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当年的校庆。

    如果没有和江琎的那一夜,赵逢青的表演会有女人味许多,因为她要展示自己的魅力给他看。

    那一夜之前,赵逢青幻想过无数次给江琎的独舞。

    曲子都是她早想好的。

    girls的naked。

    她对江琎的爱恋,就是这么赤/裸而直率。谁和她说,不值得。她都一笑而过。

    赵逢青以前觉得袁灶配不上蒋芙莉,可蒋芙莉依然对他念念不忘。

    所谓的爱和恨,只对当事人产生蝴蝶效应。如果能以单纯的得失来衡量,那叫科学,不是情感。

    所以,十八岁的赵逢青愿意为十九岁的江琎付出青春。甚至在未来的很多年,她都珍惜着这段回忆。

    而今她三十一岁。

    girls的组合早解散了。

    但是当年的演唱会cd,她一直好好保存在家。

    如今,在线听歌方便。

    赵逢青找了歌,还给江琎看歌名,“应景吗?”

    他点头。自她说要艳/舞开始,他就一直挂着浅笑,笑意漾在眸中,灿若列星。

    她跟着笑,站到了客厅中间。

    江琎开了大灯。

    赵逢青穿着小碎花的睡衣睡裤,和艳/舞的氛围格格不入。而且她有意的勾引,都不如日常的一颦一笑。

    但,就是美。

    她的身影穿越了时光,回到了十八岁那年。

    他在台下,听着掌声雷动,看她弯着嫣红的唇,轻蔑一笑。

    江琎把这个人儿,锁于记忆深处。锁碎了后,向他袭来的情/潮,宛若漫天的海啸。

    赵逢青舞跳到一半,就已经被他掐腰抱起。

    她惊呼出声。

    他轻笑说,“早睡早起身体好。”

    她的小碎花睡衣,被他扔在客厅。

    她的内衣,散在茶几上。

    江琎将她抵在墙上,吻得炙热。

    她左耳的耳廓被他亲了个遍,她直呼痒。她迷乱中,伸手去拂他的脸,却又被他叼住指尖轻咬。

    赵逢青转头望着他。

    他那较常人偏浅的眸色,此时居然深邃如海。

    她见过许多的帅哥,只有这么一个男人,无论从眉眼,到鼻,至唇。都让她欢喜。简直就是上天依着她的审美,而创造的。

    她用被他含住的指尖,去勾他的舌。

    他吮着她的指,问道:“疼吗?”

    赵逢青摇摇头,蹭着他的鼻,低笑唤着,“江同学,你被我勾引了吧?”

    “嗯。”江琎沉沦在她眉间的妖气,“神魂颠倒。”

    哪怕她这一刻要杀死他,他都甘之如饴。

    -----

    (生生被晋/江逼成了意识流。本来这文就很多人看不懂了,现在可能连床/戏都难以看懂了…)

    ----

    赵逢青以往听那些描述性/爱的美妙,她都不知道美在哪,妙在哪。

    明明疼得要命。不止身子疼,连心都疼。耳边会一直回响着她心爱男生说过的那句话。

    太疼了。

    这天,当江琎吻上她的颈时,她又开始疼。

    疼得“呜呜呜”直哭。

    她紧紧闭着眼。黑暗中,有以前男生的声音,以及现在江琎的。

    他抱着她,在她耳边轻轻哄着。

    他说以前是他不好。

    她眼未睁,张口一咬。正中他的肩膀。她狠狠地咬。本来就是他不好。她喜欢清冷雅致的性格,结果,他作风莫测,行事诡异。她不喜欢不良少年,结果,他打架打进了局子。

    他说以后都对她好。

    她咬得更用力了。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做什么。

    这一下,有血腥味在她的嘴里蔓延。

    于是,赵逢青松开了咬劲,闷声低问,“疼吗?”

    江琎没回答,在她的脸颊吻了吻,“你还疼吗?”

    “不知道。”她的心绪纷乱,但是那阵疼痛感,确实有所消退。在少年江琎和成年江琎的声音交叉中。

    他拉过被子,包住两人,然后紧紧搂着她,“睡吧。”

    她睁开眼看他。

    他的肩上有个齿印,渗着血丝。

    她不为此道歉。

    他活该。

    但是,她还是贴近了他。

    赵逢青像只小猫,赤/裸着蜷缩在他的胸膛。她双腿还蹭了蹭他。

    “别乱动。”江琎隔着被子拍了下她的臀。

    她察觉到某个滚烫的东西,于是问道:“你的十秒还没到吗?”

    “最近吃了新药,能延长很多时间。”他的谎话信手拈来。

    “什么药?”赵逢青仰头看他,“安全吗?有没有副作用?”

    “医生说还行。”他平静道,“明天给你看看药盒。”

    她扁扁嘴,“江总,我觉得你好可怜哦。”

    “嗯。”江琎云淡风轻,“所以你要乖乖的。”

    “那我们继续吗?”赵逢青瞥一眼他的肩,还是忍不住关心,“你肩上的伤要不要处理一下?”

    “我不碍事。”江琎对这种伤根本不放在眼里,他抚着她的发,“你疼不疼?”

    她摇摇头,“现在不疼。”

    他定定看着她,“那做不做?”

    “你想做,就做呗。”艳/舞是她先跳的,中途打断的也是她。她有些过意不去,尤其是那烙铁一样的东西,一直贴着她。

    男人真是惨。时间短,要吃药。吃了药,久不泄,同样伤身。

    江琎听到她的话,立即掀了被子,翻身压上去。“有不舒服就说。”

    赵逢青点点头,闭上眼。

    他见到她那视死如归的样子,轻轻笑了,“赵逢青,我会好好待你的。”

    ……

    这个晚上,是赵逢青第一次享受到性/爱。她开心得点了一根事后烟,当做纪念。

    对着江琎呼烟圈的时候,她挑起他的下巴,流氓地说,“来,叫声大爷给我听听。”

    “大爷。”他面无表情,“少抽点烟,很臭。”

    赵逢青在他的脸上啵了一口,“臭不臭?”

    “嗯。”江琎把她的烟拿下来,拧断放到旁边,冷冷道:“求大爷把我当烟。”

    她笑,吻他。

    ----

    随着a中运动会越来越近,女生们讨论的野史版本也多了几个。

    有的说,那个鬼怪因为受过伤,月圆之日,出来疗伤。

    有的说,那个鬼怪是在寻找猎物。而漂亮的女生,就是他的猎物。

    说到这里,几个女生哇哇大叫,“好害怕啊!”

    赵逢青翻白眼,“好害怕啊。”她实在佩服现在女生的想象力和演技,好像她们已经受到了鬼怪的攻击。

    她后来问,鬼怪是什么时候开始在a中出现的?

    女生们谁都说不上来,只说很久很久了,那鬼怪还被老师追杀过。野史汇集了a中十几年的各种小故事。最近之所以提起这个鬼怪,是因为运动会的原因。

    赵逢青明白了,这个鬼怪就是她高中时期出现的。

    这事,她没细想。

    但是在某个搬书的瞬间,她却突然灵光一闪。

    她和这个鬼怪不止见过那一面。她还和他提过陶慧慧,包括那封血信。

    赵逢青记得,被教导主任追完的第二天,她继续去练跑。无意间,她往小树林瞄了眼,魂都掉了。

    奇怪少年坐在小树林的矮枝上,穿着宽大的黑衣,和林间的树影连成一片。面具还是惨白得可怕。

    赵逢青无视他,继续跑了半圈。然后她戴上眼镜,转头朝小树林望去。

    奇怪少年的面具,朝着她的方向。

    她仿佛觉得,他在直勾勾看着自己。

    偌大的跑道,只有她和他。他似人似鬼的样子,让她练不下去了。

    赵逢青跑到他的身边,“你到底是谁?”

    少年不语,阴森森的。

    她烦了,转身想走。

    却被他拉住。

    赵逢青敌不过他的力道:“你干嘛?”

    他拿起根树枝,在地上划写了几个字:我被欺负。

    她借着月光,看清了。她斥道:“你跟鬼一样可怕,谁敢欺负你。”

    他继续写:我丑。

    赵逢青一下子明白了。校园里很多这种事。成绩不好的,长得不好的,或者性格软弱的,都是被欺负的对象。大多数人说社会现实,其实学校的阶层,也一样。

    赵逢青想起了陶慧慧。她看着少年的面具,睁眼说瞎话道:“你很帅啊。”

    他低下头,划道:骗人。

    赵逢青在矮枝坐下,望了眼圆月。他翻围墙的那个瞬间,真的超帅。而且这面具,看久了,挺帅的。所以,她把他当帅哥。“心灵美最重要。”

    她简单和少年说了下陶慧慧的事,再鼓励他几句。

    奇怪少年一言不发。听完她蹩脚的安慰,他站起来,转身窜进林子间。

    然后,不见踪影。

    赵逢青:“……”

    ----

    赵逢青突然惊叫一声。她一直不知道江琎是如何得知陶慧慧在她心中意义的。

    她给江琎打电话。

    “赵逢青?”

    她堆起笑,“江总呀。”他俩今天早上,是在同一张床起来的,还装什么。

    “你难得给我打电话。”听得出,他心情不错。

    她追问着:“你记得我和你说的a中野史吗?”

    “小树林的俊美少年。”江琎复述着她的话。

    赵逢青正色问,“是不是就是你?”

    “你觉得呢?”

    “我觉得是。”

    “那就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