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赵逢青想,既来之,则安之。

    那就顺其自然吧。

    有句话叫:不在乎天长地久。

    她现在和江琎过得开心,挺好的。

    他除了在床/事上会很坚持外,别的都顺着她。

    按他的话来说,就是自己多年的病,有了好转的苗头,所以迫不及待想痊愈。

    她理解这份心情。她自己也是障碍了很久很久。

    当他那句伤人的话,不再回响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松了口气。

    其实,和江琎滚床单,很舒服的。他颜值高,身材好,技术佳。

    她不禁想起,大学时,班上一个女同学酷爱约/炮,约完还喜欢合照。

    女同学有时把照片放到日志空间,陶醉地说这个好大,那个好长。

    她瞥过几眼,后来懒得再看。那些男炮/友,没有一个帅得过江琎。譬如,江琎调/情,那一言一语,都是魅惑。而一旦换成丑男,就显得猥琐。

    赵逢青认为,能勾到江琎这样的美男,很值了。

    因为男色祸水,所以她很少拒绝他的索/欢,甚至还会主动勾/引他。

    实在累了,她会求饶几句,但他几乎都不理,反而越发狠力。

    她很纳闷,他的前女友们是在什么样的欲/求不满下,才爆料他肾不好。

    明明是好到出奇。

    某个星期六,江琎休息了一天,待到赵逢青下班回来,他精气神十足。

    她被他折腾到后半夜。

    到最后,她又累又困,恼火了,“你为什么不去做男/妓,肯定比当总经理还挣钱。”

    江琎眸色一冷,动作更是迅猛。他低声说着:“赵逢青,你记住,我是你的,是你一个人的。”

    她呜呜地哭,狂/乱中哪里听得清他的话。

    第二天,赵逢青睡到下午三点多起床,隐隐觉得腹痛。

    知道月/事到来的那一刻,她很高兴。

    终于能休息几天了。

    ----

    十二月初,s市渐渐由夏入冬。

    蒋芙莉结束了两个多月的旅游,回了d市。

    她的生日在中旬,她便在几个小伙伴的微信群问,大家能不能周日去d市参加她的生日会。

    大湖应好,还说携伴参加。

    饶子在外出差,未定。

    赵逢青看看时间,和江琎说着,“江总呀,我星期天去莉莉的生日会。”

    江琎正在榨橙汁,“这周?”

    她点头。

    “我送你过去。”

    “你最近好像没以前忙啊。”赵逢青回忆了下,自从同居以来,他很少加班。

    他望着扭压中的橙子,“嗯,也许哪天突然失业了。”当有一样东西,比工作更重要,他的生活方式就开始改变。

    她坐到旁边,等着喝橙汁,“哼哼,你把这辈子的钱都挣完了吧。”

    “谁知道一辈子有多长,到了我们年老之时,也许人类已经有长生的科技。”

    “你这是迷信。”

    他不再和她探讨科学,把橙汁递了给她。

    赵逢青捧起杯子,斜睨他,“江总,你是不是对每一任的女朋友都这么好?”难怪饶子说,江琎的前女友们在分手都会努力挽留他。

    这种体贴,岂止似水。简直如海啸席卷,将她吞/噬。

    江琎回答:“不是。”

    她还想问,是不是只对她这么好。

    但是没问出口。

    ----

    蒋芙莉的生日会,在d市的别墅。

    她邀请的许多都是平素来往的朋友。各行各界都有。

    还有个相熟的网络作者。

    赵逢青来来去去只看霸道总裁。她找蒋芙莉,问认不认识《霸道王爷爱上总裁弃妇》的作者。

    蒋芙莉沉吟,“笔名叫什么啊?”

    “太美。”

    “没听过。”蒋芙莉摇头,“小透明吧。”

    “可能。”赵逢青回忆着小说的序章,说道:“作者说因为她长得太美,所以笔名叫太美。”

    蒋芙莉噗地笑了。

    她是生日会的主角,和赵逢青聊了会,就走去招呼别人。

    赵逢青看着蒋芙莉离去的背影。

    旅游回来,蒋芙莉黑了不少,但是看着有活力了。纠缠八年多的情殇,似乎直到现在,才真的走出来。而叠加上去的离婚,她却比初恋看得开。

    今天来的不少人,都是蒋芙莉和孙政共同的朋友。她谈笑风生,没有把孙政出轨的事拿来卖惨。

    赵逢青不知道,蒋芙莉是不是算涅槃重生了。

    但是,她很高兴蒋芙莉现在的状态。

    赵逢青站在场中,有男人惊艳于她的外表,过来攀谈。

    她爱理不理的。

    在拒绝了三位男士后,她躲去了阳台。

    碰巧,秦晓也在。

    赵逢青和秦晓不熟,她打了声招呼,随意问道:“大湖呢?”

    秦晓笑笑,“他在里边聊。我觉得闷,出来透透气。”

    “嗯。”赵逢青点上烟。

    秦晓转头看了眼赵逢青。她记得,江琎不喜欢吸烟。

    但是自郑瑶的事之后,秦晓意识到,自己没有过问他人情感的资格。无论赵逢青和江琎适不适合,都只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江琎没来吗?”

    “他约了d市的朋友,晚上来接我。”说着,赵逢青眼神飘向秦晓。

    江琎和秦晓,在h大的保送后,是公认的一对。

    赵逢青有些好奇,为什么江琎在高中后,没有和秦晓一起,反而找上外语系美女了。

    秦晓察觉到赵逢青的视线,回头。“怎么了?”

    “没什么。”赵逢青吐出烟雾。

    秦晓想起什么,笑道:“郑瑶的事,我很抱歉。”

    “嗯?”

    “我不知道江琎和你在拍拖。”秦晓这话说得,仿佛婚宴那天,江琎没有上台牵过赵逢青的手。

    赵逢青扬眉,回道:“我和他都没有昭告天下的习惯。”

    “你俩那天的事,郑瑶和我说了。她很欣赏你。”秦晓的语气很柔和。她没说出口的是,那天之后,郑瑶就在同学间,把江琎形容成一个被凶悍狐狸精吸了精魄的懦夫。

    “免了。我无意和她结交,也没空听她的感想。”赵逢青咬着烟,“她就一不相干的人,欣赏我,还是厌恶我,我都不想知道。”

    “那好吧。”秦晓真诚说着:“祝你和江琎幸福。”

    “谢谢。”

    虽然祝福没有什么用,但是这样听着,还入耳。

    赵逢青撑在阳台的栏杆上,吸着烟。

    从这边眺望,远方是d市的z江。江上的几座大桥,雾蒙蒙的。

    她有种自己跳脱了凡尘俗世的飘离感。如果未来有一天,江琎和哪个女人步入结婚殿堂,她能不能说出那声祝福呢。

    她以前肯定自己能。

    但是,在江琎的宠溺中,这份肯定开始动摇了。

    她有了瘾头。对他的那份瘾,可比香烟有味多了。

    他不再是她心中的清冷少年,她也不再是年少轻狂的少女。

    十三年前,他和她的线断了。

    现在却缠在一起,越缠越紧。

    ----

    生日会到了一半,赵逢青提前和蒋芙莉道别。

    这种盛大的宴会,远不如一群小伙伴吃个便饭聊得多。但社交极为重要。

    赵逢青走到出口等江琎。

    这几天,渐渐有冬天的气息。她穿着薄外套,内搭连衣半裙。风吹过时,有些凉意。

    江琎今天开的是奔驰amg。

    自打见过赵父的奔驰gle之后,江琎的保时捷ra就不常开了。

    赵逢青曾经问他怎么回事。

    他说,“那天和你爸聊天,我发现你爸不喜欢保时捷。”

    她莫名,“你开你的车,管我爸喜不喜欢。”

    他臭着脸。

    江琎将车停到赵逢青身旁,待她坐进,他问,“冷不冷?”

    “我抗冻。”说完,她笑着损他,“夏天的时候,靠在你身边,就跟站在空调底一样,好凉快哟。”

    他冷冷看她一眼。

    晚上洗了澡,赵逢青腻在江琎怀里时,猛然想起秦晓的事,问道,“江总,你和秦晓以前是早恋吧?”

    “不是。”江琎梳着她的头发。“没和她恋过。”

    “骗谁?”她斜眼瞟他。

    “谁和你说我和她早恋的?”他顿住,冷下调子,“秦晓?”

    赵逢青右手捏起他的下巴,捏捏捏。“高三你和她不是经常约会,还护着她上了h大。”

    “什么叫护着她上了h大,是她的成绩本来就能上。”江琎捂住她的右手,往自己的唇上贴了下,“而且我和她不是约会,纯粹学术交流。”

    她夹了下他两片唇,“你对她特别好。”

    “我对你特别坏。”他吻她一下。“吃醋?”

    “呸,谁吃醋。”赵逢青跨坐到他的大腿,双手扯开他的领子,咬上去,“我是帮你忆同学少年。”

    江琎闷了一声。

    当年的秦晓,是他为自己设定的未来伴侣形象。

    谈不上心动。

    如果没有赵逢青的出现,他也许会试着喜欢秦晓。

    秦晓是书香世家,在s市的学术界很有名。他和她一起,能得到许多的人脉资源。

    江琎每走一步,心中都要算计一番。他告诉自己秦晓的诸多优点,但是心听不见。他做多少表面功夫,那颗心就是不受控制。

    至于保送,不过是他得知赵逢青拼着要和他同城,他便让她知道,他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