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江琎时间闲了后,随着赵逢青去书店。

    初初,她很开心。有事他去干,她在旁看漫画,吃零食,困了还能睡大觉。不亦乐乎。

    后来她闲得无聊,睡醒出来,却见一群女生围着江琎,问这问那。

    他的态度说不上热络,但是也有问有答。

    赵逢青咳了两声。

    那群女生没听见。

    江琎听见了,朝她绽开笑容,瞬间春光无限好。

    一群女生见状,散去。有位还笑着挥手,“阿姨再见。”

    赵逢青直接白她一眼。

    然后她上前,勾住江琎的肩,声音冷冽,“记住,你是我的啊。”

    “嗯。”他用手梳了下她的头发,“睡醒了?”

    “我想了想,你还是别待这了。”她慎重说道:“现在十七八的女生好多都是大叔控。”

    江琎反问:“我这年纪是大叔?”他以为过了三十五才是。

    “她们都叫我阿姨了,你怎么不是大叔。”赵逢青赶着他,“你明儿个,去找个工作吧。”

    “好。”他喜欢看她对着他指手画脚的嚣张模样。

    “工资要比我的低。”她提出要求。

    “这个很难,除非我不工作。”他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了。他要么闲着,要么肯定是高薪。

    “……”

    “不过。”他顿了下,“我可以尽量争取低薪。”

    结果,江琎没找到什么低薪的工作。

    他说去咖啡厅当服务员,她说容易被女顾客调/戏。

    他说去川菜馆当洗碗工,她说别把那双手给洗伤了。

    最后,江琎索性失业待在家。闲着时,他给赵逢青的账户添了几笔数。

    江琎把海边的别墅,转给民宿团队经营。租借费一日三千元。别墅区旁边,有个海域景点。而且别墅面积大,有些公司聚会、同学游玩,都能用得上。

    他算了下淡旺季的旅客量,估计别墅的月入住率有五成左右。

    这个收入,当做生活开支。

    接下来,江琎用别墅的房产证,做了抵押贷款。

    贷得不多,五百万。

    他给冷助理付了新车的钱款。余下的,投去玩期货。

    赵逢青深刻地意识到了,她和江琎智商上的差距。

    她分分钟被碾压。

    别墅的房产证,只挂了她一个人的名字。所有贷款或者注销,都得她本人在场。

    她就眼看着江琎把这套房子,玩了几转。

    她每天/朝九晚九,领着微薄的薪水。

    他天天闲在家中,不但把贷来的五百万,连本带利还清了,而且还有了两百多万的余钱。

    注销完抵押的那天,赵逢青问江琎,“你是不是不需要我养了?”她心里有些失落,觉得这段日子的幸福/结束地太快了。

    他摇头,“我身无分文,你不养我,我怎么活。”

    “你不是赚了很多。很快,你就不稀罕我了。”她的语气染上了委屈。

    江琎笑了,“我那是帮你赚的,一分都没到我的账上。”

    赵逢青略微惊讶,然后止不住的笑意蔓延开来,“在我的账上就没事。你别担心,我不会卷款逃跑的。”

    “我不担心。”

    “对了,你想换车吗?要换的话,我把钱给你。”赵逢青知道,他开惯了百万级豪车,现在从三百万的amg,降到三十万的gla,其中的落差,可想而知。

    “不换。”江琎现在待在家里,很少用车。他计量着,换了豪车,保险还得跟着涨,便暂且不动了。

    “你要换就和我说,我送你一辆车。”虽然那些钱都不是她挣来的,但是在她账下嘛,就是她的。所以她摆出一副慷慨金主的姿态。

    江琎点头。

    ----

    五月初,孔达明号召了一场h大的校友会。

    他联络了四五十人。

    应承下来的,有二三十个。

    到了这个年纪,校友会就不是普通的同学会了。大家要拉拢的是人脉和资源。

    江琎斟酌了下,答应了。

    虽然他现在无所事事,但是未来,总是能再碰上这些同学的。

    孔达明问江琎,“你携伴吗?”

    江琎给了肯定的答复。

    于是,校友群更是群情汹涌。大家都在等着目睹狐狸精的冶艳风情。

    孔达明联系的,是大别墅。

    不在海景那边,在s市的市郊。

    聚会的时间,从周日中午开始,到晚上晚饭结束。

    赵逢青看完行程,懒懒的,“这里边有没有你的前女友啊?”

    “不知道。”江琎不清楚同学名单。就算他知道,他也忘了哪些是他前女友。

    “哎,我这人特别坏。”她歪着头,朝他贼笑,“我现在把你养起来了,就想到处出去溜达,宣告主权。”

    然后,她双手成环,往他的脖子一扣,斥道:“看我的隐形项圈。”

    江琎随她闹。

    她是那种越宠越上天的性格,不过,所有的小脾气都只在他面前闹。

    她之前怀疑他的意图,不愿相信他是真心待在她的身边。动不动就挂着那句话,“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看似淡然,但也悲观。

    某天,江琎平静问道:“你什么时候开始把这话当座右铭的?”

    “不知道。年纪一上去,什么都淡了。”赵逢青喝着他炖的温牛奶,“我是邓巴数字的信奉者。”

    他轻笑,“你还知道邓巴数字。”

    “我知道的没你多,不过我还喜欢阿德勒心理学。”她朝他得意一笑。

    “嗯。”江琎顿了下,补充道:“阿德勒有融合尼采的意志论。”

    “尼采我不懂。”说话间,她差点被牛奶呛到。

    他拍拍了她的背,给她顺气。

    赵逢青咳了咳,“我只知道他说过:‘我是太阳。’”

    “我有一本尼采的书,是x中的校长送给我的。”江琎想了想,转头看她,浅色的眸蕴着幽深,“我送你好了。”

    她摇头,“送我干嘛,我又看不懂。”

    “看了,也许就懂了。”

    江琎说完,起身。他去房中拿了那本《悲剧的诞生》。

    他站在书柜前,翻翻那张照片。

    有些事,他怎么说,她都有疑。最好的方式,是让她亲见。

    他的过去有很多黑暗。那是他不愿意让她知道的,包括小保姆,包括他曾经的心理问题。但是对她的喜欢,她得知道。

    江琎回到客厅,把书给她。

    赵逢青伸手接过那本书,见到残破的封面,她瞄了他一眼,“你这是翻了多少遍啊。”

    “86版的书,校长送给我时,已经旧了。”

    “这个应该有再版吧。”她掀开封面。是三联书店的字样。

    “我不需要新版。”

    赵逢青翻了两页,皱起了眉,“这些字我都认识,但是摆在一起,我不明白。”她见到书上还有些备注,晃了晃书,合上,叹道:“我还是看我的霸道总裁吧。”

    她递还给他时,书内有个纸片,露了半边角出来。

    江琎看见了,所以没有去接书。

    “什么东西。”赵逢青好奇瞄了眼。一眼看去,是照片。

    露出来的部分,像是女人的腿。

    她愣了下,眉头拧起,“你还在书中夹女人照片,你有没有当小白脸的职业道德啊。我可是你的大金主。”

    江琎敛起表情。

    赵逢青二指夹起照片,一抽。

    一翻转。

    照片上的人,让她呆住了。

    半晌,她喃喃说:“这是……青春美貌的我?”

    她诧异地抬头。

    江琎表情很淡,“我说我喜欢你,你都不信。”

    闻言,赵逢青乱了。

    照片中的她,她记得。

    是当年为了和他一起看电影,特地打扮的。春寒的天,她穿着短裙,巴巴盼着他能望几眼。

    其实,他这段时间说的喜欢,她不是不信。

    她只是不相信未来而已。

    短时间内,她是信的。

    不过,现在,她有些不懂了。

    照片过了塑,但还是变了色。

    她颤颤地抬眸。“为什么?”

    “因为我当时不想喜欢你。”

    “……”

    赵逢青想,命运二字,真是难解。她和江琎走到现在,都不知道是劫还是缘。

    她觉得头疼。

    “好乱啊,我想不通。”她咕噜噜把剩下的牛奶喝完,说道,“我要去睡觉了。”

    想不通的事,就不去想。

    她沾床就睡。

    睡到半夜,惊醒。

    她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

    其实有些事,还是不知道的好。真相不那么重要。

    思及此,赵逢青推了下江琎。

    他立即醒来,“嗯?”

    她坐起来,开了灯,神情冷然,“你除了当年喜欢我喜欢得天天对着照片自/撸外,还有什么秘密吗?”

    “你想听?”江琎半眯眼。

    “我不想。”她说道:“以后不要告诉我。以前的事,过去就过去了。都三十多的大叔阿姨了,谁有那个闲情计较十几年前的破事。演偶像剧呢,不虐恋不情深。”

    “嗯。”他也坐了起来,“只有一个秘密了。”

    她冷笑,“我告诉你,你说的最好是我爱听的。不然我那把阉刀,现在都还留着宰你。”

    “赵逢青,我喜欢你。”江琎笑,半明半暗的灯光下,他的五官罩着阴影,“喜欢很久了。”

    赵逢青狠狠拧了下他的手臂,“莉莉说得对,你就是王八羔子。”

    说完,又觉得不对。她当年的眼光明明很好来着。

    最终,她说:“睡觉吧。有什么事,睡一觉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