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江琎答了句,“喜欢。”

    然后赵逢青放心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我晚上坐地铁就行。”她看他的样子,似乎几天都没休息好,疲惫得很。

    “我晚上来接你。”他很平和。

    “哎……”她斟酌着问:“你还有车吗?”

    他摇头,“暂时没有。”新车没那么快到。

    她赶紧摆手,“你要是太累,就别来了。”

    “没事,反正我现在很闲。”

    “那……好吧。”她冲上前抱了他一下。

    二人出色的容貌,引来路人的围观。

    赵逢青笑盈盈的,偷偷往他的手上塞了两百多块,低声说道:“我今天只带了这么多。你别怕,我现在有钱了。我养你。”

    他跟着笑,“好。”如果不是因为在街上,他想吻她。

    越来越多的路人望过来。

    赵逢青撤回身,“我先回去上班了。”

    江琎点头,看着她的背影往书店走去。

    她穿着棕色的长裤,裤腿上有多处的泥巴。

    赵逢青走了几步,回眸看他。

    他静静的。

    她笑笑,转身。这次没再回头。

    直到她的背影拐过街道,江琎才转身走向地铁站。

    买了票,他搭乘去往江家的路线。

    不过江家的片区,出了地铁还得走很远。

    江琎揣着赵逢青给的现金,计算了下她的工资,放弃打车。

    地铁口放着几辆共享单车。但是他的银/行卡里,连交单车押金的钱都不够。

    江琎瞄了眼单车,最终还是步行回家。

    江奶奶在庭院见到江琎,唤住了他。

    “奶奶。”江琎礼貌颔首。

    江奶奶眯起眼,“你最近是怎么回事?我听江玴说,外面都在传你破产了。”

    “嗯,破了。”江琎承认得很坦然。

    江奶奶神色惊疑,“是出了什么事?”江玴说起这事时,她还不信。谁知……

    江琎轻描淡写,“闲着没事,捐了十几个慈善,一下子花完了。”他大部分捐给了农村孤儿,以及困境儿童。余下的,捐给了一个贫困母亲的公益活动。

    江奶奶眼睛一睁,“这……”

    江琎眸中带笑,“奶奶,你说的嘛,钱赚再多,都是用来花的。”

    “我说那话的意思是让你全花光吗?”江奶奶膝下的胖猫貌似感受到主人的情绪,恶狠狠朝江琎“喵喵”地叫。江奶奶抱起它,抚着安慰。

    “奶奶别担心,千金散尽还复来。”江琎站在树下,长身玉立。

    江奶奶真是气急。

    眼前的小孙子,表面上很听话,但他城府极深,江家很难牵制他。

    明明江家有家族企业,他偏偏喜欢出去打工。把别人家的公司打理得红红火火,都快压过江氏的风头了。

    江奶奶心知,江琎对江家,感情不深。

    孩子的亲子关系,最佳建立期是在六岁前。在这段时间,父母陪伴的缺失,足以影响到孩子的一生。

    而江琎的童年,是个野孩子。

    他直到十二岁,才享受到李婆婆的疼爱。

    x中是半封闭学校,算起来,他和李婆婆独处的时间,其实不多。

    高中被江家接回后,江奶奶在富家待惯了,不懂李婆婆那种嘘寒问暖的照顾。

    所以,江琎对于亲情,没有深刻的感知。

    他回江家,只是因为他是这里的孙子。他以孙子的角色待在江家,而非亲情。

    江奶奶不是不心疼江琎,只是,她对他的关怀,和李婆婆比起来,少了那么点人情味。江奶奶更重视望子成龙。而她的期望,其实是把江琎打造成江氏后代,而不是让他成为他自己。

    现在,江琎是一个优秀的江氏后辈。

    冷静沉着,杀伐决断。

    但,一旦任性起来,谁都管不住。

    江奶奶有些无奈,挥着手,“你开心就好吧。”

    江琎礼貌地告退,然后回房。

    他拿了那本《悲剧的诞生》,然后离开。

    ----

    江琎八点多到了书店。

    赵逢青问道,“吃饭了吗?”

    “还没。”

    “我给你买了章鱼小丸子。”她拎起袋子,得意地笑。

    “有心了。”江琎刮了下她的脸。

    她拽下他的手,“趁热吃。等我下了班哪,我请你去吃平民小吃。”

    “嗯。”他打开包装盒,串起一个小丸子,递过来。“你吃不吃?”其实,他很少吃这些零食。都是她爱吃。

    “啊——”她张嘴。

    他喂她。

    “还是这家的好吃。”赵逢青咀嚼着,笑得非常开心,“尤其今晚的,特别好吃。”

    书店关门后,她拉着江琎去了附近广场的面铺。

    店面有些小,但是挺旺的。

    站了好一会儿,才有位。

    两人俊男美女的搭配,很引人注目。

    坐下时,江琎环视了周围,“我以前加班的时候,你就来这吃?”

    她点头,“味道很好,湖南那边的。有免辣。”

    两大碗热腾腾的汤面上来后,赵逢青把自己碗里的牛肉,舀给了江琎。

    他看着她的动作,并不阻止。“你做什么?”

    她悄声说道:“我高三的时候,曾经幻想和前男友吃饭时,把好吃的都让给他。”

    先前他有钱,吃的都是山珍海味。那些高级餐厅,没有她幻想中挤在一间小馆子的温馨感。

    现在他一贫如洗,所以她可以称王称霸了。

    江琎微笑,拂了下她的刘海。

    他三生有幸,才能遇上她。

    这桌的两人,太耀眼了。旁边好些上班族都频频望过来。

    两人旁若无人。

    女的灿烂如花,男的低眉浅笑。十分般配。

    邻桌的女人甲低声和旁侧的朋友说道,“那男的好帅,是模特吗?”

    “情侣吧。”朋友瞄了江琎几眼,再看看赵逢青,“女的也漂亮啊。”

    “女的看着不像正经人。”女人甲评价道。

    这时,江琎突然抬眉,眼神凌厉望向女人甲。

    于是,邻桌这两人不敢吱声了。

    ----

    到家后,两人洗完澡。

    赵逢青拿着之前和江琎签下的半年约,细细研究。

    看了好久,然后她说道,“你比我聪明多了。以后说不定会骗我,所以我们还是另签一份合约吧。”

    江琎瞥过那几张纸,并无异议。“嗯。”

    她勾起他的下巴,轻佻道,“包/养协议,法律认吗?”

    “不认。”他实话实说。

    “那改成合租吧。”她坐上他的大腿。

    “你去找律师拟一份。”江琎看着她,“就你这智商,想出来的,都乱七八糟。”

    “你什么意思啊。”赵逢青拍拍他的脸,不悦道,“我看你是贪图我的财产,打算讹钱吧。”

    “你的钱还不是我之前给你的。”

    “现在是我的。”她倨傲地昂头,气焰嚣张,“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我自己的。”

    “嗯,什么都是你的。”江琎把她抱开,叮嘱说:“别乱坐我大腿。”

    赵逢青却不听,重新坐回去,“你现在是我养的,我想坐就坐。”

    “别勾引/我。”他拍了下她的臀,“你那伤好了?”

    “饱暖才思淫/欲的啊。”她讶道:“你不是破产了吗。现在首先想的,应该是重振旗鼓。”

    “今晚你请的那晚面,量足,很饱,很暖。”江琎忍不住亲了她一口,“这么多天没见,你想过我没有?”

    “想啊。”十几天没吻过,她都有些想念他的气息。她回亲他。“想你是不是变成穷光蛋了。”

    “结果真成穷光蛋了。”

    “没事,我是小富婆呢。”赵逢青捧起他的脸,“只要你不讹钱,我就养你,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

    “养多久?”他垂眸看她。

    “不知道。也许哪天你又鲜衣怒马,瞧不起我这些小钱了。”她皱了下鼻子。“男人啊,都不是好东西。尤其是有钱的男人。”

    “我说的,我喜欢和你在一起。”江琎语气慎重。“一辈子。”

    “人都是会变的。”赵逢青笑,指了指自己的脸颊,“以后我的斑越来越多,还有很多的皱纹。你就会觉得二十岁的小姑娘比我漂亮。”

    “你现在也比不上二十岁的小姑娘。”

    她怒,一口咬上他的肩。

    “你不需要和她们比。”江琎轻笑,“她们都不是你。我承诺这辈子的喜欢,都只给你。”

    “万一以后你有钱了呢?”赵逢青眉峰挑起,质疑道,“二十岁的小姑娘都来追你,还个个都比我漂亮呢。”

    “以后如果我有变心,我就自裁。”他还是笑。

    赵逢青敛眉,“干嘛这么歹毒。”

    “谁让你总是不相信我。”

    “因为难以置信。”她扁起嘴,问道:“颜值高,身材好,又多金。喜欢我这个三十二岁的女人,为什么呀?”

    “也许因为命运吧。”江琎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一眼相中了她,之后再也忘不掉。

    大抵,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情,都归结于命运二字。她不符合他理智的选择,但感情这种东西,理智能有什么用。

    赵逢青想了下,盯着他看了好久。

    他正要说话,她却突然开口唱道:“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命运,让我们相遇。”

    她起第一个音时,江琎就冷下脸,不想理她的样子。

    “手牵着手!”她见到他这表情,问道:“你看过还珠格格吗?”

    “没有。”他的声音凉飕飕的。

    “那你看过新白娘子传奇吗?”她还模仿着剧中角色,抖抖手,“就是这样,好好说着话,忽然就唱起歌来了。”

    “没有。”江琎的脸色彻底变黑。她的奇怪思维,他都难以捕捉,时不时就会岔到别的话题。

    “你说到哪来着……噢,命运。”说完,她枕上他的肩,笑了,“命运真奇怪,我们怎就过了这么久还能遇上呢。”

    他的脸色还寒着,尚未转温。

    她不在意他的黑脸,说道:“我又想唱歌了。”

    “神经病。”江琎终于蹦出这三个字。

    “自从有了你,生命里都是奇迹。”

    赵逢青满心欢喜。

    他说他承诺给她一辈子。

    她乐得只想唱歌。

    也许他现在只是落魄时的感恩,但她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