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半夜,江琎醒了。

    他转头看向赵逢青。

    她背向着他,酣睡得香甜。

    他的手指抚上她的裸/背。她一直保持着锻炼、背部的沟壑,很迷人。他沿着那一条完整的线条,轻轻跳着走。

    她因为他的动作微微动了下,没醒。

    他环抱她,把她搂了过来。

    赵逢青迷糊间,觉得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贴着自己的背,于是睁了下眼。见到是他,又闭眼睡过去。

    他吻了吻她的头发,再叼起她的左耳垂,含住舔了几下。

    她困得厉害。熟睡后,浑然不觉。

    江琎将她翻身,面向自己。

    她“嗯嗯”了两声。

    他的手指划上她的脸,在想着什么。

    江琎做任何事,都会先算计一番。这是他自儿时起便养成的习惯,哪怕后天再如何改造,都转不过来了。小时候的教育,把他的思维定了型。

    江奶奶曾经对他说过,“幸好你没有去杀人放火。”

    否则,以他的才智,是个祸害。

    和赵逢青同居以来,江琎放松了许多。很少再设局专门去骗她。

    但是,这一刻,他又在想,要怎么才能得到她的心,让她乖乖的,待在他身边一辈子。

    想完一轮,却又不舍得。

    没有人教过他,如何真心待人。所以,他脑海中闪过的所有心计,独独缺了真心。

    ----

    a中的学生早早放了寒假,书店生意很淡。

    店长提前批了赵逢青的假,并且延后开年的上班时间。

    年二十八,书店休假。赵逢青没事做了。

    赵母打电话问她,今年过年回不回家。

    赵逢青说,“当然回家呀,我还要和爸一起吐槽春晚呢。”

    “哦。”赵母又问,“那小江来不来我们家吃饭啊?”

    “他干嘛要来。”赵逢青想着,协议要到期了,将来的情况,什么都未知。还是做好离开的打算,方为上策。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所以她不给自己希望。

    赵母倒是巴不得江琎早点登门下聘,说道:“春节放假难得休息嘛,让小江过来坐坐很正常。”

    “他回他家呀。”赵逢青以为江琎的家庭,和自己一样。逢年过节,团聚吃饭。

    她把自己回家这事,和江琎说了。

    他答,“嗯。”

    别的话就没了。

    年二十九的下午,赵逢青收拾了几件衣服,打算回家。背着大背包往外走时,她回头望了眼坐在客厅的江琎。

    他看着她,低道:“早点回来。”

    赵逢青点头,想迈步子时,却莫名从江琎此时的身影中,看出了孤独的寂寥。

    那一刻,她的心霎时软了。她的脚步顿住,折了回去。

    赵逢青张开双手,弯腰抱了下江琎。

    江琎抚上她的脸,忍不住吻着,“记得要给我电话,除夕夜别忘了祝福我。”

    “好啊。”她笑,然后起身离开了。

    门一关,江琎的孤独之感,瞬间消散。

    他抚着自己的唇,怀念着残留的火热。

    室内的暖意,似乎在她关门的那一刻,就降了温。

    江琎自大学毕业后,就自己一个人住。

    有时候回江家,他反而觉得没有独居的自由。

    赵逢青搬进来后,他更加没了自由,但是有快乐。在这个世上,没有谁能给予他这种充实感。以前他觉得,把她的身子骗到,就知足了。

    人性的贪,却让他得寸进尺。

    晚上,江琎登陆了许久不玩的网游。

    赵逢青没在线,不过她先前给他邮了几封信。那些信,有些是她的生活吐槽。譬如:

    “我朋友的男朋友啊,是个移动的冰箱,走哪冻哪。”

    “我朋友的男朋友啊,是个霸道总裁。非常非常霸道。”

    “不过,我最喜欢看霸道总裁小说了。”

    江琎看完这些信,去赵逢青的床头找到那本《霸道王爷爱上总裁弃妇》。

    他翻了几页。

    然后,得出结论:他和赵逢青的读书品味,这辈子都不会走到一起。

    江琎翻到的页数中,正好是男主角囚/禁女主角的情节。

    女主角怀了孕,被囚在孤岛。

    男主角笑着说,“美姐姐,如果你连打胎钱都没有的话,那让我来给你肚子里的孩子,送一程吧。”

    江琎合上书。

    他之前想过让赵逢青怀上,以孩子来绑住她。但是,经历过那样的童年,他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在父母双方都做足准备的情况下出世。

    他不想再有另一个他。

    江琎回到游戏中,把赵逢青的信,保管好。

    正想下线时,赵逢青上来了。

    江琎便等着她。

    果然,她主动来问好。

    虎躯一震:嗨!好久不见啊,你去哪儿了。

    似玉的美石:忙。

    虎躯一震:你一定是个女强人。

    江琎不答。

    两人约了去打竞技场。

    老实说,赵逢青比较菜,基本都是靠江琎扛着。

    在游戏里看,就是三大五粗的兽人,躲在千娇百媚的血精灵身后。总而言之,那场景怪怪的。

    赵逢青望着美石拉风的走位,有些不好意思,你不会怪我打得不好吧?

    似玉的美石:不会。原本,他对她就不抱任何期望。

    同居期间,赵逢青都没什么时间玩游戏,一般洗完澡,就被江琎抱上床了。

    现在她获得第一天的自由,异常开心。于是拉着美石,玩到了十二点半。

    江琎看看时间,说道:你早点睡,别熬夜。

    虎躯一震:我平时都很晚睡的。我每晚都要虎躯连震,震到半夜才能睡。很辛苦。

    似玉的美石:男人是很辛苦。

    赵逢青在电脑前托着腮,想着,男人很辛苦吗……明明她比江琎更辛苦。早上起床,他神清气爽,她却总是睡不够。

    她问美石,你男朋友几天和你震一次啊?

    美石沉默了一分钟,回:每天。

    ……赵逢青好同情美石。你今晚不震吗?

    她过年回家了。

    赵逢青留意到了,美石用的是“她”,但她以为他打错字。所以没放在心上。

    春节这段时间,似玉的美石天天都有上线。

    赵逢青蹭着去打架,威风凛凛。

    她每晚游戏前,就给江琎打个电话。那天,游戏时间将到了,她很着急,于是聊电话时,尤其敷衍。

    江琎那端的语气,透着刺骨的冰,“赵逢青,一个网络角色,都比我重要,是不是?”

    “没有啊。”她再望望时间,安抚道,“我就玩这几天嘛。回去了,这个时间段,还是跟你上床的啊。”

    他挂了电话。

    这天晚上,似玉的美石没有上线。直到春节假期结束,赵逢青都没见到那个id上线。

    然后,她回到了和江琎同居的房子。

    当天晚上,被他干得大哭。

    在她的哭声中,江琎才觉得心里稍微安慰些。几日不见她的郁结,有所减轻。他抱着她,轻声哄着:“赵逢青,我们续个约,好不好?”

    “不好不好。”赵逢青说不出自己到底是痛还是爽,就是气道:“给我滚蛋。”

    说完,她就只能哭叫了。

    她觉得,真的会被震碎。

    ----

    正月十二那天,是契约期限的倒数第二天。乔凌约了江琎去d市郊外的度假别馆玩。

    赵逢青不乐意去,她累得只想睡觉。

    江琎硬是拽起她,用着近日来的冷调子,“去那边过夜,记得收拾衣服。”

    她抓了下头发,掀起眼皮看他。

    春节分别了几天,回来之后,他就一直寒风阵阵的。

    她天天站在风口中吹,吹得心都凉了。

    她想,也许在春节前断了,才是最好的决定。起码双方都还好好的,彼此能留个好印象。现在他整天僵着个脸,她看着都烦。她撇嘴,“江总,最后两天了。你别这么美丽冻人行吗?”

    江琎居高临下,看着赖在床上的她,“赵逢青,起床,出门。”刚刚拽她时,被子掀开了些,她左半边身子裸在他的眼中。肌肤白皙,纤腰长腿。

    忽略她讽刺的表情,这是一幅美人图。

    “像你这么难伺候的男人,怪不得要找契约情人。正常女的,哪个受得了。”赵逢青并不介意在他的面前赤/裸。她直接掀开被子,坐起来。被子滑下,露出她的上半身。

    江琎揪起她的一侧长发,“我对你很宽容了。”

    她白眼一翻,“我们对宽容的理解,肯定有着天壤之别。”

    他直接吻住她,“去度假,还是被我做昏在这床上,你选择。”

    赵逢青腿间还泛着疼,听了这话,自然选择前一个选项。

    去到d市,是中午。

    乔凌约吃饭。

    江琎和赵逢青去到包厢,菜已经上齐。

    两人入座。

    乔凌笑着招呼江琎,“好久不见。约你几回了,才出来这一趟。”

    江琎颔首,“比较忙。”

    乔凌的眼光溜到赵逢青的长腿上,定了两秒,然后看向江琎,漫不经心说道:“你这女朋友,没换啊。”

    “快换了。”赵逢青笑着接话。

    江琎没有表情。

    乔凌眉峰一挑,“善解人意,不错。”他还竖起了大拇指。

    “天冷,江总得换个能零下十度防寒的。”赵逢青说着的时候,还故意哆嗦了一下。

    江琎淡淡的一瞥,“赵逢青,闭嘴。”

    “遵命。”她朝他笑,给他斟了杯茶,顺便给乔凌的茶杯添满。

    乔凌看出这两气氛的不对,他没说什么。在他的眼里,女伴都是次要的。

    江琎和乔凌,以前是因为公事认识的。一开始江琎对乔凌并不热络,斟酌过乔家背景后,他才与之来往。

    正如萧振所说,江琎的交友,都别有目的。

    乔凌不在意这些。他就爱玩,反正哥儿们几个,能玩就行。什么目的,他不管。“对了,本来想约钟定一块儿吃饭,但他要陪他女人睡午觉,不来了。”

    “嗯。”江琎应了声。

    两个男人聊事情。

    旁边两个女伴无聊得很。

    乔凌女伴瞅见赵逢青左耳上的六个耳环,说道,“你这几个款式,挺别致啊。”

    “是呀,都是劳心劳力换来的。”赵逢青话里藏剑,直直射向江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