”

    赵逢青应了。

    她先是给店长请了个假。换好衣服后,她打算出去吃早餐,顺便买避孕药。

    虽然江琎说做了措施,但她觉得不太保险。尤其在他说他们大战了三百回合之后。

    赵逢青走出房间,然后把整个旧屋逛了遍。

    天井的地方还有一口井。

    她朝下望去。

    水波粼粼。

    她好奇心起,没有去浴室洗漱,而是费力地打了半桶井水上来。

    简单的洗漱后,她带上江琎留给她的钥匙,出了屋子。

    才走没几步,就被人喊住了,“哎?你是谁啊?怎么从李婆婆的屋里出来了。”

    赵逢青回头。

    对方是个中年妇女,看着她的眼神充满怀疑。

    “我是……”赵逢青一下子说不出来,因为她都不知道李婆婆和江琎什么关系。

    中年妇女打量着赵逢青,“你不是贼吧?”

    赵逢青摇头,打算搬出江琎的名号,“我是江琎的朋友。”

    “江琎?”中年妇女神色一转,惊喜道:“江琎回来啦?”

    “嗯。”赵逢青只能点头。

    中年妇女笑了,“他人呢?”

    “出去办事。”

    赵逢青不想闲聊,所以说没几句,她就告辞了。

    这里小巷四通八达,很复杂。

    赵逢青只能看着手机导航走。

    走出小巷没多久,就见到有间药店。

    赵逢青进去买了72小时避孕药,然后去了不远处的粥粉店。

    她借着茶水,吞下药粒。

    抬头时,却见旁边有几位妇人,对她指指点点。

    赵逢青眉色一冷。

    妇人甲说道:“就是她,刚刚去阿芳那里买避孕药啊。”

    妇人乙说道:“造孽哦。”

    妇人丙说道:“听说是江琎带回来的女人。”

    妇人乙说道:“难怪,长得跟狐狸精似的。”

    “你们真是一堆长舌妇。”这时,刚刚在屋前遇到的中年妇女再度出现,她朝那几个妇人做了个赶人的动作,然后向赵逢青走过来,“别理她们,她们就是嘴巴闲。”

    赵逢青慵懒地一瞥,不作声。

    “她们听到你和江琎有关系,就过来打听呢。”中年妇女在赵逢青旁边坐下。

    赵逢青看中年妇女这阵势,貌似……也是来打听的。

    这中年妇女在打听前,倒是很懂礼尚往来,先把这旧城区的历史扒了个遍。

    “这里剩下的,大多是老人,年轻的都出去了。”

    “江琎好久没回来了。去年给了我几万块,让我给他家打扫打扫。”

    “你住的屋子啊,是他外婆的。我们都叫她李婆婆。”

    “江琎初中吧……转过来这边读书。”

    “李婆婆去世很多年了。那屋子本来卖掉了,江琎又费好大劲,买回来。花三倍价格哪!”

    “以前那屋啊,李婆婆一个人住。江琎是初一吧……还是初二,转到x中了。”

    “哎哟,他啊!以前跟人打架闹到警察局去了。才十二岁!听说咱们国家十二岁不能坐牢,警察都拿他没办法。”

    “后来去了x中,闹得鸡飞狗跳的。”

    “李婆婆气得天天哭。我们好怕他哟。”

    赵逢青一时说不出话。

    x中?

    打架?

    江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