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高考的日子,天气很热。

    a中附近车辆繁杂,为了照顾考生,交警将部分路段设置了禁行管制。

    书店的路段就在管制范围。店长便说,把书店关门两天。给赵逢青带薪休假。

    她开心地连连道谢。

    高考前一晚,江琎问她,休假想去哪玩,去不去长白山。

    赵逢青摆手,“我想睡觉。”自从和他同居,睡眠成了她最大的渴求。

    她命令他节制。

    他应允了,也节制了。

    但她还是累。她以为觉得,男人上了三十岁就是下坡路了,但显然,江琎毫无影响。或者,他已经在下坡路,但是他的起坡点比正常男人高许多。

    她搬出医生的话,一周性生活只能三次。

    他也应允了。

    不过,貌似是她到了如饥似渴的年纪,见他安然睡在她的身旁,她禁不住撩他。

    一撩就失控。

    江琎捏起赵逢青的脸,“你睡那么多,是要把下半生的觉都睡了吗?”他已经很节制,让她每天保证七个小时的睡眠。她却总犯困。

    “我什么时候睡那么多。”她数落着:“要不是你每天兽/性大发,我至于这么困吗。”

    “我是小白脸,最大的责任就是陪你睡觉。”江琎说得面不改色。

    “呸!我是金主,我做主!”赵逢青推着他,“你去找工作吧,干点体力活,最好是累到晚上沾床就睡的那种。”

    六月七日的上午,赵逢青睡得好好的。

    赵母突然来电话,“青青啊,今天a中那边禁行啊,你放假吗??”

    赵逢青语音浑沌,“妈,你刚刚打扰了我和周公的约会。”

    “哈?”赵母愣了下,紧张问道:“你和小江分啦?”江琎是她相中的女婿,她比女儿还担心他跑掉。

    “……”赵逢青叹气,“妈,怎么啦?”

    “你什么时候回家一趟啊。”赵母算了下日期,说道,“有一个月没回来了。”

    “我下午回去。”赵逢青半闭眼,一副半梦半醒的样子。

    赵母后来说了什么,她忘了。

    回家后,才知道,赵母让她带江琎回来。

    赵母不太满意自家女儿,“你怎么又把小江一个人丢下啊。”

    “他有他的事要忙。”她现在和江琎过了腻歪期,双方都保有一定的的独立空间。

    赵母谈起了婚事的问题。

    赵逢青摇摇头,瘫在沙发上,“单身多好。”

    “什么话!”赵母急道:“你和小江住一起九个月了,别到时候搞大肚子回来。”

    “才九个月。”赵逢青拿起水果盘的水果,啃一口,“恋爱的保质期是两年,到时候再说。”

    “两年,你以为你还二十吗?”赵母拍拍胸口,“想急死我和你爸啊。”

    “现在社会,结婚证只是一张纸。”多的是没有感情的男女绑在了一起。

    “那也是受法律保护的一张纸。”赵母放话道,:“你别犟,早点把终身大事解决了,我和你爸就去环游世界。”

    “哦。”

    说真的,结婚这事,赵逢青还真不急。

    江琎光靠张照片,都能惦记她十几年,她还怕什么。

    所以,她没和江琎提起婚事,反而问了个问题,“你那秒/射的病,是不是因为长期对着我的照片自/撸,犯上的啊。”

    江琎不答。

    赵逢青说道,“算了,过去的事,原因无所谓了。结局才重要。”

    ----

    七月底,江琎一个同学创业,想邀他入股。

    江琎把对方的底摸透后,表示自己没有现金,只能技术入股。

    同学听了,目瞪口呆。“你家的那位,管钱那么狠啊。”同学有些同情江琎了。

    “不是,之前有点事,破产了。”江琎淡淡地解释。

    同学回去考虑了一个星期。

    关于江琎的负面传言,有不少。有好些同学都说,江琎经此一役,元气大伤。当然,也有对江琎抱有信心的同学反驳,江琎必将东山再起。

    最后,同学答应江琎以技术入股。

    于是,江琎有了份工作。高薪,还是公司的副总。

    赵逢青得知后,掀起眉,打量着他,“又成江总了啊。”

    “嗯。”江琎态度很谦逊,“给家里添补家用。你每天起早贪黑工作,那么辛苦。”

    “我那工作又不是为了钱。”只是想有个工作,没那么闷。

    “我知道。”

    “我告诉你啊,别以为当了副总,就嘚瑟。”她昂起头,拍拍他的脸,“你这辈子都是我养的小白脸。家庭地位我要在先。”

    “嗯。”江琎点头,“不抢你的地位。”

    赵逢青一直都是女王大人。

    江琎很纵容她。

    除了在婚事上。

    同学那公司运作了大半年,江琎有了老婆本。

    他正式登门下聘。

    赵逢青本来还推脱的,谁知他自个儿跑去了赵家。

    赵父赵母哈哈大笑,没听完江琎的话,就答应了。那姿态仿佛生怕江琎反悔。

    就这样,赵逢青在书店上班时,接到赵母的电话,通知她被江琎定下来了。

    赵逢青敛起表情,“哦。”

    赵母脸上堆满了笑,“小江挺不错的,你别整天怀疑他。”

    “哦。”其实,赵逢青不是不信江琎。

    相反,她很相信他。

    所以就算没有法律牵制,她都知道,他喜欢她。

    ----

    二月七日,赵逢青生日。

    她一大早就开始尖叫。

    江琎在厨房做早餐,都听到了她那抑制不住的兴奋。

    她奔出来,“江总呀!我生日了啊!”

    “嗯。”他正在煮鸡蛋,“你又老一岁了。”

    “钢/管舞啊。”她跳着过来,抱住他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背上,蹭呀蹭,“去年我们的约定。”

    江琎表情淡然,“那东西不好学,很考验腰力。”

    “我知道你腰厉害。虎躯天天震。”她拍了下他的腰,“一定成。”

    “成不成,不知道,因为我已经忘记动作了。”这个,他说的是实话。

    “你就双手扶着钢管,悬空扭几下腰就行。”赵逢青想起那个画面,就乐得合不拢嘴。

    “你现在笑得很傻。”

    “我这是幸福的微笑。”她抿嘴,朝他眨眼。

    晚上的生日礼物,很简单。

    江琎不记得动作了,便按着赵逢青的指示做。

    才做两下,她就歪着头,盘腿坐在沙发,“钢/管舞不是很性/感的吗?怎么你这像体操运动呢。”

    江琎站在钢管旁边,笑了下,“我学的那个教练是国际锦标赛的,他不走性/感路线。”

    赵逢青挥手,“算了,感觉在看cctv5的体操赛事。”

    “那我不跳了。”

    “过来给我捶腿吧。”她把腿伸直在沙发。

    “好的。”

    ----

    第二年的六月六日。

    江琎三十四岁,赵逢青三十三岁。

    两人的结婚,很突然。

    江琎早就想定下来,赵逢青一直懒懒的,说单身万岁,单身无敌。

    他冷脸。

    那天,电视台播放强台风预警,s市下达了三停的防台风警报。

    赵逢青见到时,笑了下,“明天又能睡懒觉了。十四级台风呢,让市民少出门。”

    “那明天民政局人不多。”江琎的思路异于常人,“我平时忙,抽不出时间去领证,不如就明天吧。打台风,我正好请假不上班。”

    她斜睨他,“你十四级台风出去领证?”

    “对。”他点头,“为了证明我们的爱情坚不可摧。”

    “……”赵逢青一时无言以对,好半晌说道:“江总,你最近思维越来越奇怪了。”

    “跟你学的。”

    “我是水瓶座,我有资格神经。你不是。”

    “那你户口本,身份证给我。我请个女的代你去。”

    赵逢青冷笑,“打台风,谁陪你疯。”

    江琎敛起表情,“你信不信,明天风平浪静。”

    “不信。”

    “如果我说中了,你陪我去领证。赌不赌?”

    赵逢青再看了眼新闻,连□□都在强调防台风工作,于是她跟赌,“赌就赌。”

    结果,当然是她输了。

    上午九点,真的风平浪静。

    赵逢青自起床后,就没见到风和雨。她望着天,问道:“不是说台风登陆s市了吗?”

    江琎浅笑,拉她出门,“这是天意。”

    她搭着他的手心,一脸怀疑,“我感觉被你骗婚了啊。”

    他回眸看她,“我们两情相悦,领证不是正常程序么。再拖下去,你又老一岁了。”

    两人去到民政局。

    果然很少人。

    赵逢青这会儿,倒想起个事,“我们出门没看黄道吉日啊,万一今天大凶呢。”

    江琎拽紧她,不让她逃离,“放心,我的智商足以破解任何凶煞。”

    她低头望望与他两指相扣的手,“告诉你啊,结了婚我的地位还是比你高的。”

    “那是自然。”

    两人很快领了证。

    红当当的结婚证。照片上一对微笑男女,男俊女媚。

    “我们得记几个日子。表白日呀,结婚日呀。”赵逢青笑嘻嘻的,“以后就可以把这故事当童话说,红豆相思十五载,终于等到连枝共冢。”

    “哪来的十五,是十四年。”江琎纠正道:“表白日,是十三年。”

    她愣了下,再数一数,“我三十三了呀。三十三减十八,不是十五嘛。”

    “我们要从高中毕业后再算。只能说十四年多,不到十五年。”

    “你算这么仔细做什么。”

    “能少一年就一年。”

    赵逢青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她怜惜道,“多少年有什么所谓。无论分开了多久,我们现在还在一起。很好啊。”

    刚往民政局的大门走,却见外面滂沱大雨,狂风四作。

    赵逢青望了眼这可怕的雨势,“你不是说风平浪静吗?”

    “因为我们出门时,正好在台风风眼,当然风平浪静。”

    “……”她喃喃着,“骗婚,你这是骗婚。”

    他笑了,“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后面不是还有话么。”

    “嗯。”反正一时半会回不去,她也没气了。“你陪我看细水长流。”

    两人坐在民政局的大堂。

    赵逢青靠着江琎的肩,望着外面的倾盆大雨。

    她和他未来的细水长流,其实已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