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资格,我的考试(抬头,番外更新)

“你没必要一周来一次的。”米乔靠在病床上啃苹果,她终于稳定下来了,不再吃什么吐什么。

  十月份的天空总是明朗,余周周削苹果的技术愈加纯熟,终于能做到从头削到尾果皮不中断了。

  “不错,”米乔评价,“这样练习过后,你就能够在半夜十二点对着镜子削苹果了,果皮不断,然后镜子里会出现你未来丈夫的长相。”

  余周周白她一眼。

  “我说了,你们现在是不是忙得不得了?月考,第一轮复习,你还每周都过来一趟干吗?”

  “你好烦。该不会是觉得不好意思了吧?”余周周皱皱眉。

  米乔发现她游玩归来之后就变了,变得更活泼,更快乐了。

  当然,学习也更努力了。米乔心想,果然是有正事的孩子,到高三就知道该勤奋了。

  “我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你该不会是抱着见一次少一次的心思过来的吧?你还挺舍不得我的。”

  余周周手里的苹果皮应声而断。

  “完了,”米乔咋舌,“看不到镜子里的老公了。”

  余周周从断的地方开始继续削皮,“我故意的。”

  米乔的确活不了多久了。具体多久,余周周也不知道。她第一次知道,《蓝色生死恋》那么扯的剧情有一天也会发生在自己朋友的身上。当她回到学校之后,听彦一说起这件事情,愣是足足有五分钟没有反应过来。

  想起米乔平时那些肆意妄为的举动,还有苍白的面容,黑眼圈,大大的笑脸,余周周感觉到胸口一阵绞痛。

  然而她并没有太过悲戚于现实,也没有响应班主任的号召,跟着那几十个人去看她。

  余周周想起余婷婷。她的小姐妹告诉过她,病房里面弥漫着的气味让人作呕,孤独会改变一个人。

  他们一天来一趟。

  他们一星期来一趟。

  他们一个月来一趟。

  他们一年来一趟。

  他们不再来。

  她独自一人,每周六下午,什么都不做,陪米乔闲扯到太陽落山。

  余周周曾经和温淼互相折损的灵感再次泉涌,这样的牙尖嘴利,让米乔越来越感叹余周周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林杨偶尔也会来,却一句话也不跟余周周说。他很忙,奥数和物理联赛的冬令营马上就要开始了,他和楚天阔等人的成绩决定了他们是否还有必要煎熬高三的下半年。就像当年的陈桉。

  余周周曾经给他发过短信,祝他好运气。

  没有回音,石沉大海。

  他一走,米乔就耸耸肩说:“我的保媒生涯失败得很彻底,很彻底。”

  余周周笑笑,“是我不好。”

  “一点都不失落吗?他就这么不见了。”

  余周周歪头苦笑了一下,没有回答。

  ----------------------------------------

  辛锐知道班级里面的气氛很微妙。

  十一月的某个清晨,武文陆站在黑板前公布,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的自主招生和保送生学校推荐名额选拔从这周就开始了。

  在这两个学校之前,其他的很多211重点也纷纷开始选拔保送生和自主招生名额,辛锐去开水间打水的时候,就听见有个女孩子大声地抱怨,“她怎么这样啊,都是复读生了,还好意思跟咱们抢名额?”

  剑拔弩张,诡异的气氛笼罩着高三年级。

  文科方面,北京大学自主招生的学校推荐名额只有一个,当然,武文陆停顿了一下,大家也可以通过网络自荐。

  可是谁都知道,只有学校推荐名额是可以直接进入笔试的。自主招生名额20分的加分有多么诱人,没有人不动心。

  在很多家长的要求下,最终的评判标准非常均衡——平时成绩加总占60%比重,也就意味着单纯倚重竞赛却严重偏科的理科生也许不一定能拿到这两所学校的 保送资格。剩下的40%,则是11月24日举行的那场资格考试的成绩比重。除此之外,学科竞赛的省级以上奖项、省市三好学生和优秀干部奖励也各有加分资 格。

  平时成绩加总也包括高一时候的理科成绩在内,这样算下来,凌翔茜、余周周和辛锐的分数咬得非常紧。

  这场资格考试,有着决定性的作用。

  辛锐拄着下巴,冷眼看着凌翔茜极力掩饰着的,眼里的火热。

  凌翔茜已经连续三次月考失常了。虽然底子厚实,但是状态不好是公认的。

  余周周仍然不温不火地坐在第二名的位置上,就和初中时候一样。自从辛锐开始站在某种高度上“可怜”余周周之后,就感觉到自己不再害怕她。

  她,她们,统统不过如此。

  辛锐微笑。

  就在这一刻,凌翔茜突然回过头,和辛锐目光相接。

  辛锐从那目光中读出了末路穷途的鄙视。

  你凭什么?她突然直起身子。

  -----------------------------------------

  监考老师举起卷子,示意密封完好,然后开始从第一排分发答题卡。

  考场上的安静都略微不同于以往。

  监考老师有点犯困,巡考的副校长总在这个楼层晃来晃去,她也不能像以前一样看报纸。振华文科最好的一批学生,其实根本没有监考的必要。

  只是这一次,她发现靠墙那排第三桌的女生一直在偷看她前面女生的桌洞,拧着眉头,好像发现了什么的样子。

  抬起眼,跟自己对视了一下,连忙又低下头去。

  监考老师疑惑地板起脸,走过去,先走到在第三桌的女生附近看了看,桌面干干净净的,卷子也答得很快。

  然后踱步到第二桌,和第三桌一样,没什么特别的。

  只是这个漂亮的女孩子好像格外紧张。自己站在她身边,她就一直在写错字。

  监考老师正要转身回讲台,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低头往桌洞看了一眼。

  “……这是什么?”

  ------------------------------------------

  凌翔茜走出教室的时候,曾经余周周心里的那抹“人面桃花”已经煞成了惨白。

  她经过余周周的桌子,考场里没有窃窃私语声,所有人只是抬头看着她。

  凌翔茜嘴唇颤抖着,她只瞥了余周周一眼,轻轻地说:“我没有,不是我。”

  “你们都接着答卷!”李主任站在门口,目光复杂地盯着凌翔茜,“你先去我办公室。”

  监考老师一副自己劳苦功高的样子,也不再犯困,目光炯炯地盯着他们。

  余周周心如乱麻,凌翔茜最后的眼神,让她生出彻骨的寒意。

  不知为什么,她突然回头看了一眼辛锐。

  辛锐似乎也感知到了她的目光。她们隔着凌翔茜此刻空荡荡的座位,无言地对视。

  余周周已经很久没有和辛锐说过话。那种隔膜说不清道不明,其实从初三的末尾直到现在,一直就没有消弭。

  辛锐的眼睛里,好像已经没有辛美香的位置。那个为了打抱不平而偷偷在徐志强凳子上洒了一大把图钉的女孩子,这一次却在凌翔茜背后插了一把刀。

  尽管她的眼神何其无辜。

  “那个同学!考试时候怎么随便回头?都没吸取教训吗?”

  余周周转过头,感觉到自己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眼前的黑板,黑板上方的红字校训,前方的讲台,侧面明亮的窗,窗外的云……和全天下所有的教室一样,又好像和自己小学时候第一步踏入的那个教室也没什么不同。

  学校是不老的怪物。

  可是这里坐着的这群人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凌翔茜突然感到了一种倦怠。恐惧和惊慌如潮水般漫过她,又退下去,最后剩下的,就是倦怠。

  她没想到,自己的妈妈竟然会在校长室扇了她一巴掌之后晕倒。

  简直像是电视剧看多了。

  武文陆的表情,是不是叫做“我早就料到了”?

  这样一群不相干的人,明明对她毫无了解,竟然能把自己“作弊”动机和心理过程都分析得丝丝入扣。从很早前开始,早恋,得失心过重,骄傲,眼里无人,懒散,同学关系紧张,连续多次考试失常,对自主招生名额的态度出现偏差,走了歧路……

  凌翔茜偏坐在沙发上,拒绝站起来认错。

  自始至终,她只说过一句话。

  “我没有。不是我。”

  这是她最后的骄傲。

  甚至在她妈妈倒地,墨镜摔在一边,露出仍然在颤抖的眼角的时候,她也没有站起来。

  任凭他们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这个不孝的女儿。

  她不会弯腰低头,绝不。

  “保送资格肯定取消,这没商量!”副校长也知道凌翔茜父亲的身份,他努力地在坚持原则,“这件事情,虽然说大则大说小则小,但是……”

  凌翔茜忽然站起身,拎着书包和外套,径直走到门口。

  “你可以取消我资格,可以勒令我退学,我不在乎。”

  她眼含热泪,死盯着武文陆,“可是我没做过的事情,杀了我我都不会认。”

  凌翔茜头也不回地踏出办公室。

  一阵巨大的疲惫和绝望卷土重来,彻底将她吞没。